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第2章 交易

作者:把黑夜燃烧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5

“难道《大千地图》可以镜像重要物品的位置?”杨宣心中很是兴奋,他马上想到了赵家家主赵世昂被杀之后,他的储物戒指之中的赵家至宝‘镇山钟’和赵家祖传功法《飞龙诀》卷轴都不翼而飞了。

“定位镇山钟和《飞龙诀》卷轴的位置!”赵宣在心中暗道。

脑海中的《大千地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暗红的光点,杨宣仔细一看,暗红光点在赵家大院中,是一个门前有古杏树的房间。

若能在赵家找到镇山钟和《飞龙诀》卷轴,那就表明杀死赵家家主赵世昂的另有其人,而那人居然还是赵家人。

杨宣有点小激动,他隐隐感觉到,若是继续深挖下去,自己必然能挖出隐藏在幕后的真凶,彻底洗刷自己所受的冤屈。

思考了一会儿,杨宣心中有了主意。

“来人呐!快来人!”杨宣边大喊边用拳头嘭嘭地砸着牢门。

先前送饭的狱卒郑三急勿勿地走了过来,面色阴沉地说道:“杨宣,你在这里大呼小叫地做什么?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你这么着急地想去死啊!”

杨宣哈哈一笑,说道:“狱卒大哥,我还真没有那么着急地去投胎!我是想请大哥帮小弟一个忙!”

“什么忙?”郑三有点好奇。

“我想见吴康少司!”杨宣依然脸带笑意。

郑三也觉得纳闷,这个杨宣都死到临头了,还嬉皮笑脸的,他刚被关进死牢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杨宣,你没有搞错吧,你马上就要被砍头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想见吴少司,这不合规矩!更何况,吴少司见不见你一个死囚,哪里是我这个小小的狱卒所能左右的。

这件事,你求我,真是拜错了菩萨烧错了香。”郑三连连摆手。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相信大哥你会有办法的。”

说罢,杨宣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五百金币的金票递给了郑三;当然,金票是身体原主的。

“这不好吧!那我要是见到吴少司该怎么说呢?”郑三笑着接过金票收了起来。

杨宣又递给郑三一个极为精致的玉瓶,郑三接过玉瓶,打开一看,竟然是空的,当他看到了玉瓶上的文字——混元洗髓丹时,心中一震,马上又把空玉瓶收了起来。

“杨兄弟,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郑三对着杨宣一拱手退了出去。

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郑三兴冲冲地回来了。

“杨兄弟,吴少司原本是拒绝见你的,当我把那个空玉瓶递给他时,他两眼都放绿光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吴少司这么高兴过,真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高兴?

杨兄弟,你好手段!吴少司已经亲自来这里看你了,有什么话你可要跟吴少司好好说,吴少司的权力很大,说不定他能救你一命!”郑三眼眸中流露出对杨宣敬佩的神色。

说罢,郑三再次退了出去。

这时,一位身穿黑色武监司制服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来人正是“赵世昂被杀案”主管少司吴康。

杨宣看着吴康,哈哈一笑,“吴少司,这件事武监司做得很不地道,也很不光彩,你们以为拉我当替死鬼,杀了我就万事大吉了吗?

非也!且不说你们将损失我这么一位天才司员,更重要的是,武监司将失去重新崛起的大好时机!”

吴康觉得好笑,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自大,如此自吹自擂的人。

但杨宣的话,又勾起了他的强烈兴趣,在大魏国,武司监独立于皇家,也独立于各城的城主,是维护武道世界秩序一股独立的力量。

十年前,大魏国武监司总部的高层人物在一次重要行动中几乎损失殆尽,自此之后,武监司的力量逐渐式微,曾经一呼百应的威名和荣耀光环也慢慢消失。

作为平州城武监司的少司吴康,他不想重振大魏国武监司的雄风吗?只不过他能力有限,徒之奈何?

看到这个求生欲满满,信心爆棚的死囚,吴康摇了摇头,“杨宣,你别说大话了,咱们直截了当点,现在,你想要做什么?你愿意付出什么样代价?”

杨宣洒然一笑,“你把我放出去,给我三天时间,我把赵世昂被杀案给破了,如果三天之内我破不了案,你再处死我也不迟!”

吴康右手拍了拍厚重的监牢墙壁,“你要知道,现在除了赵家有人想要你死,你们杨家也有人要你死,当然,咱们武监司内部也有人想要你死,你明白的,你挤占了别人进入武监司的名额,别人当然不爽。

我今天之所以来见你,最主要的是,我认识你父亲杨浩南,我们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他才是五百年难遇的武道修行天才,可惜啊,他却莫名失踪了,天妒英才啊!”

吴康抬头看着漆黑的牢顶,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对了,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吴康右手拿着那个精致的空玉瓶,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杨宣。

吴康的修为三年前已经达到了涅槃境中期,可是,三年过去了,他仍然还在涅槃境中期徘徊,若在五年内无法突破,依照常理,他的修行之路也就见顶了。

他当然也想通过服用一些高端丹药来破境,但,三品初级以上的高端丹药,市场上很少见,即使有售卖,价格都在十万金币以上;以吴康每月一千金币的俸禄,除去其他开销,即使积攒十年,他的财力也很难买到高端丹药。

今天,杨宣暗示可以送他一颗‘混元洗髓丹’,吴康怎能不心动,按照他在平州城武监司的地位,只要首司不专门插手干预,将杨宣放出去三天,他完全有这个权力,即使有一些风险,为了一颗‘混元洗髓丹’他也甘愿冒此风险。

看到吴康热切的目光,杨宣当然心领神会,他马上取出一颗‘混元洗髓丹’,这颗丹药在杨宣右掌心释放出淡淡的紫光,强大的药息沁人心脾。

“混元洗髓丹,竟然是三品高级!成交!”吴康很是激动,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杨宣轻轻一弹,丹药飞了过去,吴康伸手接住,把‘混元洗髓丹’装入玉瓶收入戒指之中。

“杨宣,这次放你出去,我可是赌上了我的职业生涯,三天后你若是无法破案,你必然还是一死!

现在,你这样大摇大摆地出去肯定不行,我借给你一个变形面具,你戴上它,就可以改变容貌和声音,即使是涅槃境的强者也无法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