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三千界,万相缘\/三千界,万相缘

《三千界,万相缘\/三千界,万相缘》

第一章 神秘玉镜

作者:叶枫 分类:穿越重生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48

精彩节选

游遍琼楼霜欲晓,却将玉镜挂青天。

相传,在很久以前,月亮被穷凶极恶的妖怪吃掉了,这引起了当时所有人们极度的恐慌。

人们深感自己的无力,只好把希望寄托于神明,祈求神明能够斩杀妖魔,让月亮重新回到了世间。

大到恢弘的庙宇,小至田边的神龛,百姓们都虔诚地跪拜在神像面前,不断磕头。

就连万万人之上,自称天子的皇帝,也都登上了祭台,摆一桌案,朝着苍天,长跪不起。

最终,许是苍生感动了上天,亦或苍天震怒于妖怪,一位古老而强大的神仙从九天之上而来,一剑斩落了妖怪的头颅。

苍生感激万分,皆跪伏在地,叩谢天恩。神仙也怜悯于苍生失去月亮而陷于漫漫长夜的痛苦,故随手挖出一块玉石,精雕细琢打磨成了一块玉镜之后,置于在黑夜之中。

从此,人们将玉镜视为吉祥、神性的象征,代代永流传。

……

“所以你说那么多,就是打算忽悠我买这块玉镜咯?唐忽悠!”

王淑文有些恼火,好好地来找这个损友来算一卦,结果这个家伙居然给自己推销!

“咳咳,你不是自己说事业不顺吗?给你介绍转运的道具还不要。还有,我叫唐浩,不叫忽悠!”

衣着有些凌乱,胡茬都没理干净的唐浩将手里的玉镜随手就向旁边一扔。

“又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找我啊。”

“你才鸡毛蒜皮!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王淑文张牙舞爪地扑向唐浩,弄得他连连求饶才作罢。

“啧,就你这性格,肯定在公司上和人处不顺,所以你来肯定是为了事业以及处理人际关系的吧。”

“你……少废话,赶紧给我算算!”

唐浩也不再言语,直接从架子上拿出了一个布包,打开来之后,几副牌便呈现在了王淑文的面前。

“这是……”

“塔罗牌。”

“哈?你之前不是给我弄什么周易八卦的吗,怎么又鼓捣些新花样,还是洋玩意儿。”

“实践一下不同的玄学体系,有利于我以后做研究,以此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得了吧,就你这水平,我看难!”

“你背后的门没锁,好走不送呐。”

“切。”

王淑文撅着小嘴,想着等算完以后就要好好收拾一下他,待到唐浩洗好牌以后她就迫不及待地伸手一抓。

“啪!”

“好痛!”

唐浩一点都不客气地拍开了王淑文的手,疼得王淑文嗷嗷直叫。

“去洗干净你的爪子,这是对你、我以及牌的尊重,还有,用左手抽牌,这是规矩。”

王淑文不情愿,但是看着唐浩不容妥协的表情,她还是嘀嘀咕咕地洗了手,然后按照他的指示抽了三张牌。

“呵呵,果真是这样,看来我和这副牌还挺合得来。”

“什么意思啊,我就看到一些人啊剑啊的,难不成不好?”

王淑文一头雾水地指着自己抽出来的牌,心想这能看出个啥。

“没错,我给你解释一下。这个是比较常用的‘无牌阵’,第一张正位权杖5,火元素,画面是几个在争论的人,意味着你火爆的性格经常与同事产生争执;第二张正位宝剑3,风元素,画面是刺透了心灵的剑,意味着你的行为只会伤害到他人;最后一张正位宝剑侍从,画面是正伏案工作的人头上悬着一把利剑,意味着你的事业很危险了。”

“瞎说个什么啊!我才……”

“难道不是么。”

深知王淑文性格的唐浩,只是眼睛一斜,冷笑一声,王淑文便败下阵来了。

“那我该怎么办好啊!”

王淑文抓住唐浩的手臂不断摇晃,脸上还弄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

“再抽一张。”

唐浩甩开了她的手,一脸冷漠。

王淑文无比慎重,一张一张地审视,过了好半天才下定决心,狠狠地抽出了一张牌。

“就这张了!”

唐浩眼睛一撇,竟愣了一下,盯着这张牌面看了许久才出声。

“这是18号主牌月亮,画面是一个人在看着镜中的自己和月亮……我看啊,这是要你好好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就像是转换了人格一样。”

王淑文眉头一挑,一脸的不信。

“支支吾吾的,到底准不准啊,可别像上次那样啊!”

“我记得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命运不是死的,任何的占卜预测都不可能是百分百准确的!你要是撞上了那只能是天意,不相信你可以别找我算啊!”

唐浩似乎是被踩到痛脚生气了,语气都硬了几分。

“好好好,是我不对,你别生气~。”

王淑文赶忙陪笑着道歉,要是唐浩真不给自己算那就亏大了,毕竟以前还有蛮多事情他算得很准的。

“唉,你这人啊,倒也不坏,人还长得漂亮,但就是这性格。”

唐浩也不再和她计较什么了,也知道自己这个损友的德性。

“呜呜,我也不想的嘛!性格是天生的,哪能改那么快,所以有什么转运的道具给我啊!”

王淑文装完了可怜,又嬉皮笑脸地央求着唐浩。而唐浩也不拒绝,伸手又拿起了刚刚那块玉镜。

“古玉打磨的,品质绝对保证,只要666。”

“……喂,我们是朋友吧,是吧。”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已经给你打过折了,不要就算了。”

“我算你狠!”

……

“这镜子还挺漂亮的,倒也不亏,但真那么准么?”

洗完澡之后,王淑文便坐在阳台边欣赏着这块玉镜。

“还说是神仙用来代替月亮的,真玄乎!啊啦,今晚的月亮好圆啊,真还蛮像的!”

王淑文举着玉镜向着月亮移过去,直到两者重合。就在这个时候,玉镜绽放出柔和的光芒,瞬间就把王淑文给包裹住了。

“什么鬼……!”

浓厚的困意,让她的意识缓缓沉寂,最终陷入黑暗。

……

大周王朝。

经过一代代雄才大略的帝王们文治武功之下,大周幅员辽阔,繁荣昌盛,周边诸国包括北方的胡人汗国皆称臣于大周,每年都会进行朝贡。

无奈,世上没有永盛的帝国,大周也在逐渐地走向低谷。从其他国家逐年减少的朝贡,以及胡人汗国在冲突中大败了大周军队,反而要求大周向其称臣来看。

如今的大周王朝,就和执掌它的皇帝一样。

是一头迟暮之年的狮子。

大周朝皇宫。

“郡主大人,我们要出发了。”

“好的,我出来了。”

苏沐雨穿着华丽的宫廷服饰,从闺房里走了出来。她现在要赶去参加当今皇帝的寿宴,由于她堂兄先一步过去了,所以自己只能一个人赶路。

门口的一个侍女在见到苏沐雨出来以后,就朝着抬轿的轿夫使了一个眼色,而那个轿夫也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起轿!”

一队人就这样举着火把,在蜿蜒的宫廷道路上行进着。

“皇伯父今年都七十大寿了……不知道父亲大人要是还在世的话,会有多少岁了呢……”

苏沐雨坐在轿子里苦笑不已,眼角还流落了一滴晶莹。她从小就跟着她的堂兄三皇子一起长大,从没有人告诉过她父母的事情给她听,只知道是他们都是病逝的。

“爹娘,我想你们啊……我多想你们能够看到,你们的雨儿长大了。”

她轻轻拭去泪水,就在颠簸的轿上陷入了过去的回忆,待得她感觉到轿子似乎停下了,她才拨开车帘。

“这就到了吗?真快呀……啊!”

车外并不是热闹非凡的寿宴,而是一处废弃荒凉的庭院,那几个轿夫早就没了踪影。

“有人吗!请问这里有人在吗?”

她不断地高声呼喊,却只有呼啸的风回应了她的呼声。

“呜……为什么,平时欺负我就算了,难道,我连给皇伯父祝寿的权力都没有吗?”

眼泪不争气地从她的眼角滑落,顺着她吹弹可破的脸颊滴落到了厚实的土地上。

失魂落魄的她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她翻身掉落进了一个枯井里。

“啊!”

强烈的痛觉让她回过了神来,所幸这所枯井不深,她摔得不重,不然她不死也要断个手脚。

“呜呜,为什么……都要来欺负我……”

苏沐雨完全放弃了,她靠着墙壁蹲坐,抱着自己的膝盖就在那哭泣。直到一缕月光照了下来,她发现了眼前一片晶莹。

“这是什么……哇!”

她用手去刨土,到了最后居然挖出了一块凉凉的玉器,她认真地擦拭掉了上面的尘土,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块精美的玉镜。

“哎嘿,好漂亮,就和月亮一样呢。啊……”

她举着玉镜透过井口,对准了那一轮圆月。就在此时,一股柔和的光芒将她温柔地包裹,随之而来的便是浓厚的困意。

“这是要死了吗?也好,我能见到爹娘了……”

她抹去了悲戚,满怀着笑容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