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神之主

《万神之主》

第3章 儿孙之福

作者:剑水寒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6 15:04:29

对李牧牛来说,生老病死早就已经司空见惯,唯有这一帮老兄弟,是他无法放下的牵挂。

当世道法大世,修行体系共分为九大境界:

根骨,锻体,桎梏,化神,天神,大道,大玄,圣尊,帝尊。

他半步迈入大道境时,最低寿命也在两万年,一旦进入大道境,只怕一世的寿元也要翻上十倍,二十万年,足够见证一切大世沧桑。

哪怕是天神境,在宇宙中都是可横行万界的存在,神道法则不死不灭,一丝一缕散华都可压塌星宇,更不提冲冠一怒,血气喷涌时,散发出来的威能,灭杀生灵如脚踏蝼蚁窝。

昔年在万界战场中,一场大战,生死都是数以亿计,能存活下来之人,哪个不都是天之骄子。

那个动乱末期,他一路征战,历经大小战争数不胜数,且说他未曾进入天神大境之前,就跨阶击杀天神境的大能十数个。

如此成就,在化道境中百万中无一人,故而被称作‘李天骄’,他入天神大境时,便敢和大道境博弈,那一战,杀得天昏地暗,无数星域崩坏,从此一战过后,他之名,彻底轰动万界,收获‘李人屠’之名号!

在这个,‘大玄不显,圣尊不见’的年代,那时的李牧牛,已然站在了星空顶点。

如今的李牧牛不倦荣华,还要境界作甚,若是早几年,李牧牛或许会欣喜若狂,如今,他内心平静如止水。

若是让外边的生灵得知,无数天神大境的大修,做梦都想要进阶的大道之境,他李牧牛唾手可得,却不屑一顾,不知他们是何感想,恐怕又是一番大轰动。

一顿酒饭过后,不觉已然深夜。

有些年幼的孩子扛不住困,就被老人领回去睡觉去了。

李狗儿的儿子娶了个媳妇,生了一胎龙凤儿孙,那长得跟瓷娃娃般孙女,今年过四岁,歪歪扭扭的走过来,便拉住李牧牛的衣角,扑闪着一双水汪汪精灵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李牧牛。

这一幕,顿时吓得孩子的母亲脸色煞白。

外人知晓李长生,人称李天骄,不过她嫁过来后,从自己丈夫嘴里得知,李长生其实就是李家村的李牧牛,这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虽说皇帝还有几门穷亲戚,可女儿尚且年幼,害怕一些不顾及的举动,引起对方的不悦。

李牧牛倒不以为意,将女娃子顺势抱起,用手搓着她圆嘟嘟的小脸蛋,和气问道:“今年几岁了?”

小女娃用脆生生的语气道:“大爷爷,茹茹今年四岁了。”

李牧牛又点了点她的鼻尖,语气宠溺的说道:“茹茹这么小就这么聪明伶俐,长大了,一定会是个名动万族的大美女。”

“大爷爷,我觉得她以后一定是个丑八怪。”

这时,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也凑过来。

孩子的母亲站在一旁训斥道:“钺钺,怎么说话的!”

李牧牛看着钺钺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小男孩撅着嘴咕哝道:“以前村里的爷爷奶奶们都说,我长得最像大爷爷,就像是个模子刻出来的,妹妹她就不像大爷爷,所以她长大了一定丑。”

李牧牛一愣,然后仰头大笑说道:“你呀,你呀,可真是古灵精怪。”

桌旁几位老人,也被这小男娃给逗乐得不行。

即使小男孩的爷爷,李狗儿也笑骂道:“这小家伙从小就皮得很,谁都管不好,就是入睡啊,也要缠着我们要讲牧牛哥的故事,才肯不折腾。”

因为李家村都是李家人,大部分人都有血缘关系,只觉得小男孩这是童言无忌,没谁会往心里去。

而如今,当年李牧牛老一辈的人,都老的老死了,病的病死了,到他们这一代变成了老一辈,按照排行,村里的儿孙,都要叫李牧牛为大爷爷。

李牧牛也把小男孩抱起来,对着他问道:“你是哥哥,她是妹妹,如果妹妹丑,哥哥是不是也丑?”

一旁的老人,看着李牧牛在怡弄儿孙,也都是笑而不语。

小女娃笑嘻嘻的说道:“大爷爷说的对,所以我都不反驳他。”

小男孩气呼呼的道:“所以我不认她这个妹妹。”

李牧牛被逗得气笑道:“胡闹,你作为哥哥,又身为我李家儿郎,你要时刻谨记,不论任何时候,都要保护好弟弟妹妹。”

小男孩撅着嘴道:“那我听大爷爷的,我以后不说她丑了。”

孩子的母亲赶忙走过来,脸上带着歉意道:“大爷,这娃平时谁的话都不听,让你见笑了。”

“无妨,都是我李家的种,哪有男孩子小时候不皮的,我当年跟他一样大的时候,比他还皮得多呢。”

李牧牛肆意的挥了挥手,一种别样的气度悠然而生,看得出来,他是打心底的高兴,而这种气度并不是刻意装出来,举手抬足间油然而生。

李牧牛开了一个头后,众人皆纷纷揭发各自小时候的糗事,一时间,月辉洒照的老树院落前,传出一片欢声笑语。

遥想当年,他们也都是个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再加上大山里的孩子,天生就会一身掏鸟窝的本事。

有的人笑着笑着,便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旁的李狗儿也喝得微醺,训斥道:“狗胖,你看看你那点出息,当年没断奶,就屁颠屁颠的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掏鸟窝,这么多年,你还是爱哭鼻子。”

被训斥的老人狗胖,也是颇为委屈的说道:“牧牛哥回来了,我这不是高兴吗。”

李狗儿也眼含泪光,举着酒杯连连点头道:“高兴,是高兴啊!我这条命啊,还是牧牛哥给的,当年若是没有牧牛哥背着我回来,我估计活不过六岁那年咯。”

“一晃神,弹指一挥间,人间甲子春秋,岁月催人老矣,廉颇尚有饭否!”

李狗儿兴致而发,唱了一句老戏曲。

夜寒露重,为了不让气氛太悲,李牧牛悠悠说道:“都是兄弟一场,只要人还在,就是件值得高兴。”

“对,牧牛哥说得对。”

众人举起酒杯,皆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