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龙婿\/龙婿

《龙婿\/龙婿》

第三章 赌石

作者:暖秋 分类:都市小说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6

这个时候的李阳突然在心底涌现出了几分悔意,或许自己并不该答应周雪的提议才对。

周雪说:“我们之前的约定,你可不许告诉我爸。”

李阳应着声:“知道……”

周雪不放心还想嘱咐一些什么,可门外,却已经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周贵推门而入。

“爸。”周雪招呼着。

“爸,您早……”李阳在被周雪掐了一把后,也是反应过来,跟周贵打起了招呼。

周贵点点头,见两人在一起,一颗心便彻底放了下来。

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都摆了酒席正式拜了堂,肯定不能再跟以前那样瞎糊弄:“嗯,我就过来随便看看,你们好好休息……”

周贵转而又对周雪说着:“雪雪啊,虽然李阳是倒插门,嫁到咱家来的,但是你也要对人家好,要是敢使性子,我可不答应……”

周雪应着声:“爸,你放心,这绝对不会,那我们两个好着呢,你给我找的这个小老公,我可满意了,很喜欢,很爱!”

周贵听言,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乐呵呵的退了出去,出门后还兴奋的嘀咕着:“这下抱孙子有戏了,我得给女婿炖汤补补身子去……”

李阳叹了口气:“你这样让爸空欢喜,真的好吗?”

周雪没好气的说:“要不然呢,难不成真跟你个小废物过日子?” 

李阳被怂的火大的不行:“懒得搭理你,我继续睡觉。”

周雪冷冷道:“背过身去!”

李阳赌气的侧身,周雪默默地换了身衣服,下了床,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印花衬衫配短裤,彰显逆天大长腿,李阳把这看在眼里,半点困意也是没有了。

周雪这样成熟漂亮的女人,对李阳这样的大男孩来说,那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

感觉到李阳灼灼的目光后,周雪一张俏脸浮现出厌恶的表情:“好看吗,来,过来盯着看?”

李阳讪讪的移开了目光,被说的特别不好意思。

早饭后,李阳跟院子里的周雪说:“你借我点钱……”

周雪冷笑:“借?你直接说要不就完了,呦,这样快就进入吃软饭的节奏了?”

周贵听到动静,也凑了过来,说教道:“李阳,虽然你到了咱家,理应咱家养着你,但是花钱还是要精打细算……”

上门女婿不好当!

李阳毫不怀疑,若是自己没得到传承,准会被这父女两给整抑郁来着,这日子也准会过的比小媳妇还小媳妇,受气憋屈的不行。

“我是借,又不是要……”

周贵眼睛眨了眨,却还是说着:“雪雪拿钱。”

周雪哼了哼:“跟我进来吧……”

屋里,周雪问:“要多少,干什么用的?”

李阳没敢说实话,谎称道:“1万,回家孝敬爸妈……”

本以为周雪肯定会说话给自己听,给钱不给钱都还两说,但周雪却是爽快的从包里掏出了两沓暂新的红票子:“这里有两万,你拿去吧,对了别跟我爸说你是回家的。”

农村规矩多,才上门的女婿,那跟才上门的媳妇差不多,三天才准回娘家。

李阳点点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周雪,接过钱:“谢谢。”

周雪嘱咐着:“晚上天黑前,记得回来。”

李阳应了一声好,便是揣着钱,兴冲冲的去往镇上。

镇上的翠玉坊那是一家远近闻名的大型赌石市场,甚至很多珠宝公司都会不远千里,派专人过来挑选毛料。

李阳赶到后,虽然是中午饭点,但依旧客人很多,人流涌动。

赌石是个暴富的行业,现下有着很多不切实际的人,总想着一夜爆发,因此这里向来不缺少客源……

只要是赌,必然是十赌九输,赌石亦如此,哪怕是最专业的赌石师,也依旧也是在赌。

只不过他们挑选出真正有高档翡翠毛料的几率比一般人略微大一些罢了……

李阳沿着毛料区走着,暗自用自己的透视眼在观察,观察后李阳苦笑了下,难怪村上的长辈都告诫小辈,千万别碰赌石。

一路走来,李阳还没有发现有任何出手机会。

低价区里虽然毛料众多,但十有八九都是废料,里面根本没绿,就算有绿的,也是跟指甲盖差不多,小的可怜,属于10万块钱只能开出一千块钱的那种。

高价区里倒是有个别有赚头的好货,不过标价昂贵,都是上百万,上千万的那种存在。

这些显然李阳是没有经济能力涉足的,只能奢望于在低价区能有所发现。

眼看,李阳都快走到头了,确也一无所获。

这时,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阴阳怪气道:“咦,这不是吃软饭的,李大上门女婿吗?”

这位叫白展,是赌石行里经营赌石的庄家之一,规模不大,属于小打小闹,白展也是宁安村的人。

昨天周家办喜事,他还过去喝过喜酒,不过白展确与李阳的父亲李大伟发生过矛盾,两家关系一直不睦。

“上门女婿碍着你了,是吃你家的饭了,还是睡你家闺女了?”

李阳心里暗暗道,原本想对怂几句,可在看到一块毛料时,便是生生的咽住:“老白叔……”

白展摆手:“别乱喊,我可不想给一个倒插门的废物当叔叔……”

李阳也不生气:“老白叔,以前是我爸不对,得罪了你,那我今天还买你的毛料。”

话到这里,李阳便是把周雪给自己的那两万块钱,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白展看到李阳有钱,就是脸色好看多了:“那还是小阳懂事,老叔非常欢迎你……”

李阳暗自冷笑,装模作样挑选了一番,便是指了指了刚才瞧见的那块毛料,这块毛料个头不大,标价也比较便宜,只要1万块钱。

“就这块了。”

白展瞥了一眼就是暗自高兴,这李阳跟他爸一样缺心眼,稍微有点经验的都能看出来这块毛料是不可能出绿的。

这块毛料白展只是花了200块钱进过来的,全当充数,放了快三年,一直都无人问津。

“好眼力,果然虎父无犬子……”白展明夸暗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