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三千界,万相缘\/三千界,万相缘

《三千界,万相缘\/三千界,万相缘》

第四章 该装傻时不冲动

作者:叶枫 分类:穿越重生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48

本应该喧闹喜庆的场面,随着绚烂的烟火散去而沉寂。

场间的众人看向冒失闯进来的苏沐雨,表情都大不相同。

大家认出了是郡主,多数人都一脸尴尬,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一个举杯欲饮的老者,张大嘴巴瞪圆了眼睛,看向远方而不知近前的酒液淋落了衣襟。

特别注重礼仪传统的几个礼部老官员,都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要不是皇帝依旧稳坐高台而未曾开口说话,他们可就按耐不住自己的暴脾气,誓要声讨郡主以维护祖宗之法了。

那些公公婢女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即便心中早已笑出了声,但是他们真的敢笑出声的话,那么以后他们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后宫嫔妃们倒是胆子大了些,仗着当今皇帝对自己的宠爱而掩嘴轻笑。

众人随后看向了高坐台上龙椅的皇帝,见他古井不波的脸庞,不由得揣摩起了他的心思,几个妃子甚至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瞥向苏沐雨的目光里,充斥着不友好,以及幸灾乐祸。

皇帝还未言,坐在身旁凤椅上的皇后轻声微笑,伸手搭在了皇帝的手上,笑而不语,皇帝侧目,微微颔首,随即看向了苏沐雨。众人的目光也顺着回到了苏沐雨的身上,她再次成为了场间的焦点。

“沐雨,你这衣冠不整的,是怎么回事啊。”

皇帝的声音像是在例行公事,毫无感情波动,这让王淑文心里有点疙瘩。

但他叫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叫自己的称谓,再加上皇后的那个动作,这些就让自己稍稍地,还是抱着一点期望的。

王淑文站在原地,像个木头。众人以为这个涉世未深几乎足不出户的女孩子,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皇帝也眉头一皱,正欲挥挥手示意苏沐雨去坐下。

王淑文却突然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把推开眼前的侍卫,接着迈开步子向着皇帝冲去。正当场上的众人回过神来,差点喊出‘护驾’二字的时候,她脚步蹬地,高高跃起,向前飞扑。

然后以猛虎落地的姿态,跪在了皇帝面前的红地毯上。

“臣女叩见皇伯父,臣女无能,还请皇伯父恕罪!”

王淑文的这一举动,让紧随而来差点拔刀砍了她的侍卫们脚步一僵,同时,也刷新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皇帝也有些发愣,但到底是见过多年风雨的人,只是片刻,他就正色向苏沐雨问道。

“你何过之有?”

王淑文挺起身子,坐在自己的小腿肚上,抬起手来擦了擦眼睛,顺带挤出了几滴眼泪水。

“臣女在来时的路上,偶然瞧见一只好看的鸟儿在宫墙上盘旋,臣女便想着将其抓住献给皇伯父,以庆贺皇伯父大寿。遂下车追逐,一直追到了废弃的院子里!”

“哦?”

皇帝起了一丝兴趣,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虽然他脸上依旧古井不波,但眼中多了一丝笑意。

熟知皇帝性格的皇后,以及一些近侍、老臣见此,也都放轻松了起来,知道今夜,皇帝不会龙颜不悦,席间几个老臣还乐呵地给自己续了一杯酒。

“臣女拼尽全力了!臣女见那只鸟儿在墙头上盘旋,臣女就搭梯上墙,谁知它又飞上了枝头,臣女无奈,只好再去爬树。就在我瞅准了机会,准备一手抓住它的时候,谁知它!谁知它……”

“谁知它飞走了,然后你自己就摔了一个跟头,不仅鸟没有抓到,还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样子,对吧。”

皇帝笑了,语气之中还带着几分戏谑。

“是的……所以,还请皇伯父恕罪。”

王淑文又挤出了几滴眼泪,还哼哼唧唧了几声,显得自己更加的委屈,好博取皇帝的同情。

“你这孩子真是,女儿家这样子像什么样?”

皇帝笑骂着,很显然宠溺多过责备。

“雨儿这也是一片赤诚的心意啊,而且她平时都是知书达礼、温柔纤细的一个玉人儿,想必今天是您的寿辰,她太过高兴,所以就孟浪了一些,还请皇上恕罪。”

皇后也轻声向皇帝说道,眉宇之间笑意连连。

“那好吧,寡人体恤沐雨郡主一片赤诚之心,赏绫罗绸缎十匹,珠宝若干,以兹鼓励。”

“臣女谢皇伯父!”

王叔文大喜,连忙叩恩,场间众人也高呼万岁,赞美皇帝容人大度,胸襟可比天地。

度过了这一段小插曲,盛大的宴会,再次进行了起来。

“你还真敢干出这些事来,我在这边看着都快要吓死了好不好啊!”

宴会正热闹之时,换了身衣服,正自个儿找了个角落开始大吃大喝的王淑文,突然听到苏沐雨十分焦急传过来的话语。

“嗨,你看这不没事嘛!”

王淑文拿过旁边一杯甜汤就往嘴里灌,咽下了喉中的烤肉后擦了擦油腻的嘴,再拿起筷子夹过了一块红烧肉往嘴里送。

“嗯,真美味。啊,不是,我刚刚那么做,可是为了给你皇伯父以及场上的那么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啊!你皇伯父不也赏赐了我那么多好东西嘛!”

“话是那么说……”

王淑文故意找的偏僻的角落,借着喧闹嘈杂的环境掩护下,好悄悄地和藏在衣服里透过玉镜观察着这一切的苏沐雨联络。

顺便,王淑文还是要点脸皮的,不想让别人注意到正不顾形象胡吃海喝的自己。

正抱着个猪脚狂啃的她,让玉镜对面的苏沐雨掩面而泣,愈发的后怕换回身体以后,别人会用着什么样的目光来看待她。

“所以,为什么你会有如此遭遇?”

冷不防的,王淑文突然开口说道,即便她手里还拿着快啃完的猪脚,但脸上的表情却严肃了很多。

“……”

见苏沐雨一时间沉默了,王淑文心里也很明白她沉默的理由,无非是什么难言之隐,但她还是很执着的,啃完了猪脚,然后扔掉。

“虽然很抱歉打探你的隐私,但这关系着我的,也是你身体的死活,我总不能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吧。所以……”

“我刚出生的时候,爹娘就不在了。”

也是冷不防的,苏沐雨毫无波动地说出了这么一句悲伤的话语。

“大家都说我的爹娘是病死的,但是很多人看我的眼神却告诉我,他们可不是病死的。”

王淑文也不接话,就坐着静静地倾听,随手还拿了一个鸡腿面无表情地啃着。

“我想去探寻,但是,人人都或对我避之不及,或是冷言相向,怒目相视。所以最后,我放弃了。”

玉镜对面的苏沐雨传出一声苦笑,一声叹息。

“或许,我的未来,就这么在名为‘皇宫’的囚笼里长大,然后嫁给一个朝中重臣的公子,或是哪个国家的皇子,也还有可能是北方胡人的可汗。”

王淑文身体顿了顿,觉得这鸡腿太辣了,顺手抄起甜汤‘咕噜咕噜’地灌进喉里。

“总之,都不是我喜欢的人,都不是,喜欢我的人。”

“啊!吃的好饱好爽啊!”

王淑文打了个饱嗝,还伸起了懒腰。

“……给你倒了那么多苦水,真是让你见笑了。”

“不不不,没那回事。”

王淑文的目光看向了远方,那高大宫墙之外的星空。

“你知道吗,我听你说了那么多,我就越发的,想要好好大闹一番了。”

“你……”

“因为我可不知道,我们还换不换得回来,如果真的换不回来,那我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啊。”

王淑文的目光更加坚定而充满神采。

“我可不愿意,就稀里糊涂地嫁给不喜欢的人!”

玉镜对面的苏沐雨沉默了,这份沉默,是嘲弄她的不自量力?还是,为她的勇气而感到惊叹呢。

“呵呵,自大的家伙,把我就更加期待等下的才艺表演了,你要连这个都过不了关,可就别说大话了!”

“啊?什么才艺表演?”

“等下献给皇伯父的表演,琴棋书画,还是歌艺舞蹈,你自己选一个吧。”

“我去啊!”

恰好,王淑文的哀嚎随着升空的烟火一起绽放,喜庆,还带着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