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疯医奶爸在都市

《疯医奶爸在都市》

第四章:团圆

作者:恍言 分类:都市小说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46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女孩,许安摇头,这女孩心倒是好的,自己孤女寡父的被欺负,主动站出来帮忙,

不过下面的事就不是她能应付的了的了。

许安伸手想把女孩拽到自己身后,

却拽了个空,

女孩在三个保镖围过来的时候已经主动迎了上去,

转头摘下墨镜扔给许安,然后说了一句,

“照顾好我女儿。”

“……”许安的脸瞬间黑了,

女孩是个好女孩,可惜年纪轻轻就疯了。

哪有大街上乱认孩子的?

在许安思索这些的时候,女孩已经和保镖正面对上了,

面对迎上来的保镖,女孩不闪不避,抬手一个巴掌,

“啪!”

“欺负我女儿?”

这一巴掌直接将最前面的保镖打懵了,后面两个保镖见此,加快步伐跑过来,抬手就要来抓女孩的肩膀,

女孩身后,抓住一个保镖的手腕,直接一个过肩摔将其砸在地上,紧接着矮身,上勾拳,将后一个保镖捶翻,

又一记撩阴腿,踢在那个刚从懵圈中回过神的保镖身上,

“别想打我女儿注意!”女孩愤愤的说,

至此,三个保镖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被全部放到。

许安和许诺同时嘴巴张成O型,

这个女人(姐姐)有点猛啊!

“你……你到底是谁!”刘宇超一脸震惊,回过神来失声道,

“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妈!”女孩嘲讽道,

“你……如此辱我,莫非真当我刘家怕了你不成?”刘宇超又道。

“刘家?

什么东西?”

女孩嗤之以鼻,她是真不知道所谓的刘家是什么家。

“滚,

以后再敢打我女儿注意,我头给你拧下来!”

女孩抬了抬腿,朝着刘宇超威胁道,她练了一年的跆拳道,可不是白练的!

“你……你给我等着!”

刘宇超带着夏晓雨逃似的进了身后的车内,

进了车内,刘宇超咬牙切齿的拿起手机,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爸,帮我查个人……”

……

另一边,

许安看着慢慢走过来粉色卫衣女孩,轻声道,

“那个……谢谢了。”

虽然有没有这女生出手结果都差不多,可别人毕竟也是一片好心。

“那你谢早了,”

女孩根本不领情,淡淡开口

“我是来要孩子的。”

许安一脸懵:“孩子?什么孩子?”

“什么什么孩子?我来要我的孩子。”

“哦,那我可没见你的孩子。”

许安有种不好的预感,抱着许诺转身就走。

然后被女孩拉住了衣摆,

“跑什么跑?我敢这么说,自然是有证明的,”

女孩说着,开始翻包,

“出生证、相关医生证明、DNA检测证明……”

女孩从包里掏出来一大堆证件,塞到许安怀里,

“能证明许诺是我女儿了吗?”

看着许安一脸震惊,女孩眼里闪过意料之中,她朝着许诺张开双手,

“来,妈妈抱,”

许诺眨了眨眼,看了看还在震惊中的爸爸,又看了看面前的女孩,试探性叫了句,

“妈妈?”

“哎~”女孩瞬间

乐开了花,

许诺伸出手,扑向女孩怀里,

“妈妈的味道,”许诺趴在女孩怀里,深深的闻了一口,

女孩宠溺的摸了摸许诺的头,“那以后一直跟妈妈在一起好不好呀?”

“那爸爸呢?”许诺问道,

“爸爸?爸爸要走了,不跟我们……”女孩道,

“我那也不去,就守在我女儿身边。”反应过来的许安瞬间打断女孩的话,

他的脸已经黑了,这女人是来抢孩子的啊!

“许先生!”谁料听到这话的女孩瞬间不高兴了,

“我来的时候已经查过了,许家已经破产了,您现在也没有工作,

也就意味着,您已经没有抚养诺诺的能力了。”

“承言!”许安声音郑重,

他已经回忆起了面前女孩的身份,两人是大学同学,许诺来自于两人毕业晚会上的一次醉酒。

“我也告诉你,许诺是我女儿,任何人都别想把她从我身边夺走,

再者,抚养能力?就凭我许安的身份,

我的女儿,注定是世界上最高贵的公主!”

“凭你的身份?你什么身份?”承言笑了,她来的时候已经查的清清楚楚,现在许安在这说身份?

“你别说身份了,你现在余额有一……十万,我就承认你有能力抚养诺诺。”

承言似乎认定了许安拿不出十万块。

许安笑了,掏出随身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夹在手指间,

“十万?

你也太看不起我许某人了,这张卡里面有一千万!”

安这番话说的笃定,似乎他手里薄薄的卡片真的有一千万。

实际上……别说一千万,一千都没有。

不过承言总不能现在去查余额,

吹牛嘛,谁不会?

再说,凭他现在的实力,搞到一千万,也未必要很久。

“噗~”承言笑了,“我没看错的话,你那张卡,是银行的普卡吧?”

“这种卡里也能存一千万?”

“那你别管,我说有,他就有,”许安信誓旦旦。

“现在到你了,”许安又说道,

“什么到我了?”这下轮到承言懵了,

“拿出一千万,证明你有抚养诺诺的资格,不然……”

许安开口,语气不善,跟我抢女儿?

“你……”承言语塞,

“你什么你?你有没有一千万?”

“我……我当然是有的,”承言咬牙道。

“那你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我的钱在公司。”

“呦呵,还开了公司?”这倒让许安没想到,“那我承认你有抚养我家诺诺的能力了。”

许安本就没打算过于逼迫,他刚才也已经用愿雾探查过,女儿身体里的血脉的确有属于承言的一部分,

承言是女儿的血亲,换句话说,这承言,的确如她所说,是许诺的母亲。

当初不辞而别已经不重要了,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现在既然她回来了,许安也能感觉到承言是真正的发自心底的爱许诺,

那么以前的种种也就不再深究,

能团圆最好。

“爸爸……”

许诺从承言怀里挣扎下来

,一只手拉起了许安的手,一只手拉起了承言的手。

“你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呀?”许诺扁了扁嘴,将两人的手牵在一处,

“诺诺不想你们吵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