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汉末一小吏

《汉末一小吏》

第01章 汉安县寺临时工

作者:和尚摸我也摸 分类:军事历史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6 15:04:41

精彩节选

(敬告诸君:第一、二章稍显沉闷

是为了交代背景;请稍稍忍耐。后面的章节,就比较有趣。谢谢支持!)

初秋,酉时

一群人,三三两两的走出县寺。

一些人时不时低声交谈、一些人沉默聆听;有三五成群的,也有人,形单影只。

一眼观之,布衣直裾,无綬者逾泰半;佩綬者,也不过是百石吏。

其中,有一位二十出头青年,身着半旧绛青色儒衫,粗麻布履,剑眉朗目、唇角微扬,正与诸同僚,一一拱手作别。

礼毕,随即转身,向西而行,抬头淡淡看了一眼,被城墙吞噬了一半、咸鸭蛋黄也似的夕阳,不露声色地轻叹了一口气。

旋即,青年背负着手,剑眉微蹙,不知其心中,有何思、又何忧。

旦见青年不疾不徐,行了约三十几丈,旋即拐入一条横街。

……

横街中,前行不远,路东有一书肆,门窗颇旧,油漆斑驳。

门楣上,挂一崭新匾额,上书“崇圣斋”。

其木料,为上等金丝楠木,字为阴刻大篆,内嵌以金箔。

落日余晖泼洒之下,金光映射的对面绸缎铺窗棂、门楣、柜台,俱皆千疮百孔。

身着淡黄泛青长綢衫的赵掌柜,迎着光,头脸身躯,斑驳如潜伏于密林的金钱豹。

只见他歪着头、眯眯着眼,手中拿着一把竹尺,正在仔细丈量一匹散乱的葛布,嘴唇蠕动,似在嘀咕什么,距离颇远,听不见声响。

……

“崇圣斋”的李掌柜,站在门口,正低声指使两个伙计扣门板。

嘴里不断絮叨:“哎呦喂,汝这厮,轻点,轻点,此乃斯文之地,文化场所,切忌勿辱没了斯文!吾天天告诫汝等,平常接人待物,宁缓勿急,万万不可慌张失据……你个挨千刀的,格老子慢些!”

青年“噗嗤”一声,笑将出来。

“哟,文家二郎,下值家去?”李掌柜拱手说道。

文家二郎赶紧拱手,回了一礼,恭声道:“家去,李老先生也拾掇好了,归家?”

李掌柜面色平静,恰似那夕阳下一池秋水,波澜不惊:“可不敢当文家二郎一句‘先生’,回见!”

文家二郎再次拱拱手:“李老先生,回见。”

随后,继续悠然前行,路程不远,任是拖沓磨蹭,也不过片刻,便行至巷口。

……

里门处,有一简陋的牌坊式里门,上有原木匾额,沧桑中泛着乌青,犹如老去的狮王一般,总有股暮气萦绕。

匾额上书“正兴里”。

巷口牌坊边,一名原本斜倚木柱、衣衫镂缕乞儿,站起身来,冲文二郎哈着腰,连连点头。

文二郎也点了点头,以示回敬,便拐身入里门,十数丈后,来至一小院门前。

正待举手叩门,木门却倏忽而开,漏出一个梳着“总角”小辫的女孩来。

“爹滴……爹弟……抱……抱”小女孩口齿稍显混沌。

俩木门开一扇,一位着绛色襦裙、领口及裙边堑以鹅黄绣花边饰,梳双鬟髻huǎn,jì,头戴铜簪的妇人,怀抱婴儿,含笑站立于门边。

但见此妇人,约摸二十不到年纪;鼻梁小巧而挺拔,脸色稍显苍白,当属中人之姿。

笑盈盈的瓜子脸,配以略大而明亮的双眼,平添了三分灵动。

笑靥如百合、目光中灵气涌动之下,那未上漆的院门,似乎也变得亮堂不少。

妇人双膝微微一曲,略一点头:“夫君下值了?”

“嗯,下值了。”文二郎一边应声,一边弯腰抱起小女孩。

“啪嗒”在小女孩稚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小豨xí可还安宁?”文二郎一边说着,一面抱着小女孩,便往院内走去。

(豨:猪的意思,避讳小名也是小猪那位著名的大帝)

“小豨尚好,夫君但且先入屋,安坐片刻,待妾身,把吃食盛将上来。”妇人轻声应道。

文二郎笑笑,神色中却并无半丝快意,开口道:“不急,这天色尚早,我便带着小鵅,在院中稍息片刻。”

……

进了院子,左手边,是三间西厢房,夯土为墙,嵌着偌大的门窗。

油漆昂贵,只能在原木上精心打磨一番,倒也有几分野趣。

房前,有一石条堆砌的围栏,高度及膝,石条做杆、石板为面,上面被擦拭的甚为干净,可坐可卧。

围栏内,一棵经年大桑树下,放有陶缸,缸内清水透冽,几尾河鲤游动,倒是悠闲!

桑树伞如华盖,郁郁葱葱,叶面清新,如雨后新绿。

想来,那妇人每日,用井水泼洒过桑树,方能如此洁净。

对面是五间正房,一字排开;堂屋门斜对院门,恐怕也是讲究“门不对门”的风水之说罢。

右手边,则是三间东厢,灶房便设置于那处,门前有石台,便于淘米择菜、洗刷衣物。

一院一井,一怨一景

置身院内,是怨是景,在乎于心。

……

文二郎抱着小鵅,坐于石板上,挤眉弄眼,逗的小家伙咯咯直笑。

妇人怀抱着婴孩,拿来一个草编,递与文二郎,“夫君,秋意渐浓,石板湿寒,且坐草垫上罢。”

文二郎展颜一笑,轻声道:“不必了,恐怕半个时辰之后,便需掌灯,还是回屋用饭罢,省得费了灯油。”

入的堂屋,跪坐于榻上,文二郎伸出手指头,轻弹稚嫩的小脸蛋,又开始逗弄小女孩:“小鵅鵅luò,今天有没有偷吃饴糖啊?让爹闻闻……哼,小家伙你又偷吃咯!”

(鵅,飞鸟的意思。)

妇人笑眯眯的,把怀中婴孩,置于榻旁竹车里,朝文二郎再次微微一曲双膝,声音低至几不可闻:“请夫君稍待。”

说完便折身出了房门。

……

稍倾,端来一个大木盆,小臂上搭一脸巾;

麻巾虽旧,上面还有一个小窟窿,但浆洗的异常洁净。

妇人放木盆于榻,将脸巾置于案几。

复又折返往来,用木盘盛上一碟青菜、一碟腌渍萝卜、一盆鸡汤、三碗米饭来。

文家二郎先用脸巾,替小姑娘擦了擦本就洁净的小脸,旋即又擦了擦小姑娘的手,方才胡乱给自己抹了一把脸,将脸巾放回盆内。

把小姑娘置于身旁

“小鵅鵅吃饭咯!”二郎把木碗和一双竹筷,放在小姑娘面前。

此时妇人也将木盆面巾,拾掇完毕,跪坐于侧。

双手举起一碗米饭,置于自家夫君前方,将筷子摆放于右边。

文二郎正举起筷子,欲将汤盆中的一支鸡腿,夹给小鵅,不料妇人手速甚疾,夹起鸡腿,放入夫君陶碗中,

“夫君请用。”

文二郎正待开口,妇人抢先说道:“夫君勿恼,小鵅牙根未稳,拌些许鸡汤羹,她吃的可是香甜呢!”

言罢,拿起木勺,自汤盆里舀了几勺鸡汤,自顾自给女儿,喂起饭来。

文二郎无奈一笑,举箸而食。

鸡肉味道不错,鲜香筋道,就是淡了一些,盐放的不够,降低了鸡汤的鲜味。

好厨子一把盐,妇人勤俭,定然是舍不得多放几粒。

青菜是苋菜,一看就是清水煮出来的,汤汁似血,没有一滴油;煮的太软糯,没牙的老妪喜食。

腌萝卜倒是够咸,咸的直齁喉咙。

米是糙米,口感不佳,偶有三两稗谷,好在无砂,尚能食。

草草扒拉了一碗饭,停箸准备起身,妇人赶紧放下木勺,自身旁小几上,端出一个竹杯来:“夫君且漱口,先回房将歇,稍候片刻,妾身便至。”

回到卧房,靠里墙有一竹榻,楠竹为架,粗壮如腿。

上铺新鲜稻草,稻草上铺褥,叠有一床绵被(注释1)。

逡巡至榻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回身合衣躺下,思绪开始挥散开去……

.

.

注解1.汉代还没有大规模种植棉花的记载。

可能有一些偏远地区有少数野生“吉贝”——也就是早期棉花的名称。

但是因为没有经过人工育种,和精心选育,产量惨不忍睹,并不会比收集芦花、柳絮轻省。

故汉代南方,普通家庭保暖使用“縕”,也就是缫丝剩下来的下脚料,掺入多年积攒下来的家禽绒毛,制作冬服、绵被。

当然,达官显贵用皮裘、丝、綢也是常见的。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