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第3章 谁是真凶

作者:把黑夜燃烧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5

说罢,吴康取出了一个黑色面具递给了杨宣。

杨宣接过面具戴上,他的面容立刻变成了一个眉毛很浓的少年,脸形变得有点肥,已经与原来的面目完全不同了。

不知什么时候,吴康手上出现了一只通体鲜红的甲虫。

那个甲虫围绕着杨宣飞了一圈后落在地面上,随即甲虫释放了一团浓浓的烟雾。

烟雾散后,杨宣赫然看到地面上躺着另一个‘杨宣’,吴康右手一挥,杨宣手脚上的铁链已经锁在了地面上的‘杨宣’身上。

虫子变人,杨宣还是平生第一次看过,他惊愕不已。

吴康却不以为然,笑道:“小把戏,它就是你杨宣,还在牢中,不过这个杨宣不能说话,时间长了会被人揭穿的;所以,这三天时间,就看你的了。

你也不要企图逃走,整个平州都有武监司的眼线,会牢牢看着你的。”

“吴少司请放心,我就想最后搏一把,若真地无法查出隐匿在背后的真凶,我就是死,也认了。”杨宣双手一摊,一付无所谓的样子。

吴康又从戒指中取出几卷案件卷宗递给了杨宣,“这是武监司赵世昂案的全部探察案卷,你再好好查查,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有用的线索;当然,我也不相信你能杀得了赵世昂,不过,事情闹到现在,得需要你自证清白了!”

“谢了!”杨宣收起了案件卷宗便离开了黑铁狱。

杨宣在一家客栈住下,开始研究案件卷宗。

赵家是平州城的第三大家族,家主赵世昂的武道修为是涅槃境大圆满,实力可谓强大。

杨宣前世观看过大量有关探案的影视剧,对于凶杀案的情况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赵世昂被杀,无非是为宝,为财,为情,为仇,为利这几个方面。

为宝,的确,赵世昂执掌的赵家至宝‘镇山钟’和《飞龙诀》卷轴,不翼而飞,这一点,算是一个案由。

为财,赵世昂死后,赵家并没有损失什么财物,所以这一点,可以排除。

为情,赵世昂发妻早亡,后纳一个小妾吕滢,吕滢资色尚可,也是正经人家的女子,品行并无不端;赵世昂一心痴迷于武道修行,对于声色犬马并无多大兴趣,所以这一点,基本上也可以排除。

为仇,赵世昂生平好斗,曾在十二年前杀死过平州城一位叫石冲的武道高手;在平州城,被赵世昂击败过的高手很多,但真正与哪些人结了仇,这真的很难判断。

为利,赵世昂死后,赵家谁人获利最大?当然是赵家大长老赵昆;但赵昆向来与赵世昂交好,做事唯赵世昂马首是瞻,如此看来,这一点存疑,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凶手是赵昆又很合理,毕竟他是赵世昂之死的最大受益人。

当初,赵家家丁范同指证凶手是杨宣时,就是这个赵昆,他的反应最为强烈,是他力主尽快处死杨宣,以泄赵家众人之愤。

杨宣通过《大千地图》可以确定,镇山钟和《飞龙诀》就在赵家大院内,由此可以推断出,谋杀赵世昂的人,必然是赵家的人。

如果这个推断成立的话,这必然是熟人作案。

但,赵世昂的武道修为是整个赵家最强的人,是谁有这样的本事和能量呢?

赵昆虽然有最大的嫌疑,但他的修为仅仅是涅槃境前期,实力与赵世昂相差太远,正常情况下,就是三个赵昆也不是赵世昂的对手,赵家其他人的修为都在化灵境大圆满以下,要想行刺赵世昂根本没有可能。

因此,修为低的人要想杀掉赵世昂这样的武道强者,唯一的手段就是暗算了。

当然,暗算的手段有很多,比如下毒,伏击,出其不意使用秘密武器,使用可以降低赵世昂修为境界的方法等等。

杨宣大致理清了头绪,也圈定了几个重要的嫌疑人。

下一步,就是探寻,落实最重要的证据。

杨宣便离开了客栈。

……

第三天一早,杨宣来到了天州城武监司吴康少司的办公房间。

此时的吴康全身释放出涅槃境后期的强大气息,他突破了。

吴康满脸带笑,他看到杨宣来到,忙说道:“杨老弟,不错不错,你送给我的那颗‘混元洗髓丹’当天晚上我就服用了,效果相当地好,助我一举突破到了涅槃境后期。

杨浩南果然不是寻常之辈,能留给你这样高阶的丹药,我吴康也是走了大运了。哈哈”

“恭喜吴少司破境!”杨宣笑嘻嘻道。

吴康接着说道:“杨老弟,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你还能保持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这就一点,咱们武监司有很多老司员就不如你。

你能主动来找我,看来,案件应该有眉目了。

说实在的,这两天我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啊!那天赵家发现并没有对你如期行刑,便来大闹武监司,差点就闹到了闻首司那里;我给赵家解释,说我们武监司已经查到了杀害赵世昂真凶的重要线索,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谁阻挠办案,谁就有最大的嫌疑。

就这样,赵昆为了避嫌才收敛了嚣张气焰,给了三天期限。

后来,城主府的人也来过问,还惊动了闻首司,最后闻首司传话过来,他相信我能办好赵世昂案,我这才放下心来。

杨兄弟啊,你被诬陷了,处境很艰难,老哥我也不好过啊,在武监司里,我的对手,敌人巴不得我犯错,好可以一举将我打趴下,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吴康对着杨宣慷慨陈词,说得他自己都感动了。

杨宣却笑嘻嘻地一付无所谓的模样,他心里当然明白,这个吴少司真够能装的,我当初被诬陷时,也没有听见你为我说一句公正的话,别扯什么雪中送炭,公平正义之类了,说白了,你的所作所为,利益交换而已!

“多谢吴少司!您的勇敢担当和仗义作为,我杨宣记下了!赵世昂案,我已经查到真凶了,咱们武监司可以马上前往赵家,我要当面指证真凶!”杨宣说罢看着吴康,眼眸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吴康嘴上说的天花乱坠,但他心里仍然半信半疑,作为天州城武监司一名资深的少司,他深知赵世昂案的复杂,诡秘;杨宣作为一名刚入司的预备司员,他在短短三天时间内就能快刀斩乱麻,拨云见日,说什么,也令人难以置信。

但,杨宣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当然不会!

“杨老弟,你有几成把握?”吴康还是不由自主地问道。

“九成!剩下的一成就看天意了!”杨宣依然笑着说。

在杨宣坚毅,不羁的眼神中,吴康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好!杨老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走,去赵家;我的变形面具,你就用不着了。”吴康拍了拍杨宣的肩膀。

杨宣心领神会,摘下那张黝黑的面具递给了吴康。

武监司为赵世昂案所配备的人员,有一个武监小组,组员六人,还有四名刚入司的四名预备司员,案件主管为吴康少司。

在杨宣看来,武监小组的六人倒没有什么反常地方,而其他三名预备司员,杨宣可以感受到他们眼眸中的敌意。

他们这个武监小组,在一个月的预备期满后,只能有两人留下,其他两名预备司员将会被无情淘汰出局。

众人看到杨宣,无不惊诧万分。

一名预备司员阮泰用手一指杨宣怒道:“杀人凶手杨宣,你怎么在这里?三天前就该被处死,想不到,你竟然越狱来到这里,你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