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疯医奶爸在都市

《疯医奶爸在都市》

第七章:叶先生,我还有一计

作者:恍言 分类:都市小说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46

而叶老爷子的儿子叶柄,站在人群之后,面色看似焦急担心,但瞳孔深处却是不屑以及冷漠,

他根本不相信这许安能救活叶老爷子,

毕竟……人都已经死了,怎么救?

那张力的手段果然靠谱,

等许安一出手,自己立刻进行下一步计划,这样在别人看来,老东西便是死于许安之手,

叶家遗嘱未立,父亲一死,整个叶家便能名正言顺的归于自己,

至于大哥家的死丫头,大哥都失踪五年了,她如何与自己争?

周围的叶家人逐渐安静了下来。

许安来到病床前,眉头微皱,他一眼便能看出来病床上叶老爷子已然生机全无,

眼角的余光扫过医疗器材,上面却显示着老爷子还活着。

稍微思索,心下便了然,这叶家看来也不是铁板一块。

不过你叶家怎么斗我不管,可既然你算计到我头上,

那注定是不能如你的意了。

真当死人我救不活?

疯医眼里,只有两种人,想救的和不想救的,至于能不能救,

不好意思,我想救的都能救!

病床的桌子上早已经放好了一套银针,许安不再犹豫。

第一针,天灵,天魂,

第二针,神阙,人魂,

第三针,涌泉,地魂,

……

在许安施到地五针时,心电图仪突然发出刺耳的滴声,继而屏幕上的心电图曲线瞬间变成一条直线。

周围的叶家人瞬间炸了锅,外围的叶柄一面色一喜,继而整个人挤了进来,

“爸……你对我

爸做了什么!……”

声音凄厉,似闻者落泪,

“这……”

“死……死了?”

“叶老爷子刚不是还活着的吗?”

周围的叶家人议论纷纷,怒气渐起,

“不是神医吗?”

“什么神医,我看就是疯子,哪有这么救人的?!”

……

“闭嘴!”

许安低吼一声,

“还让我们闭嘴?你都把人治死了,

我要你偿命!”

叶柄说着就要对正在施针的许安动手,

“二叔!”关键时刻,叶清挡在了许安面前,

她有一种预感,真要让二叔干扰了许安治疗,爷爷怕是真就回不来了!

她选择相信许安!

“你……叶清你什么意思?”

“父亲他老人家已经死了,你怎么还能让这个废物去侮辱父亲的尸体啊!”叶柄一脸的痛心疾首!

“我……我相信许神医,”叶清坚定道:“他一定可以治好爷爷。”

“治好?不可能,父亲他已经死了……”

“死了?”许安将最后一缕愿雾顺着银针渡入,整个人晃了一下,继而转头开口道,

“便是死人,我也能救活。”

与此同时,叶老爷子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活了!”

“家主又活过来了!”

人群中有人惊讶喊道,

许安拨开挡在身前的叶清,看着瞠目结舌一脸不可置信的叶柄,轻声道。

“叶先生失望了?”

叶柄惊惧,满脸的不可能,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您看起来不是很高兴?”许安又问道,

“许……许神医说笑了。”

叶柄反应过来,一脸的难看瞬间隐去,继而换做一副激动感激的表情,

“您治好我父亲,我怎么不高兴?只是一时有些震惊罢了。”

“只是震惊?那便好,”

许安不再深究,这两句话也只是为了敲打一下叶柄,

你想玩什么把戏我不管,但千万别惹我。

“咳咳……”病床上的叶亘睁开眼,叶清慌忙走了过去,将病床的上半部分微微抬起,老人得以半靠着。

“许神医又一次救了我这条老命,叶某,感激不尽!”叶亘开口道,生音略显沙哑,

“老人家客气了,”许安轻言。

“您大病初愈,我给您开一张养身的方子,静养一段时间便好,”

许安拿过桌上的纸笔,写了一张药方。

“谢过神医,”叶亘又道:“叶柄,你拿一千万给神医当做诊金。”

“是,”此时的叶柄在叶亘醒来后,一副恭敬模样,拿出支票,签名之后递给了许安。

许安也没推辞,接过支票,朝着叶亘拱了拱手,

“您需要静养,我便不叨扰了,”

转身离去。

“爷爷,我去送送许神医。”叶清也跟了出去。

……

“你们都出去吧,叶柄留下。”躺在床上的叶亘开口。

叶家人鱼贯而出,唯有叶柄留了下来,

“柄儿,”半躺着的叶亘看向站在床边的叶柄,

“父亲……”叶柄显得有些局促。

“许神医说我是中毒而病,

此事你怎么看?”叶亘目光复杂的开口,声音中威严不失。

我怎么看?毒就是我找人下的,你说我怎么看?

叶柄看向病床上的老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父亲,此事,我必定彻查整个叶家……”

“那倒不必,”叶亘开口,“下毒之人,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叶柄心下一沉,猛的抬头看想躺着病床上的老人,触及到叶亘带着审视的目光,心中翻涌,

现在动手……还是?

不,不行,

病房里只有自己和老东西两个人,忍住,一定要忍住!

叶亘就这么看着叶柄,停了许久,眼底的心痛不知为何少了几分,继而轻声开口,

“终归是现在只有你这一个儿子……”

老了,没有了年轻时的力量,也没了年轻时的心劲,自那座城归来,长子离去之后,便是苟活而已,

……

叶柄从病房出来,面色立刻阴沉无比,叶亘的一番话让他变得焦虑,

什么叫现在只有我一个儿子?

他甚至觉得老爷子已经知道是自己下的毒!

张力看到叶柄出来,慌忙迎了上去,叶柄交代的事情办砸了,他自认为是躲不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叶先生……”

叶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给我闭嘴,你的事,晚点再找你算账!”

要不是张力不争气,他又怎会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张力的面色微变,他可是见识过叶柄的手段,因此不得不讨好的笑道。

“叶先生,我还有一计,我那毒门的师傅晚上便可赶到楠城,到时候……”

叶柄

一瞪眼,指了指不远处的房间,张力会意,立马噤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