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重生之潮起1999(书号:13278)

《重生之潮起1999(书号:13278)》

第2章 责之深、爱之切!

作者:齐羽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2 14:01:54


面对简灵犀的咄咄逼人。

齐羽内心里没有愤怒。

长久的遗憾积累成了大海,汹涌着不安和亏欠。

隔着遥远的旧日时光,简灵犀的埋怨和犀利的锋芒,染上了暖黄的底色。

让此刻的齐羽,感觉到一种令人心安的真实。

他是真的回到了1999!

他是真的,被老婆简灵犀一本正经的痛斥!

责之深,爱之切!

如果换成是一个虚荣拜金的女人,面对他的堕落和故做清高,早就拍拍屁股潇洒离开。

只有简灵犀。

这漂亮的女人抵住了外界的灯红酒绿,依旧跟在他身边。

用钢笔和一页页稿子,辛苦支撑着这个家。

齐羽心知肚明,他此刻的道歉完全没用。

简灵犀对他的印象已经很深刻,完全不是一句道歉能够融化她内心的芥蒂……

那么,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

改变老婆简灵犀对他的印象。

足足写了三个小时,天光一点点黯淡下去。

打了个哈欠,简灵犀高挑的身段伸展出惊心动魄的弧度。

她满意的看了一遍稿子,刚要将灶台上的碗筷洗干净,却发现灶台上已一尘不染。

吃过的碗筷,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逼仄的卫生间里,传出了刷马桶的刷刷声。

简灵犀怔了怔,她从来没看到自家老公做过家务。

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她抿了抿嘴,最终打消了去厕所帮忙的念头,将赖在床上贪玩的小不点抓进了被窝里。

可小不点不干,拉着腿一个劲嚷嚷着要上厕所。

“快点去,别感冒了!”简灵犀拍打了下小东西的屁股。

“知道啦。”奶声奶气的尾音拉长,小东西笑嘻嘻直奔厕所。

但是没过一会儿,小东西又屁颠颠的哧溜钻进被窝里。

“今天上厕所这么快?”简灵犀不禁狐疑,盯着朵朵打量。

“快哩。”小东西闭上眼,随口敷衍。

厕所里,辛苦刷马桶的齐羽听到了外面娘俩的对话,低头看向手中的水煮鸡蛋。

这是刚才朵朵来厕所,偷偷往他手里面塞进来的。

家里从来没有水煮蛋,显然这颗水煮蛋,是朵朵在幼儿园里没吃,偷偷省下来。

齐羽的眼眶,瞬间红了。

哪怕他经历过身死,哪怕他年轻的肉体下是一具历经风雨的苍老灵魂。

他依旧有想哭的冲动。

他真不希望女儿这么懂事。

懂事得让人心疼。

读幼儿园的朵朵,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

就连平时简灵犀煮面条,都知道给她加鸡蛋。

可女儿,却在幼儿园里省下水煮白蛋,晚上偷偷摸摸的给爸爸吃……

“齐羽,你一定要快速、混出个名堂!”

对着镜子,齐羽紧咬牙关!

他没有浪费一点鸡蛋,甚至鸡蛋壳,齐羽都一点点的咬碎,吞咽进了肚子里。

整个过程,他吃得缓慢且认真。

“朵朵,灵犀,我一定要让你们母女过上好日子,否则我永陷无间地狱,不得超生!”

作为重生者,齐羽发下毒誓!

将马桶仔细刷好,齐羽回到房间的时候。

朵朵已经陷入了甜蜜梦乡。

简灵犀背对着齐羽,并不清楚是否入睡。

但房间里的灯已熄灭。

齐羽并没有跟往常一样,大大咧咧的去睡床。

三十平的房间,加上家具、灶台等东西,本来空间就逼仄。

所谓的床,也不过一米二的宽度。

齐羽以前没心没肺,睡觉的时候常常将简灵犀跟朵朵挤到了角落。

这次,他心坏愧疚,自觉缩到了挨着床的老沙发上。

在没有改善家庭生活环境,没有赚钱之前,齐羽下定决心,都要将最好的睡觉空间留给老婆和孩子!

他沉沉睡去的时候,浑然没发现已经躺下的简灵犀,黑暗中睁开了眼,怔怔的看着他好久。

……

第二天天光未亮。

齐羽悄然爬下沙发。

他麻利的煮了两碗自己拿手的油泼面。

当然,小东西的碗里照样埋了一颗鸡蛋。

唯一遗憾的是,家里有且仅有一颗鸡蛋了。

小东西吃了,简灵犀就没了。

齐羽只好在面条佐料上下功夫,将葱油炸得喷香,给简灵犀碗里淋上。

顺便齐羽给朵朵泡好了一碗南方黑芝麻糊。

当他将这些东西准备好的时候。

床上,简灵犀跟朵朵这娘俩已经爬了起来,瞬也不眨的看着他。

哧溜!

宝贝女儿第一个用行动表示对齐羽的支持,麻利的爬到桌边端起黑芝麻糊咕噜、咕噜。

“好喝!”她昂着白嫩嫩的脖子,奶声奶气道。

一边说话,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滴溜溜的去看简灵犀。

“爸爸做的芝麻糊好好喝哩,妈妈。”

朵朵显然是希望自己对爸爸的评价,能引起妈妈的一些良性回应。

小孩子虽然天真稚嫩,但对爸妈紧张的夫妻关系很敏感。

已经懵懂的想要做一些事情。

简灵犀神情寡淡,没做什么评价,直接穿衣下床。

噔噔!

朵朵这时候悄摸摸的凑到床边,将上面的机器猫零钱罐抱在怀里,用力摇晃了几下。

终于,零钱罐窄小的出口里蹦出了几块硬币。

“爸爸,给。”朵朵将硬币递给齐羽。

“干嘛给爸爸钱啊?”齐羽摩挲着宝贝女儿微微发黄的头发。

小东西的行为让他迷惑。

“爸爸以前做饭饭……不是会找妈妈要钱吗?朵朵有钱。”朵朵一边说,一边把硬币往齐羽手里塞。

齐羽一阵沉默,眼眶再次泛红。

从前他在家里确实这样,无事献殷勤的时候,一定是想简灵犀给他钱。

没想到这习惯,被朵朵熟悉了。

朵朵显然是不想要他被简灵犀责骂,才偷偷给他硬币……

“爸爸不要钱,朵朵你自己存着。”齐羽脸上挤出笑容,摸了摸朵朵的小脸蛋。

“来,爸爸先帮你穿衣服。”

“小东西,衣服都没穿好就来喝芝麻糊,感冒了怎么办?”

齐羽不由分说,将朵朵床边上的衣服拿起来。

“孩子我来照顾,你去刷牙,待会吃饭。”他看了一眼简灵犀。

“还是我来吧!你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

简灵犀一把抢过齐羽手上的小孩衣服,鼻子里哼了一声,自顾自给朵朵穿起来。

齐羽讪讪一笑。

他知道简灵犀依旧不信任他。

对此他很无奈。

想要赢得老婆的信任,看来依旧路漫漫。

夏天的清晨,天光透过阳台洒下。

齐羽的小房间里,难得的亮堂了一回。

虽然是穿着普通的家居服,简灵犀娇好的身段依旧显得汹涌澎湃。

齐羽静静欣赏着老婆的身材,不禁感叹生活的美好。

这么漂亮的老婆。

这么乖巧可爱的女儿。

夫复何求。

“看什么呢?”简灵犀瞪了他一眼。

齐羽淡淡一笑,收回目光。

面对简灵犀的训斥,他愈发心态平和。

虽然他外表是二十来岁的小年轻,但他已没有二十来岁的偏执和清高。

简灵犀的咄咄逼人,某种程度上让他心安。

此刻,简灵犀心里面确是另一番境况。

从前面对她的训斥,齐羽总是表现得很激动。

即便是忍几下,也很快会暴露偏执易怒的真面目。

可今天的齐羽,目光平稳,凝静,像是一湾深澈的潭水。

阳光淡淡的抹在他棕色的瞳上,出奇的漂亮。

这让简灵犀心里面莫名掀起波澜,居然有了一丝当年初次见到齐羽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她心脏竟然不由自主的跳了几下,破天荒的扭过头。

等到了厕所,简灵犀才发现,齐羽居然连牙膏都给娘俩挤好了。

站在厕所里,她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妈妈,爸爸真好。”

朵朵站在一旁吭哧吭哧刷牙,顺便扭过脑袋,满是泡沫的小嘴里含糊笑道。

简灵犀没说话,长久的叹了一口气。

难道是真转性了?

不可能!

狗改不了吃屎!

“我今天没事,不让我送朵朵上幼儿园吧。”等简灵犀刷牙吃完面条后,齐羽一边收拾一边道。

“没事?你真不打算去厂里上班了?要我养你一辈子?”简灵犀抱着穿好衣服的朵朵,挎上包,径直往外走去。

齐羽没开口。

老实说,那个班他不想上。

简灵犀嘴里的上班,指的是附近新华钢厂《新钢日报》编辑部。

他半年前被汽修厂辞退后,靠着简灵犀的一个老熟人,在编辑部里混了一个编外人员的工作。

每天的事情很杂,打水、跑腿都是他。

忙死忙活下来,不过可怜巴巴的两百多块钱。

堪堪能养活他自己。

重生之后,齐羽并不想做这份没前途的工作。

他今天要好好想一想,今后的路怎么走。

等娘俩离开,小房间里寂静下来。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齐羽忽然心里面堵得慌。

目光瞥到灶台上空荡荡的鸡蛋盒,齐羽想起来。

家里没菜了,连鸡蛋都没了。

朵朵又是需要营养的时候……

嗯,现去菜场买菜,给老婆孩子改善改善伙食,总不能整天吃白菜面条啊。

可他很快发现一个残酷现实,口袋空空,一毛钱都没有!

他这才想起来。

前不久自己掉下河里的那一夜,早就将刚领的工资赌得干干净净。

不仅如此,他还找几个牌友借了钱。

“齐羽,你可真不是人。”齐羽一屁股躺在床上。

真是一文钱难死英雄汉!

他很无语。

自己当年怎么这么混账?

忽然,虚掩的大门被人推开。

齐羽一个激灵,爬起来一看,不禁略显尴尬。

本来领着朵朵已离开的简灵犀,居然拉着朵朵重新返回。

她神情冷静,从包里面掏出一百块钱。

“是不是想要钱?”

“家里面鸡蛋没了,我想去菜市场买一点,给你跟朵朵改善一下伙食……”齐羽下意识道。

随后,他发现不对劲——简灵犀脸上挂起了一丝冷笑。

“哼,想要钱就直说,总是拐弯抹角的!”

一百块钱,狠狠甩到齐羽身上。

丢下钱,简灵犀再次拉着朵朵离开。

小东西离去的时候,冲齐羽抓紧了小拳头挥了挥,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齐羽不禁摇头苦笑。

他弯腰将一百块钱拿在手上,感觉这钱有点烫手。

他刚才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要给简灵犀跟女儿弄点好吃的。

但简灵犀,显然不信任他。

不管怎么说,她依旧给了钱。

一百块,对于这个拮据的家庭来说,已经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