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三千界,万相缘\/三千界,万相缘

《三千界,万相缘\/三千界,万相缘》

第五章 不如我们一起来尬舞?

作者:叶枫 分类:穿越重生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48

舞台之上,众星云集,那些来自于京城以及国外,声名远扬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家优伶们,为参加寿宴的众人献上了精彩绝伦的表演。

台下一片叫好,文武百官抚须赞好,嫔妃女眷笑意连连,就连龙椅之上的皇帝,也龙颜大悦地握着皇后的手,此间台上的演出更是将宴会的气氛推至了高潮。

而就在这众人都洋溢着喜庆的时刻,某人却默默地缩在角落里愁眉苦脸、瑟瑟发抖,哪怕是眼前香气诱人的美食,那一块肥嫩多汁的大猪蹄子,都无法再撩动她的心弦,和她的肚子。

“我去我去!该怎么办啊,你要救救我啊小雨儿!”

要不是旁边还坐着有人,王淑文差点就哭出了声。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还打算要大闹一番的吗?怎么,区区一个才艺表演就让你怂成这个样子啦?还有,我叫苏沐雨,不叫小雨儿。”

苏沐雨见着王淑文这瞬间变化的表情,特别想笑出声来,但又要强忍着笑意。明明刚才看着还像是一个豪情万丈,宛若要冲破宫墙去浪迹天涯的潇洒女侠,现在却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所以,她忍得还是很辛苦的。

“小雨……沐雨姐啊!求求你真的要救救我啊,我……”

王淑文委屈地哽咽了半天,才十分不好意思,感觉特别羞耻地憋出了一句话来。

“我啥才艺都不会啊!”

玉镜对面的苏沐雨沉默了。

就在王淑文以为苏沐雨不理她,急的眼泪花都在眼睛里打转转的时候,才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

“一点都不会?”

“嗯……”

“唱歌会不会?”

“我只会吼……”

“那跳舞呢?”

“我只能试着跳一下,至于是不是舞我就不保证了……”

“算了,你都这样了,那肯定乐器完全都不会对吧?琴瑟箫笛之类的。”

“嗯……箫笛拿来揍人不错,琴抱着太大了不顺手,至于瑟,那是啥?”

“……”

玉镜对面死一般的寂静,与现场的热闹喧哗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这就更加让王淑文尴尬万分了,她无地自容地都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躲起来,顺便抱一个猪脚啃到宴会散场。

“你……真的是个女孩子?”

苏沐雨提出了直击王淑文灵魂的问题,顿时就让王淑文羞愧万分,掩面哀嚎。

“你不是在用着我的身体吗?我是男是女你自个儿摸摸瞅瞅不就行了!”

哭丧着脸的王淑文,更不像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了,不过好像她从来都不与‘文静’两个字挂钩。

“所以,到底是你们这个世界女孩子都不兴这一套了?还是你这辈子投错了肉身?说实在的,我比较倾向于后者。”

“啊哈哈,肯定是前者!我没有错,错的是世界!”

苏沐雨翻了翻白眼,从小到大她都没做过这么些动作,可见她是真的被王淑文的奇葩和厚脸皮给气着了。不过她对王淑文的世界也不是非常地了解,所以不好武断地说些什么。

“行吧,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你是不是一个女孩子这个话题就这么过了,当务之急是你要想个才艺表演,虽然不一定会让你上。”

“喂!说跳过就跳过那么随便,我可是真的女生啊……什么,不一定我上?嗨,那我还急什么!”

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王淑文欣喜若狂地又把手伸向了桌上的……炖猪脚。

“你给我停下!别老是想着吃,你这个样子和那些粗鄙的莽夫有什么区别!”

苏沐雨满脸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当真是为了王淑文操碎了心。

“可是真的好吃嘛……”

“住嘴!”

王淑文一如既往嬉皮笑脸,意图萌混过关,不过难得认真起来了的苏沐雨可不吃她这一套。

“你怎么不想想,你要是在台上傻愣愣地站着,什么都表演不出来,皇上龙颜大怒了怎么办?”

“啊,那个,毕竟是你的伯父嘛,应该不会有事……”

“不会才怪!皇家无情,皇宫可是天底下最冰冷的地方!或许皇伯父不会怪罪什么,但也经不住某些有心人的枕边风!”

“所以,就是皇上身边那些时不时不怀好意地看我几眼的妃子们?”

王淑文头都大了,一想起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宫斗剧,里面那些争风吃醋、心狠手辣堪比蛇蝎的女人们,她可是打心底里特别反感厌恶。

“就是那些蛇蝎毒妇!”

感觉换了个身体受其影响,苏沐雨有些不再像平时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了,咬牙切齿中带着几分火气。

“我都不知道哪里得罪过她们,从小就没拿正眼瞧过我,等我长大些了就整天示意一些下人给我找茬使绊子。我,我去!”

压抑多年的抑郁,似乎在这个时候得到了释放,就连文静如她,也受王淑文影响而粗鲁恼火地骂出了声。

尽管她不知道这句粗话的意思,但也知道这是句粗话,骂起来还挺带感。

“哎嘿,瞧这抹了蜜的小嘴,不过骂得好哈哈哈!”

“住嘴!都是受你影响!”

王淑文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让旁边的人像是看个傻子一样看她,玉镜对面的苏沐雨恼羞成怒,但随后也欢快地笑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候,王淑文感到全身一阵发毛,吓得连忙向四周看去,最后她看到了一个妃子那轻蔑的笑容和眼神。

“喂,我有不好的预感,有个大麻烦找上我了……”

……

“皇上,那个戏子表演地好生有趣啊!”

“哈哈哈,这可是京城最出名的戏班子里新晋的当家花旦,爱妃要是喜欢,以后寡人随时叫他们进宫里唱一出。”

“谢谢皇上,臣妾真是万分荣幸!”

后宫嫔妃里面,年轻漂亮但打扮妖艳的艳妃,正轻伏在皇帝的手边肉麻地献媚,谈着谈着,她就话锋一转。

“臣妾早就听闻,沐雨郡主在皇后娘娘的调教之下,不仅人长的漂亮,还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如就趁现在,请沐雨郡主大展一下身手吧?”

皇帝沉吟,皇后见此,便接过话来。

“妹妹说笑了,沐雨那孩子虽天资聪颖,但年纪尚小,且本宫也能力尚欠,可不敢说把那孩子带得多好。”

“姐姐可真谦虚,姐姐也是个才华横溢的俏佳人,带出来的沐雨郡主肯定不凡。”

“妹妹你的夸奖,本宫心领了。”

两女谈笑间一片后宫祥和的景象,但实际如何,也就只有她们知道了。

“皇上!臣妾想看看嘛,这也是为您的寿辰献上的祝福嘛!”

“好好好,寡人叫她就是。”

耐不住艳妃的软磨硬泡,皇帝同意了。

“宣,沐雨郡主上台,表现才艺演出,以此为皇上献福!”

“我去,你算计我!”

王淑文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差点抓起大猪蹄子扔过去。

“唉……终究是逃不过的。”

王淑文不情不愿地上了台前,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众人,以及感受到台上皇帝威严的目光,她头皮发麻。

“王淑文啊,你可千万要想办法混过去啊,不然脑袋就搬家啦!”

她深深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脑袋极速运转,只求破解之法。

玉镜对面的苏沐雨,此时双手合十,喃喃自语,祈求天佑。

“哎?怎么不动啦?”

“不是怕了吧?”

王淑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台下众人开始窃窃私语,皇后微微皱眉,身边的皇帝一言不发,而目睹这一切的艳妃,脸上则挂上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那个。”

就在此刻,王淑文说话了,也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场面再次恢复寂静。

“今天我给大家表演一套,充满健康的美的舞蹈,以此祝福皇上身体健康,一天更比一天棒!”

说完自己都觉得尴尬的开场白,她深吸了一口气,狠下了心来。

跳起了在中学时代学习过的,每天都要跳的。

第一套广播体操,明日在召唤!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场面顿时诡异了起来。

……

一区舞毕,王淑文看着台下一双双呆滞的眼睛,她都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还记得,竟然在没有背景音乐的情况下跳完了!

虽然现在,她很想找个洞钻进去。

“啪,啪,啪。”

皇帝拍起了手。

“哈哈哈,有趣,有趣!寡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别出心裁的舞蹈!”

在皇帝的带头下,所有人都立马跟上了节奏,一片片赞扬叫好声淹没了呆愣、接着又欢喜起来的王淑文。

而在皇亲国戚的专属宴席那里,一个玉树临风,身着玄色华服的男子微微一笑。

这一笑,让他身边不少女眷、婢女都如痴如醉。

“一段时间不见,没想到我的这个堂妹妹,变得那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