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我,大千神监司之主,横推三界!》

第5章 半棵血玉参

作者:把黑夜燃烧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5

“第二个证据!”

很多赵家人也有了一些期待。

“杨宣,你不要装神弄鬼的来诬陷我!你给我听着,我赵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赵佑怒道。

“杨司员,请出示第二个证据吧!”这回赵家大长老赵昆对案情倒是有点积极主动了。

“大家随我来!”杨宣说罢走出了大厅。

杨宣脑海里的《大千地图》上有一个暗红光点在闪烁,他按照地图的指引,在赵家大院中找到了那棵古杏树。

万召拉住了吴康小声道:“吴少司,这个杨宣谱吗?看他故弄玄虚的样子,我总感觉,今天这事要砸了,城主大人可是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呢?”

吴康知道这个万召是来看武监司笑话的,他自信满满地说道:“我相信杨宣,更相信我吴某人自己的眼光,这事儿,城主大人恐怕要失望了!”

万召面色一滞,不再言声。

杨宣指着古杏树后的一处小院,说道:“这个小院,应该就是赵佑赵公子的住所吧;赵世昂家主所丢失的两件赵家至宝——镇山钟和《飞龙诀》卷轴,就在赵佑的房间里。”

杨宣的一番话,可把赵佑吓坏了。

他面色惨白,极力阻止道:“杨宣,你放屁,你这是栽赃诬陷!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大长老,这个杨宣丧心病狂地诬陷我,这是对我们整个赵家的公然挑衅,大长老,这事儿您老必须要管,马上将杨宣和武监司的人轰出赵家!”

杨宣鄙夷道:“赵佑,你害怕了!不做亏心,还怕鬼敲门?”赵昆眼珠一转,断然驳斥道:“赵佑,你可代表不了整个赵家,说起来,你本不姓赵!”

看到赵昆并不支持自己,赵佑有些颓然,只好乖乖地打开了大门。

根据《大千地图》的指示,杨宣来到了客厅旁边一间装修颇为考究的房间。

赵家的几位长老已经开始在赵佑的卧室里翻找,那可是两件宝物,这些赵家人,哪个不眼红?

刚开始赵佑还有点紧张,看着众人翻箱倒柜的乱找,赵佑反而镇定下来,他面带笑意,很不以为然。

杨宣再次通过《大千地图》对‘镇山钟’进行了定位,卧室中的一张黄花梨木桌子下闪过一个暗红的光点。

“杨司员,你搞错了吧?是谁也不会那么傻,把得到宝物藏在自己的卧室里。”二长老赵泽大声嚷嚷道。

赵佑不动声色,只是用鄙夷的目光注视着赵家众人。

杨宣一脚踢开了那张黄花梨木桌,掏出一柄短刀,撬开了铺地大青砖,大青砖下果然有一个木盒。

大长老赵昆一把抢过木盒,打开后,撕开上面包裹着的神秘兽皮,里面有一个小巧的黄澄澄的小钟和一个功法卷轴,卷轴上写着《飞龙诀》三个古字。

赵昆脸上乐开了花,“哈哈,果然是‘镇山钟’和《飞龙诀》,家主被杀后,我还以为,我们赵家的两件至宝从此就不属于赵家了,看来,上天眷顾我们赵家啊!失而复得。”

其他几位长老也凑过来,想一睹这两件至宝的风采,赵昆手脚麻利地将两件至宝收入戒指之中。

赵昆突然双眸恶狠狠地盯着赵佑,“赵佑,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混账东西,原来家主真是被你给杀的,家主将你收为义子,视为己出,对你疼爱有加。

真想不到,你这个披着人皮的恶狼,人间最无耻的禽兽,你恩将仇报,行凶杀死了家主,谋夺了我们赵家的两件至宝,藏于自己的卧室之中。

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赵家众人都恶狠狠地盯着赵佑,个个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赵佑却突然哈哈笑道:“各位长老,你们想想看,义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会杀他呢?再说,以我化灵境中期的修为,我能杀得了他吗?

你们要知道,义父可是涅槃境大圆满的强者,吹口气也能让我灰飞烟灭!

还有,即使是我拿到了义父的两件至宝,我又怎么会藏到自己的卧室中?”

赵昆也觉得赵佑说得有道理,就是十个赵佑也杀不了赵世昂。

所以不可能是他,尽管两件至宝是在赵佑房间里起获的,但也无法断定赵佑就是凶手。

也可能是别人做的,栽赃嫁祸,也未可知?

杨宣突然道:“赵佑,你确实很狡猾,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把两件宝贝藏在自己的卧室里,并用神秘兽皮封住宝贝的气息,心思很是缜密!

但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武监司竟然能发现你的秘密!”

赵佑有点不耐烦了,“杨宣,你别扯那些没用的,就凭这个,你根本不能证明我就是杀死义父的凶手,也定不了我的罪!”

杨宣哈哈一笑,“别急,我还有第三个证据,能证明你赵佑就是杀死赵世昂的真凶!”

赵佑脖子一梗,“好好,我等着你来证明,你还有什么手段就全都使出来。”

杨宣带着众人又再次回到了大厅里。

杨宣当然不担心赵佑能逃跑,因为,现在赵家众人的警惕心都很高,已经有多个武道高手死死地盯着赵佑的一举一动。

可以说,赵佑插翅也难逃了。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杨宣,等着他拿出第三个证据。

“有请赵夫人吕滢!”杨宣大喊一声。

不多时,几个婢女搀扶赵夫人来到了大厅内坐下。

吕滢是赵家家主赵世昂后纳的妾室,她身着素衣,生得柳眉杏目,颇有几分姿色,但她仪态端庄,目不旁骛;可能是过于悲伤,面容上带有一丝倦意。

她有点茫然,不知道武监司叫她来这里所谓何事?

杨宣对着吕滢拱了拱手,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段血玉参在赵夫人面前展示了一下,“赵夫人,你可认识,这是何物?”

“这是血玉参啊!”赵夫人脸上飞起一片绯红。

血玉参虽然名贵,但品相犹如血玉,极为好认,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认识。

看到了杨宣手中的血玉参,赵佑面色虽然平静,但内心却似煮沸了的开水。

“一个月前,你是否得到过一棵血玉参?请你务必如实回答,因为,这关系到你夫君的命案,也关系着是否能够抓住真凶为你夫君赵世昂报仇雪恨!”杨宣接着问道。

赵夫人的脸色更红了,她眼神闪烁,不敢正视杨宣。

场中的赵家人已经躁动起来,他们不知杨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知道赵夫人与案件究竟有什么关系?

过了良久,赵夫人终于开口了,“一个月前,我向赵佑咨询过,什么灵草最能滋补人的身体?赵佑告诉我,血玉参大补元气,是中年男子的滋补佳品,不过,这件事,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又过了几天,赵佑带来一位贩卖灵草的商贩,那商贩带来了十多颗血玉参,我看那些血玉参的品相都是极好的,一问价格,那商贩说他的血玉参都是产自血王山的顶级血玉参,每棵的价格要三十万金币,我嫌价格太贵就没有买。

后来,赵佑就把那个商贩打发走了,我正要起身时,在我的裙摆下面竟然压着一棵血玉参。

我一时鬼迷心窍就把那棵血玉参据为己有了,世昂一心痴迷武道修行,对于男女之事从不上心,我想用血玉参给他补补。

那棵血玉参药劲太大,吃多了会鼻出血的,世昂陆陆续续吃了十几次,现在那颗血玉参还剩下一半呢!”

赵夫人说罢,那些赵家的长老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赵夫人。

杨宣却不以为然,哈哈一笑,“请赵夫人亲自将剩下的半棵血玉参取来!”

“好,好,我就去取!”赵夫人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