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疯医奶爸在都市

《疯医奶爸在都市》

第一章:绝处逢生

作者:恍言 分类:都市小说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46

精彩节选

“砰!”

玻璃碎裂的声音通过破旧的民居传来,继而便是刺耳的怒骂,混杂着轻微的抽泣。

“死丫头,要你有什么用?

让你端杯水你都能把杯子摔碎!”

浓妆艳抹的女人满眼厌恶的看着瑟缩在角落里的幼小身影。

“妈……妈妈,杯子太……太烫了。”角落里的女孩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低着头,被烫红的手止不住颤抖,声音怯懦。

“还敢找借口?”女人听到这,面色瞬间沉了下来,

“啪!”

“我让你找借口!”

抬手就是一个巴掌,小女孩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眼眶里瞬间噙满了泪水,

“哭?

给我憋回去!”

女人抬手又是一个巴掌,将小女孩的哽咽生生打断。

“贱骨头,把地上的碎玻璃用手给我捡起来,再去把衣服给我洗了!”

“等我回来不把衣服洗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

许安走到巷口时,远远的就看到女儿蹲在门前吃力的揉着衣服,他连忙走了过去,

“小诺,怎么你在洗衣服啊?”他说着将女儿拉了起来,

“爸爸回来啦?

诺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以洗衣服的。”许诺说道。

许安突然皱眉,他看到了女儿脸上的巴掌印,沉声道:“妈妈又打你了?”

许诺听到这句话缩了缩脖子,怯生生开口:“我打碎了杯子,犯了错,不怪妈妈的。”

“夏晓雨!”

许安朝着屋里高喊,他有些生气,那个女人就因为

这点小事打女儿?

“爸爸,妈妈出去了,”许诺轻声说道,

“爸爸你别拉着我,诺诺要洗衣服了,妈妈说她回来之前要把衣服洗好的,”

许诺又蹲了下来,许安心疼之下,也蹲在女儿旁边,

“爸爸来洗,”许安说着从女儿手里拿过衣服,

许诺转头看着许安,突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爸爸,我有点冷。”说完这句话,许诺整个人便往后倒去,许安一惊,正在搓衣服的动作一顿,慌忙把女儿揽在怀里,然后摸了摸女儿的额头,

糟了!

女儿的额头冰冷,

许安当即抱着女儿往医院跑去,

许诺自周岁后,便会时不时突然昏迷过去,体温更是一次比一次低,许安带她去医院检查过,医院判定为一种极为罕见的血液病,要想根治便只能移植骨髓,

只是先不说费用的高昂,就是合适的骨髓都杳无音信,许安的骨髓不匹配,至于作为母亲的夏晓雨,则是不愿意去检测。

到了医院,做了常规检测之后,许安看着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来的女儿,走了出去。

“许先生,您女儿的病一次比一次严重,燕京那边的骨髓库里已经匹配到合适的骨髓,

这边建议尽快手术,预计费用30万。”

……

楠城的天渲染了五彩的灯光,白天被晒的蔫了吧唧的人们,此时才真正活了过来。

许安走在路上,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医生的话。

骨髓匹配到了是好事,只是

……30万……

许安犯了难。

现在的他,哪里还拿的出来30万?

许安思索间,不知不觉走回了家,透过窗子,屋里亮着灯光。

她回来了?

门没有锁,只是半掩着,

走到门外的许安,屋内有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出。

许安心中一沉,猛的推开门,客厅里的一幕让他目眦欲裂!

自己的老婆夏晓雨正蹲在一个男人的胯下……!

许安犹如五雷轰顶,一时间呆立在门前。

突如其来的动静也打断了正在享受的两人,

夏晓雨猛的站起来,转身看到来人是许安之后,眼睛里闪过慌乱,继而仿佛想起了什么,抬手擦了擦嘴角的体液,开口道,

“废物,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身后的男人提起裤子,饶有兴致的看着门口的许安。

“你……你……”许安指着面前的一对狗男女,身体颤抖着说不出话。

“你什么你?”夏晓雨开口,毫无愧疚与难堪,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离婚协议在这,签了吧。”

“啪。”

夏晓雨从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扔在桌子上,

封面上几个黑色的大字,

【离婚协议】

许安攥紧拳头,所有的一切瞬间支离破碎,他本以为老婆只是在许家破产后,不适应一落千丈的生活,有些脾气而已,

没想到……居然背着他做出这种事!

可是……离婚?许安不知所措,他对面前的女人没什么可留恋的,

但女儿才三岁,

如果没有了母亲……

“那……小诺呢?”许安颤抖着问,“你不要她了?”

“我要那个药罐子干嘛?”夏晓雨说的理所当然,她指了指桌子上的离婚协议,

“搞快点,签完我就走,省的看着你糟心,”

许安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松开了攥紧的拳头,看向夏晓雨,鼓起勇气道:“晓雨,离婚协议我可以签,不…不过你能借我三十万吗?”

“今天我去医院了,医院说有合适的骨髓,手术费三十万……”

夏晓雨闻言,不屑的笑了笑,一脸冷漠轻蔑的看着许安,就如看着一个小丑。

“那个死丫头的病,关我什么事?”

刺耳的话语,就像是一把锥子,狠狠地插进许安的心脏。

许安气的浑身颤抖,但为了女儿,不得不继续向夏晓雨哀求道,

“晓雨,求求你了,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一笔钱……”

夏晓雨嗤笑道:“你想要钱,有本事就自己去赚,她是你女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晓雨,她也是你亲生的啊!”许安苦苦的哀求着,做着最后的挣扎。

“我亲生的?”夏晓雨突然笑了,

“既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姓许的我也就不瞒你了,许诺压根就不是我的孩子!”

“什么?不可能!”许安一脸的不可置信,“当初你抱着许诺来许家找我,是做过亲子鉴定的,许诺就是我的孩子!”

“我说许诺不是我的孩子,又没说不是你的孩

子,”夏晓雨接着说:“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是有个女人让我抱着这个贱种去找你的,

我同意呢,也是因为当时你们许家在楠城还算名门望族,”

“现在许家破产,许家人也只剩你一个废物,我为什么还要跟你在一起?”

“你……”许安一脸的悲愤,他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

难怪这个女人一直不愿意为了女儿去做骨髓匹配检测,难怪这个女人对许诺一直这么狠心,

原来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孩子!

“你什么你?今天你是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夏晓雨咄咄逼人的说道。

话音刚落,一直站在夏晓雨后面的男人也走了出来。

穿着黑色西装高大男人冷笑着说道:“许安,乖乖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别自找苦吃,不然,我下手可没个轻重。”

这个男人,刘宇超,是楠城刘家的次子。

也是之前许家在商战中的敌人!

“你女儿要死了?”刘宇超一脸的恶毒,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砸到许安脸上,

“一百块,给你那个贱种买一个骨灰盒,也算你超哥发发善心,可怜你了。”

“噗——”

许安闻言,怒火攻心,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啊啊啊!”

许安双眼瞬间赤红,一直以来的屈辱和怒火自心底喷涌而出,

“你们欺人太甚!”

他攥紧拳头直接冲向刘宇超,

刘宇超勃然大怒:“呦?不仅变成狗了,

还是疯狗,”

刘宇超直接抬腿一脚朝着许安踢去,许安左手一挥,刘宇超的腿被抓在怀里,欺身而上,就要一拳捶到他脸上。

“砰!”

许安的动作骤然一顿,浑身力气渐失,

夏晓雨手里拿着铁制的椅子,砸在了许安的头上,

“你这种废物也配跟超哥动手?”

许安缓缓转头,有血顺着额头流下,瞳孔里满是绝望。

反应过来的刘宇超直接把许安踹到地上,

“狗东西,吓老子一跳!”

拳头和脚像雨点一般狠狠地落在许安的身上,他双手抱头,完全没了知觉。

这时,刘宇超才停下来,继而抓着许安的手,在离婚协议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废物一个!”

“对了,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再告诉你一件事,

许家之所以在短短三天从天上跌入尘埃,是因为……我。”

“哈哈哈哈……”

刘宇超猖狂的笑着,从许安身上跨过,走了出去。

……

昏迷中的许安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有仙山楼阁,有祥瑞异兽,有人挥手可翻江倒海,有人升天摘日月星辰。

有牧童自山村而出,修医道,以银针救人,以仙法渡世,成仙之日,天降祥瑞……

梦境,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