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第4章 怀疑

作者:把黑夜燃烧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5

杨宣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阮泰,并没有说话。

旁边的一名预备司员何风突然拍了拍阮泰的肩膀,低声说道:“阮泰,这是吴少司的决定,按规矩你是无权过问的;听说,杨宣是被赵家人诬陷的,而且他已经查明了真相,你就不要多言了。”

看到吴少司刀子一般的目光,吓得阮泰全身一哆嗦,赶忙闭嘴。

“出发!”吴康朝着众人一挥手。

不多久,吴康带着武监司一行人便来到了赵家大院。

赵家的家丁看到武监司人员到来,马上通知了赵家的主事人。

过了一会儿,赵家大长老赵昆,赵世昂的义子赵佑带领着赵家众人来到了大门口。

赵昆身材壮硕,满脸骄横之气,他朝着吴康一拱手,“吴少司,今天是第三天,想必你们武监司对于整个案件已有眉目了?”

吴康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大长老,赵家主之死我们武监司也很痛心,这不但是你们赵家的悲剧,也是整个平州城的损失,说起来,赵世昂家主天资不凡,英勇神武,却不幸为奸人所害。

所以,这样的大案,决不能让真凶浑水摸鱼,蒙混过关,我也不相信赵昆大长老只是希望找一个替罪羊了事。

此前,被赵家家丁范同指证的凶手杨宣,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洗刷所受的冤屈,通过周密的侦察和分析判断,他已经锁定了真正的凶手;今天,就在你们赵家,他要将赵家主死亡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说罢,吴康特意用手指了指杨宣。

杨宣面带笑容,一副天塌了都无所谓的样子。

当赵佑看到杨宣毫发无损地出现在赵家时,他勃然大怒,“吴少司,你们武监司也太欺负人了!你的意思,让一个死囚来重审这个案子,也太儿戏了吧!

你们武监司必须要给我们赵家一个说法,不要以为在平州城没有人管得了你们,我要到城主府告你们徇私枉法!”

赵佑是赵世昂三年前收的义子,现在已经二十岁了,他自从进入赵家以来,深受赵世昂的疼爱;此人勤奋,聪慧,处事圆滑,与赵家各位长老的关系都很好,小小年纪,已是化灵境中期的修为,前途无量,被赵家寄予厚望。

吴康知道赵佑在赵家的份量,他的言语和意图可以说,代表了整个赵家,但他吴康作为武监司少司的权威不容受到挑战。

吴康正色道:“赵公子丧父的心情,吴某可以理解,但我司预备司员杨宣被人诬陷,他有自证清白的权力;再者,他现在供职于武监司,有权力也有义务查明事实真相。

我吴康作为平州城武监司的少司,有权对案件疑点复查复审,也有权指定司员全权办理案件。

赵公子你虽然是案件的受害人家属,但你无权干涉吴某的决定!”

“不论你吴少司怎样为杨宣开脱,我都代表赵家坚决反对。”赵佑仍然态度蛮横。

吴康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他知道如果赵家不配合,复查复审案件根本进行不下去。

赵佑目露凶光,恨不得一刀杀了杨宣。

杨宣却呵呵一笑,“赵公子,差不多就行了,戏演得太过,就会露出马脚的。”

赵佑脸色煞白,不知道是窘迫还是恐惧,他大怒道:“杨宣,我看一直演戏的就是你,本少倒是想看看,你是如何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

大长老赵昆如鹰隼般的目光看了一眼赵佑,又扫视了赵家众人,他不再反对,“吴少司,请去客厅!”

众人刚在赵家极为宽阔客厅内落座,门外有家丁突然大喊一声,“城主府万统领到!”

众人抬头看去,城主府卫队统领万召和一位长相文雅的年轻人走进了大厅。

落座之后,万召朝着吴康拱了拱手,笑道:“吴少司你们请继续,我们只是代表城主府来旁听案件进展的!”

吴康清了一下嗓子,朗声说道:“杨宣,既然你声称已经锁定谋杀赵家主的真凶,那就请开始吧!”

杨宣站起身来,拍了两下手掌,两位武监司的司员押着一个头发凌乱,衣服已经破损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大厅。

“范同!”赵家众人齐声惊呼。

赵家人都知道,那天范同指证杨宣是杀死赵世昂的凶手,当天晚上他就是莫名消失了;赵家人都以为是范同胆小怕事,他害怕杨宣和杨家人找他的麻烦,就跑路了,没想到,他最终还是被杨宣给抓了回来。

坐在椅子上的赵佑脸色大变,他霍然站起,怒道:“范同,你不是说你母亲病重,你回老家了吗?”

范同吓得全身发抖,他哆嗦着,“佑,佑,佑少爷,我,我是在半道上被武监司的人给抓住的。”

杨宣用手一指范同,“范同,对于我们武监司来说,你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老实交代吧,你是如何栽赃、诬陷我的?是谁指使的你?

对于你这个重要证人,你不用害怕,我们武监司是会全力保护你的。”

范同已经被杨宣收拾过了,他已经吓破了胆,当他看到杨宣似笑非笑的眼神,早已魂飞天外。

范同扑通跪倒在地上,大声道:“杨司员,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诬陷你,都是佑少爷指使我干的;佑少爷跟我说,我立功的时候到了,只要我按他说的做,事成之后,给我三千金币的金票,还提拔我当赵家的大管家!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就照着做了,当众诬陷了杨司员。”

听了范同的话,赵家人一片哗然。

范同在赵家做家丁已有十年,他老实本分,他的话,让人不得不信。

赵佑是赵家主的义子,他为何要这样做?

这背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在场的赵家人都在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时,赵家的大管家突然站起来,向范同啐了一口,怒道:“范同,你特么也撒泡尿照照你的熊样子,酒囊饭袋一个,你大字不识一筐,无德无能,你也配做赵家的大管家?”

大管家骂罢,又恨恨地看了赵佑一眼。

赵佑勃然大怒,骂道:“范同,你这条疯狗!逮谁咬谁是吧?是你做的混账事,你干嘛拉上我!大家都知道,凡事必有起因吧,我为什么要叫你这么做?你不能临死要拉个垫背的。

大长老,范同已经发疯,胡乱攀咬,按赵家家规应该立刻乱棍打死!”

大长老赵昆向赵佑投去一丝怀疑的目光,他马上对范同怒道:“范同,你可知道,你胡乱攀咬赵家人的罪过!你说是赵佑指使的你,你有什么凭据?”

“有!有!”范同双手哆嗦着从衣兜里取出了一张金票。

杨宣接过金票,在空中一扬,“果然是三千金币,以范同每月十个金币的薪资,这样大额的金票断然不可能是他的。”

赵家二长老赵泽马上站起来说道:“范同的话和一张金票,不足为凭,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也无法证明赵佑与家主被杀案有什么联系!”

杨宣也明白,范同的指证还无法证实赵佑就是杀人凶手,但,怀疑的种子,已经深深地埋在了赵家人的心中。

杨宣笑道:“我知道,范同的话还不能证实本案与赵佑的直接联系;下面,我有第二个证据,能证明本案与赵佑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