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神之主

《万神之主》

第5章 蓦然悲叹立君心

作者:剑水寒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6 15:04:29

李牧牛来到村口的老槐树下盘坐,神魂遨游上太空。

当初灵气喷涌,古地球巨变,也让无数栖息在此地的国度覆灭,但也迎来一场千古未有的巨变。

从遥远的星空上看下来,他看到一块漂浮的磅礴古大陆,星辰环绕圣山,大地祥云蒸腾,到处都是绿洲片片,仙山林立。

当初灵气爆发之时,大地皆有上古碑文显露。

如今的地球,根据那时显露的碑文,一共划分出四大洲,每洲地界三十二万六千余里地。

以,东界昆仑山,西天小雷音,南天大地,北极雪漠为分界线,在此四条分界点之外,则是五湖四海,广袤千万里。

李牧牛今时的眼界,也早和往昔不同。

他从外界散落的秘典知晓,古地球曾和洪荒时代的阳神天界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里昔年曾被称为“万神之乡”,辉煌不可一世。

甚至有谣传,万神之乡就是上古大能的散道之地,换句话而言,便是他们死后栖息的坟墓。

在万界中,依旧名声显赫的三清道门圣尊,洪荒六圣等,皆在此地拥有足迹,所以万界万族,一直在谋图地球。

他腰间挂着的一枚古朴吊坠。

内行人一看,知晓这其实是一枚符。

李牧牛行走天下,身上一共藏有三宝,其一是他偶然机缘得取的一门吐纳术,其二是他以九十九轮宇宙小天阳炼制而成的天神法器屠离剑,另一门,则是他从上古战场捡到的一枚古玉符箓碎片。

这三门宝贝,无一例外,都是他从地球所得。

即使是他最常用的屠离剑,现在依旧还未大成,不过只是初具雏形,而所谓的小天阳,就是以前地球人所说的太阳。

但外界的人并不把这称为太阳,他们认为的太阳是散发出万千神辉的圣兽金乌,至于散落在宇宙万界中的无数小天阳,则是圣兽金乌身上散落下的火羽所化。

他此门法器一旦大成,一缕光辉散出,便可屠灭一方,圣尊之下,无一生灵能扛下余威。

而此剑也并不需要李牧牛佩戴在身,它早已诞生了灵识,如今游离在李牧牛万里范围之内,作为护卫神兵,一念便可豪取首级。

至于他的吐纳术,哪怕他走遍万界,也独树一帜,此中门道,不为外人而道也。

剩于腰间这枚碎符,是最神秘,也是李牧牛至今也没有将它研究透彻之物。

他成为弃子的一战,最终能够再活一世,和它脱不了干系。

那一战,他确实死过一回,连烙印在天道中的魂火也熄灭了,不然他的仇敌,哪怕把天地翻个底朝天,也要想方设法把他找出来,不然他们寝食难安。

当初这枚碎符,带着他李牧牛的一丝血肉意识,孤零零的飘荡在破碎的虚空之中,虽误入时间乱流之地,不过因祸得福,那里的时间永恒停滞,他不知道在黑暗中沉寂了多久,才凭借顽强的毅力,再次重塑肉体,得以灵魂归体,重活一世。

可以说,他现在除了这三门跟着他的宝贝之外,其他身外之物,已经是一无所有。

要说还有,那便是一身的本事和见识。

李牧牛回过神,他并没有能够看透李家村身后的延绵万里山脉,只能暗暗记住那个方向。

他起身离开,不觉间,回到儿时老屋前。

李家村的老房子,是用青砖堆砌的大院,从大门进去后首先经过天井,两边是回廊,最里边才是待客的大厅和住房,而厨房是单独建造挨凑在一起。

他发现大门并没有上锁,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走进去时,他发现里面一切没有变化。

天井很干净,四周回廊的墙壁也没有灰尘。

他来到大厅的位置,看到这里摆放着一张八仙桌。

他用手放在茶壶上,能很清晰的感受到,有一丝余温反馈回来。

李牧牛回来的消息根本没有人知晓,而他儿时居住的老屋,如果长期不住人,房里没有人烟气,那不管多么坚固,都始终难抗住岁月的侵蚀,现在一切如故,看起来是常有人来打扫和修缮。

李牧牛并不见有人,自顾摆了一张太师椅,走到天井前悠闲的吹拂着凉风。

他一只手从椅子上随意的垂落下来,指尖不停的摩擦,这是他思考时的小习惯。

儿时的旧友,村中的兄弟们,虽然都老去了,却并未死去。

正如他所言,只要人还在,他而今归来了,那一切都好说。

突然,李牧牛的耳垂微动,他开口道:“你来了吗?在众人里不见你影,我知道你不曾离去,所以我回来见你了。”

宅院的大门后边,久久没有声音传回。

李牧牛也不急,他知道是那个人。

果然,在沉默片刻后,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道悲凉戚戚的声音道:“我如今人老枯黄,早已经没脸见你。”

李牧牛看着外边问道:“那为何这四十余载,你还要独守这里?”

“他们都说你死了。”

“我是死了,但昔年我们一诺,我的魂魄找遍了黄泉,也不见你影,所以我又回来了。”

李牧牛从椅子上站起来,主动走过了出去,在大门外,看到一道两鬃斑白的身影,她侧着身子,始终不敢看向他。

“你如今已经成为名动一方的大将军,外边不知道有多少年轻娇媚的姑娘对你主动投怀送抱,你又何故惦念我这个人老珠黄的老太婆。”

李牧牛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并没有说话,仅是抬起手,安静的抚平她那被晚风吹得凌乱的发丝。

他收回手时说道:“如果这就是让我将你抛弃的理由,我李牧牛这辈子,还有何颜面立足这天地间。”

他一改铁血之色,柔声说道:“阿晴,谢谢你等我,进来吧,容颜而已,我如今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恢复如初。”

站在李牧牛身侧的老妪,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之情。

突然,李牧牛撒开了手,道:“你不是她,你究竟是谁?!”

老妪眼中流下两行泪,她另一只手藏着的匕首,也悄然滑落,她凄凉笑道:“李哥,你难道猜不出我是谁吗?”

李牧牛惊骇的道:“阿月!?是你!”

老妪颓然一笑道:“姐姐当年得知你死去之时,便已殉情。”

这并不怪李牧牛一开始认错,他当年钟意的女子,提起过,她还有一个孪生妹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唯独不同,她妹妹的侧脸的下巴下有一枚小黑痣,而他心爱之人同样也有一颗,不过长在眉角。

听到此噩耗,李牧牛顿时双眼煞红,怒发冲冠,身上一股隐于无形的萧杀之气,迸然而起,刹那间,竟使得天地色变。

“哈哈哈哈……”

李牧牛怒而发笑,踉跄倒退一步,肝肠寸断,他那头浓黑如墨的头发,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恍惚间,一夜白头。

“我李牧牛此生,誓要将你找到,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

李牧牛仰天悲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