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汉末一小吏

《汉末一小吏》

第05章 收税自古挺难办

作者:和尚摸我也摸 分类:军事历史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6 15:04:41

王霸沉闷半晌,方才开口道:

“哎,且不管它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想当年,一起出去的二十几个兄弟,现在还能吃麦饭的,就剩不到一半人。”

王霸旋即展颜一笑:“若不是当年,我冒着漫天的箭雨,拼死背着你姐夫,呲溜溜地跑回车阵,如今的你姐夫,哪还有吃饭的家伙扛在肩上?”

文呈拱手,刚要道一声谢,王霸自顾自的说道:“也是你姐夫命大,那嗖嗖直响,铺天盖地而来的箭矢、密密麻麻的,连太阳都遮住了,你姐夫居然只有屁股上挨了一下。”

文呈只好讪讪地放下手,摇头苦笑:怎地每次见面,都得提这壶?

无论话题如何扯,绕来绕去,最终,终究还是要重提文呈姐夫,屁股挨箭矢的事。

可怜的姐夫,一点屁股面子都没有,时不时地就被人揭一回。

据文呈所知,自己的姐夫屁股上,这已经是第五回挨箭射了。

……

王霸挠挠头,扭头对丁勇们吼道:

“那个……那个谁……那个水娃儿,你挑一只鸭子宰了。肠肠肚肚洗干净些,别学火生那憨货,脚巴掌上的皮也不褪、嗉囊也不翻洗。”

一旁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挠着头憨憨的直笑,想必便是那唤作“火生”的人。

“挑肥些的!”

王霸自顾自吩咐那水娃儿:“一会儿炖了,煮在陶罐里了,再去街上等着那个担酒来卖的,沽二十个大钱的酒。

王霸的脸色,又开始转阴,恰似蜀中的天气,总是变幻莫测。

只听王霸咬牙道:“贾老二家的酒,老子总觉着掺的水太大。别人卖酒掺水,他个狗一样的东西,卖水掺酒!真不晓得,他是卖酒还是卖水,难不成是卖婆娘脸蛋的?”

王霸咕囊着:“好看,能填饱肚子么?”

众丁勇听见,轰然大笑起来。

胆大的,还起哄撺掇王霸:“王游徼,何不把那婆娘勾了去,瞧那贾老二,也不似个能喂饱她的架势;花不浇水会蔫,婆娘不喂饱,会把墙翻!”

王霸笑骂几句:“衮一边去,毛都没长齐的夯货,鼓噪个屁。”

说话间,只见一个年约十六七的少年,应承一声,挑出一只麻鸭提溜着,往溪边走去。

……

那时候乡下,基本上都是吃两顿饭,上午巳时中(10:00)吃一顿、下午申时(4:00左右)吃一顿。

乡下人家都睡的早,那样可以节约灯油火把……火把虽然是用自家竹竿、松枝做的,不要钱,可熏黑墙壁、火舌一不小心舔着了茅草屋顶……

你赔啊?

睡觉也可以减少体力消耗,从而节约粮食。

……

文呈伸手拉住王霸,恳切道:“王大哥就别操劳了,你也跑了大半日,且去交接公务,休酣片刻;我等的饭食,自有乡台分派。”

王霸拍了拍文呈的手臂:“老弟你别担忧,哥哥我回乡这些年,在这东山乡街儿面上,还没有吃过不要钱的瓜。”

王霸扭头对那些,在桑树下休憩的丁勇们吼道:“安排几个人,去割一些草来。大牲口都是乡邻们的命根子,饿坏了你们赔得起么!”

随即回头,对文呈说道:“一只鸭子,值的几个大钱,回头赵狗子交税,替他抵扣了便是。”

文呈推辞道:“王大哥何必破费?我在乡台里用饭食,不用掏钱的。”

王霸嗤笑一声:“吃乡台里的饭食,就不是搜刮民财操办的?哥哥我光棍一个、烂枪一条,招待老弟一只鸭子,算个啥子事儿?吃自家的麦饭,它不香?”

文呈便呐口不言,任由王霸安排诸事。

既然岳丈家已经递解了税赋,以自己岳丈的精明和岳母的仔细,想来今岁岳丈家,又能安然熬过去了。幸哉!

……

自己托人说项,跑来东山乡协理办差。一来是这几天县寺里,气氛实在是压抑;二来是想协助岳丈家,想方设法的完结税赋。

岳丈一家多年来,对自己极为眷顾。而自己呢,虽然说只是一个县寺临时工,但县衙上上下下、乡里亭邮都认识。

俗话说“熟人好办事”,有自己在一旁,那些乡台杂役、税吏乡勇,多多少少,还是会给自己些许脸面。

不会用破门打砸、牵牛捉鸡这种酷烈手段,去对付自己的妻家;

自己呢,虽无大的能耐,便只好多少尽力回护,方才不枉为人东婿一场。

……

晁玺踱步围着那匹马骡转圈,啧啧赞叹:“好骏一匹大牲口!喂养的皮光水滑的。”

抬头问一旁的王霸:“能喂养的如此雄壮的人家,想来家境也非贫苦,何以牵走于此呢?”

王霸拱手回声应道:“回这位上差的话,此骡系同胜里,周大户家中之物。小人前去协理办税,同去乡台佐吏吴郎。”

王霸说着,脸上的色彩又起变化,开始狠厉起来:“那周大户左支右推、东拉西扯,就是不肯拿出黄白之物来。吴郎偏生在一旁,替周大户敲边鼓、打破锣!”

王霸舔舔嘴唇恨恨说道:“尔等收税赋正主,居然敲边鼓,还敲的如此的欢;却一昧的催促小人,去搜检茅屋竹舍。”

“大户人家不加紧催赋,那麦蚊般的寒家破户,能攥出几滴油来?”王霸恨声道:“真真的气煞某家的鸟肺!小人一恼将起来”

王霸咬咬牙:“一气之下,径直入骡棚牵了这头马骡,给他姓周的还留了一头驴呢!过的几日,他周大户家,如实递交税赋便罢,但敢拖沓,小人便连那驴也牵了;驴若不走,爷爷……某家便拼死,呲溜溜背了它回来又如何!”

文呈心中默念:姐夫勿怒,你是人是驴,咱们心里有数,姐夫勿恼啊……

晁玺也不计较王霸言语中,偶尔会突然冒出来的……嗯,怎么说呢,反正知道这杀才,能够学着咬文嚼字,实属不易。

至于他那口中,到底说他是谁的爷爷……嗯,这马骡,不就正扭头冲着王霸咧嘴吗?

且过且过……

……

汉代无品级之分,只有秩禄高低。要看官大小,以冠、服、印绶一眼观之。

官印当然不会像“大哥大”般的别在腰间,而是装在“印囊”里,用“绶带”悬縛在腰带上。

绶带的颜色、颜色之间的搭配、绶带的材质和长短、编织的式样各有规制。

懂行的人,自然能够一眼区分出来,官员的大小高低。

至于普通民众,反正知道金的比铜的贵、只要是佩戴“印绶”的,自己统统惹不起就行了,无需仔细去钻研个中学问。

……

其实晁玺与王霸的秩禄差不多,区别在于一个属民政系统、一个属于地方武装组织罢了。

从“县里”下来的,比同等级的乡下官员,天然要高半分,故王霸称晁玺为“上差”;

相当于地方官员,在中枢官员面前一样的道理。

……

晁玺再问王霸:“吾适才在乡台与顾老比对,今年算赋征收,堪堪逾半。汝想必已知晓,今年算赋之重,恐难以圆满。”

晁玺停了一下:“东山乡尚有何处可堪催缴?”

王霸偏头应道:“回禀上差,乡中贫户,恨不得攥着铜钱,都时常拿出来舔几舔,哪怕留不住铜钱,也巴想留个味儿;想要他的铜钱,并不会比要他的命轻省。”

王霸望天,淡淡道:“上差想必也知晓:豪强家与游侠儿,不清不楚;若是征收他地窖中的钱帛,那恐怕得搭进去,不少兄弟们的命不可。”

旋即,王霸盯着晁玺,一脸嫌弃模样:“便是成了,手尾必定清扫不净,日后防不胜防、烦不胜烦。”

王霸想了想:“一个没钱,一个拿不到钱,难呐!”

晁玺苦笑道:“难,至难矣!然则到期,不押解算赋至郡州,恐怕县寺门口,还得平添几条怨魂呐!”

晁玺对王霸拱手为礼:“汝久驻东山乡,人口乡序,知之甚详,何以教我?”

天色开始变得阴沉,王霸变得沉默,久久不言。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