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汉末一小吏

《汉末一小吏》

第04章 这是一只好王八

作者:和尚摸我也摸 分类:军事历史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6 15:04:41

正与晁玺说话间,但见乡台前大道上拐出一行人来。

领头之人身高约摸八尺,环眼豹腮,未经修剪的络须,浓密而杂乱,如半残帚尖,骨架巨大。

可怜少贴了几十斤精肉,否则必为一员雄武壮士,端地骇人!

其身后,跟随十数名乡勇丁壮,提鸡捉鸭、牵牛拽骡好不热闹。

……

——据说,“骡”这种新物种,还是汉武帝的一个变态侄子,唤作刘建的,这怂有“杂交”的嗜好,骡便是他,一时心血来潮创造出来的。

刘建那不是人,动辄以杀人为乐事,更不是好牲口。

可牵来这头,却是真的好牲口:食量小、耐力长、抗疫能力强;比驴力气大、比马耐受。

真真儿的“想要马骡跑,还能少喂草”。

巴蜀大地农家,喜饲养马骡和骡驴。

……

一行人未至近前,声音先砸过来:“哈哈哈,好你个文呈!一年到头见不着你个龟儿子半根吊毛,乌鸦乱叫、大事不妙。”

那汉子笑道:“有了吃力不讨好的破事儿,你个小王八,倒是钻到某这里来了!”

话音刚落,蒲扇般的巴掌拍在,先被唤作缉熙、现被叫做文呈青年右肩上,生生的将文呈拍的矮下去两寸。

“小子,某家料到催赋之时,你肯定会来东山;丈人家,去过了否?”

文呈心知此人,便是县尉所辖乡勇丁壮头目之一“游徼”王霸,常年驻东山乡一带。

……

徼(音同叫):边界、巡视两个含义。游徼即游走、巡视于边界之意,后发展为官职名,汉承秦制。

属于地方武装,相当于民兵连;

其所属乡勇丁壮数量不等。

丁壮:是服徭役而来的民夫,轮流充斥其间,没有酬劳。

少部分乡勇在县寺、乡台有编制,拿些许津贴补助。

王霸与文呈姐夫交好,曾同伍共赴边郡,抵御乌桓寇边。

……

文呈被拍的一个趔趄,苦笑道:“王大哥,我也半个时辰前后方至,还没有来得及岳丈家去”

文呈顿了顿:“不知王大哥现在可好?”

王霸眉头微皱,旋即展开:“老样子,饿不死撑不着;你丈人家今年税赋已交割清楚。”

王霸咂咂嘴,捋着下颌短须,一脸的敬色:“如此重赋,那老货,竟然没出三日,便邀约里正,将税赋栓栓正正的递交到乡台,是个厉害人物!”

王霸一边指使手下乡勇将牛、骡,拴在乡台门前桑树干上,嘴里一边回应到:“我知道你不放心你丈人家,今年杂苛如是之多,你更加会通融县寺上官,来东山乡照看!”

正说话间,身后传来“咯咯咯”的母鸡扑腾和叫声。

王霸扭头,双眼一瞪:“你个挨响箭的!把鸡掼地上,摔死了你个花儿就能吃鸡肉了??”

文呈吓了一跳,不知王霸为何突然将音量,调到如此之高。

“某家……大爷我告你,这鸡是下蛋鸡,主家大大小小还眼巴巴指望着,从鸡屁股里抠出盐巴钱过日子。”

王霸指着一名兵勇吼道:“昂!剁了你个狗舌头,馋的伸出来两尺长了!爷爷还不知道你个挨响箭货那点儿龌龊心思?”

王霸从丁勇身上收回目光,看着文呈:“这些夯货,都是穷苦人家的娃儿,居然想掼死拿来抵税的鸡子,呸!他们也的咽下去?”

……

文呈知道“挨响箭”,是说倒霉的意思。

响箭一般都是用来报讯、测算双方军阵之间,间隔距离用的,以便评估箭矢覆盖时机。

谁也不会不会拿响箭,特意去瞄准对方谁谁谁,以求射杀敌方。

“挨响箭”,就真是倒霉鬼凑了巧:连呜呜作响、还不是特意瞄准你的箭矢,都能射中你……

你不承认自己是倒霉鬼,都没谁会赞同。

王霸看着文呈,继续说道:“那鸡子,是同胜里赵狗子家的下蛋母鸡。交不出税赋,说叫我牵他婆娘去顶税……我曰他大爷!”

王霸低头,愤愤呸了一口唾沫:“那婆娘,头比鸡窝还乱!跳进池塘洗个澡,得熏起一池塘的泥鳅黄鳝、王八蛤蚧,赶紧钻出来透气!”

文呈心中失笑,至于么?

王霸胸膛起伏,果真有一点透不过气来的样子:“最后捉了他几只鸡鸭,原本没打算捉。谁料想他婆娘,看见我和里正一进场坝,张牙舞爪就窜出来拽着我和里正。赵狗子低眉顺眼的,直往屋子里溜——谁晓得他钻进去,藏啥子咹?”

文呈听闻自己的丈人家,已经无碍,心情为之一松,对王霸笑道:“贫苦人家,自有求生之道,王大哥何须计较呢。”

王霸冷哼一声:“那婆娘,力气贼大!我直担心扯破了我的袖子……卖碎布头那个货郎,忒鸡贼!麻布充葛布卖,尺子也比别人家的短半寸。”

似乎才想起来一般,王霸脸上一副恍然状:“哦,那婆娘干农活,十里八乡真是一把好手!晚上黑漆麻黑的,都还能担粪下地。去赵狗子家,大钱没收到一文,平白惹了一身腥臭!”

王霸撸了一下鼻梁,恨恨地说道:“那赵狗子家,娃儿也嚎、婆娘也嚎、老的牙都只有一颗大板牙的老娘,也撕心裂肺的嚎,圈里的猪崽崽也跟着干嚎!它大爷的”

王霸咽下一口口水:“抓他几只鸡鸭,好给同胜里,其余人等看看,以便做个鞋样子。要不然,以后再去同胜里办差,还不得被锄头粪叉,打个半死?”

王霸挠挠头,脸上恢复了平静,低声道:“某家如此行事,是想顺便逼一逼赵狗子,多多少少慢慢交。只要铜钱还在滚动,遑论多少,总归上面看的见进项,也好替他拖延不是?待到他,交来百十个大钱,鸡鸭给他还回去便是了。”

文呈心知,这王霸狠不下心来征税;才东拉西扯,一会儿说担心袖子扯破、一会儿推托那婆娘力气大……

文呈苦笑一声:“县君今日巳时(9:00-11:00点钟)杖毙了去越溪乡、归化乡催收算赋的两位税吏。想来今年的税赋,是难以拖沓了罢!”

王霸闻言,惊的张大了嘴,呆立半晌,喏喏道:“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何至于此?

问苍天问大地,问这吃人的世道,问我这个区区临时工,又如何能答你?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