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疯医奶爸在都市

《疯医奶爸在都市》

第五章:你父亲为了一百万把你卖给了王家

作者:恍言 分类:都市小说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46

粉色的宝马mini飞驰于宽阔的路面,

女儿许诺躺在后排似乎是睡着了,许安坐在副驾驶,时不时扫一眼在开车的承言,

本来拔剑弩张的两人,在许诺开口之后,便瞬间换了副脸色,说是相敬如宾也不为过,

偷偷的加了微信,字面达成了暂时相互妥协的约定,

算是假夫妻吧,签个合同什么的。

现在是去商场给许诺买衣服生活用品之类,

那个破旧的民房,她是真的不想女儿再回去了。

许安转头看了承言一眼,除了不知所措,瞳孔中隐隐还有愧疚。

愧疚什么呢?自己没把诺诺照顾好,

她看起来有些生气。

“你看什么看?”承言似是察觉到了许安的目光,一转头,脑后的马尾甩过一个弧度,目光看向许安。

“你别看我,看路,开车呢,

我们父女两个的命可都掌握在你脚上,”许安提醒道。

“哼……”承言这才把头转过去,

“我看我老婆,”许安突然说道,

“什么玩意?”承言语调提高,当即又想转头,

“别转头,开车呢,认真点。”

九个字让承言放弃了转头的想法,

只是愤愤的说了句,

“谁是你老婆?

呸,渣男!”

许安脸色悻悻,看来她对自己偏见真的挺大,

……

粉色的宝马mini缓缓停靠在楠之梦前的停车场上,

许安先下车,然后跑过去拉开车门,

承言抱着睡眼惺忪的许诺从车上下来。

楠之梦是整个楠城最大的广场,

休闲娱乐、美食办公不一而足。

进了二楼,一股奢华高调的气息扑面而来,

承言抱着女儿自顾自的走着,突然转头看向身后亦步亦趋的许安,

“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额……”

承言眼角的余光看到怀里的诺诺,又补了一句,

“我去洗手间。”

“哦~”许安点头,一副我明白的样子。

“诺诺先跟一下爸爸,妈妈去一下洗手间,马上回来。”承言又对着怀里的许诺说道,

“好~那爸爸抱。”许诺甜甜的应着,伸手让许安抱。

“看好她,”承言看了一眼许安,

“是的首长。”

父女两个同时敬了个礼,动作出奇的一致。

承言朝着远处的洗手间走去。

许安抱着女儿在不远处找了个沙发坐下,突然试探着问道。

“诺诺,你觉得妈妈好还是爸爸好?”

“唔~妈妈……额……爸爸……一样好!”

许诺犹豫了半天,选了个折中的回答。

许安轻抚额头,完了呀,这才多大会?在女儿心里承言的重要程度居然和自己一样了!

“爸爸,”

“嗯?怎么了?”许安低头看向怀里的女儿,

“你不要盯着那些露腿的阿姨看?

妈妈让我看着你,你小心我告状。”许诺仰头一脸认真道。

我没有,不是我,别瞎说。

许安当即否认,

不过第一眼瞟过去,是不是本能啊?

再说,不是让我看着你吗?

怎么反过来变成你看着我了?

……

另一边,承言从洗手间出来的

时候,却遇上了一个让略微头疼的人。

“承言?一个人?”

紫色职业装配黑丝的女人,踩着近十厘米的高跟鞋挡住了承言的路,

“呵呵,我怕半个人吓着你!”

承言颇为无奈,眼前浓妆艳抹的女人是她大学同学王怡然,

两人自大学期间就互相看不顺眼,久未联系,也不知这女人突然拦住他做什么。

承言说完这句话就要越过王怡然,王怡然却又挡在承言面前,

“有事?”承言皱眉,

“哦呦~

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还这么冲,整天在外面逛,不觉的伤风败俗吗!”王怡然嘲讽道,

承言一脸问号,我怎么不知道我要结婚了?

王怡然看到承言这个表情,更开心了,又继续道,

“承家求着跟我们王家联姻,要把你嫁给我哥,

怎么?你这个新娘子不知道?”

“王怡然,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承言的语气里满是不信,

她已经跟承家脱离关系了,承家凭什么把她嫁人?

“我乱说?

你打电话问问啊,问问你那个亲爹,是不是为了一百万,就把自己女儿给买了!”

承言深吸了口气,争论的意义不大,她拿出手机电话打了出去,

“嘟……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承言再打,

被挂断,

而她想再打时,却收到一条短信,

发件人是父亲,

“家里遇到点困难,急需一百万,你从了吧。”

承言脑海中瞬间炸响,她再打电话

,却发现已经被拉黑了。

自己费尽心思从承家独立出来,便是连公司三分之二的运作资金都留给了那个冷血的父亲,他转过头居然为了一百万把自己卖了?

她心中关于未来的一切计划轰然崩塌,

一旁的王怡然继续尖着嗓子,

“王家之所以同意这门亲事,是为了让你给我那个疯弟弟冲喜。

以后你到了王家,这三从四德、长尊你卑……”

面对着王怡然尖酸刻薄的语言,承言脑海里一片乱麻,耳边嗡嗡不断,

亲生父亲的狠心彻底击碎了她伪装已久的坚强外表和心底最后一丝幻想,

此时的承言只是强撑着没有倒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呦呦呦,看看你那副样子,”看到承言的脸,王怡然顿时太高了嗓音,

“怎么?嫁到我王家是委屈你了?

我今天就来教教你我王家的规矩……”

说着,王怡然抬起巴掌,

“啪!”

她伸到一半的手感受到剧痛,又瞬间缩了回来。

“你他妈谁……?”

王怡然看着承言身边突兀出现的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脸色阴沉,这个人有些脸熟,不过王怡然一时间想不起来。

许安无视了面前叫嚣的女人,他看向承言,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抓住了承言的手,

“怎么哭了?我在的,”

“妈妈妈妈,诺诺也在的。”许诺也说道。

“小诺给妈妈擦擦眼泪,”许安看着泪水滑落的承言道,

“妈妈不哭昂,”

许诺用小手擦

了擦承言的眼泪,又从许安怀里下来,拉着妈妈的另一只手。

“妈妈不要怕,我和爸爸会保护好你的。”

“小诺好好安慰妈妈,爸爸去教训欺负妈妈的坏人。”

许安弯腰揉了揉女儿的头,这才挡在承言和王怡然之间。

看着这个还在喋喋不休的女人,他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