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被各路反派跪着团宠

重生后我被各路反派跪着团宠

杨柳风起 著
角色:怀玉,盛启豪

精彩节选 第1章 还不跪下给姑奶奶磕头认错? 四月已过,水域纵横的江陵城还如早春般寒凉。 盛府后院里,怀玉被从…

最新章节

第1章 还不跪下给姑奶奶磕头认错?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33
第2章 没理由,就是不需要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33
第3章 如此可怕的宸王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33
第4章 传说中杀人如麻的煞神?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33
第5章 我喜欢的是你呀怀玉 更新时间:2021-05-22 09:07:33

小说简介

【团宠+马甲+重生+虐渣爽文+甜宠+双洁】 文昌侯府的顾怀玉死了,重生成了渣男的姑奶奶盛怀玉 姑奶奶人小辈分大,还当了盛家家主! 绿茶想进门?姑奶奶同意了吗?渣男想要钱?姑奶奶认识你吗? 可怀玉有点懵,怎么她一路虐渣没安好心,反而被人争着宠? 二叔护着,族老们惯着,各路高手敬着… 连杀人如麻的宸王楚云华都对她千依百顺? 随着马甲一个个被爆,反派们哀嚎不已 ——惹不起惹不起,小姑奶奶我们都错了!

重生后我被各路反派跪着团宠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还不跪下给姑奶奶磕头认错?

四月已过,水域纵横的江陵城还如早春般寒凉。

盛府后院里,怀玉被从头顶倾泻而下的凉水惊醒,诧异自己竟然还没死透,可定睛一看,却见两名穿着锦绣华服的少女站在自己跟前。

“姐姐,小傻子居然醒了。”盛文雅嘀咕一句,眼中隐隐含着几分顾虑。

一旁穿着更为华丽的盛文熙神态轻蔑,“刚打上来的井水,不醒才怪了!”

随即一脚就踹在了怀玉身上,“说!你把我的朱钗藏哪儿了?”

怀玉倒地,下意识捂着自己的肩膀,却也恰好将刚刚浮现在脑海中的记忆看完,回神对着盛文熙笑了笑,“你说我偷你的朱钗?”

话落,在场所有人当即一愣。

然而怀玉却已经站了起来,顺势伸手从盛文熙头上摘了一根发钗,漫不经心道:“你浑身上下,哪一样东西我买不起?”

说完,直接将那朱钗扔在地上,翠玉应声而碎。

盛文熙回过神,还没来得及心疼,却听面前的小丫头又问:“你脚下站的地方,睡觉住的屋子,这院子里的一景一物,哪一样,不是我的?”

怀玉抬脚,每停顿一次,就往盛文熙跟前逼近一步。

明明比少女低了一个头,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傲然气势,一双圆润清透的杏眼更一改往常的懵懂,冷意肆然。

盛文熙被她这么盯着,竟然下意识的跟着后退。

“盛文熙,你以下犯上,目无尊长,还不跪下给姑奶奶磕头认错?”

怀玉终于站定,一句话仿佛惊雷般落下,盛文熙听得腿根子一软。

“你、你……”

她忙抓了一旁丫鬟的胳膊,望着怀玉的目光早已掩盖不住惊恐。

“姐姐,她好像……好像不傻了,我们,我们怎么办?”蓝裙的盛文雅也难掩惊慌。

“怎么?我父亲才去世三年,二房的这些后生就连家法都废了吗?”

怀玉瞥了一旁的下人一眼,语气清淡,音色软糯,威压却丝毫不减,“还不快点把我那侄子叫过来,让他看看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德行?”

“是……是,姑奶奶,小人这就去!”

下人也慌了,几乎连滚带爬就跑开去。

随后,整个盛府都乱了套。

怀玉看似沉着,心中却也纷乱得很。

顾怀玉……盛怀玉……

当刑台上,那利刃砍下自己头颅的时候,她从未想过,再一睁眼竟然就成了和自己同名不同命的小丫头。

顾怀玉是文昌侯府嫡女,自幼千娇百宠的长大,最后却被人蒙骗,害得顾府满门被斩。

而盛怀玉,十四载光阴说不上短,方才突然浮现脑中的记忆,除了一些基本的信息之外,竟只有几张脸庞。

前世她就知道盛怀玉是个连人都认不全的傻子。

但托了盛文青那渣男的福,她对盛府的了解可是不少,毕竟,文昌侯府招女婿,怎会不将底细查个清清楚楚?

盛启豪得了消息,匆匆忙忙赶到后院时,盛文熙已经被两名家丁押着跪在地上,一旁盛文雅也跪着,但却像是主动跪倒,无人扣押。

而在二人跟前,正坐着一位披着红色披风,珠圆玉润的小丫头。

小丫头发髻还是湿的,身后立着一名丫鬟正为她擦拭,手里捧着热腾腾的茶水,小小一口不紧不慢的喝着,连眼角余光都不曾施舍给那两姐妹。

什么叫做轻蔑?

根本不放在眼里才是当真轻蔑。

“姑……姑姑?”

年近四十的盛启豪心情十分复杂,惊疑不定的冲怀玉喊了一声。

“嗯。”

怀玉终于掀起眼皮来,打量着面前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男人,不难瞧出年轻时候的风流俊逸,与盛文青那伪君子的模样有三分相似。

“你的女儿,不但当着下人的面打我,踢我,还泼我凉水,说我偷了她的朱钗。”

压下想起盛文青的恨意,怀玉语气平静的说完,嘴角忽然轻轻一扬,笑着问:“你说说看,我用得着偷吗?”

这……当真不傻了?

可她怎么能不傻了呢?

盛启豪愣愣的看着怀玉,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忙讪然一笑,“这……姑、姑姑说哪儿的话,这盛府家业都是伯祖父打下来的……您要是喜欢,别说一支珠钗,就算是那天上的星星,我也得给您想办法摘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小祖宗怕是刚一清醒就攒了怨气,或许好好哄哄……

“说得在理。”

没等盛启豪琢磨完,怀玉接了话,眉目间的冷意淡了几分,笑容也显得可爱起来,“不过我不想要星星,我只想要回盛家的家主令。”

盛启豪心头咯噔一声。

“听张妈妈说,你把二叔送到奉阳去了?”怀玉问着,稚气未脱的眉眼里含着一抹深邃。

盛启豪点了点头,“祖父年纪大了,受不得江陵的水气……”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接?”怀玉又问。

正如盛启豪所言,盛家家业都是盛怀玉的父亲盛贤打下来的,与二房并无关系。

他们二房现在虽然掌管家业,却也只是因为盛怀玉痴傻,盛贤弥留之际将家主令暂时交给弟弟保管罢了。

实则,二房上上下下都是靠着盛贤吃饭的米虫。

若盛怀玉不傻了,他们二房就只能看着盛怀玉的脸色吃饭了……

“嗯?侄子怎么不说话了?”

想到这儿,怀玉的语气更轻快了。

真是苍天有眼,那个忘恩负义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盛文青竟然成了她的孙子!

她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那人渣跪在地上喊她姑奶奶的样子!

“眼下这季节,若将祖父接回江陵怕是旧疾又要复发……”

憋了好一会儿,盛启豪终于找到这么个由头。

心里还在叫苦不迭,她居然真的不傻了!

“这样啊……那我作为小辈也不能惊动了二叔,不然,我明日就出发,亲自去取吧。”

怀玉自觉这打算十分妥帖,是以说完后也没打算听盛启豪回应,接着又道:“至于这两个侄孙女……目无尊长以下犯上,你说说,怎么办才好啊?”

盛启豪心头一跳,忙冲着盛文熙和盛文雅斥道:“还不快给姑奶奶赔礼道歉?”

盛文熙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满心的不忿。

要她喊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傻子姑奶奶?

盛怀玉她也配?

“姑奶奶,小辈知错,还请姑奶奶责罚。”

然而盛文雅却柔柔弱弱的开了口,说着,还老老实实磕了个头。

盛文熙愕然回头,见着这情形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盛文雅,你……”

“盛文熙,怎么,觉得只是道歉诚意不够?”

怀玉淡淡开了口,随即十分亲切的提议道:“那姑奶奶给你个机会,去祠堂跪一天吧,你的诚意,姑奶奶一定会记着的。”

盛文熙两眼一瞪,“我……”

“一日不够?那就两日吧。”

怀玉打断她,随后看向一旁欲言又止,依旧惊疑不定的盛启豪,“对了,祠堂是不允许吃东西的,这碗茶就赏给她吧,我会让张妈妈盯着,等我回来后,好好跟我说一说我这侄孙女有多诚心。”

盛启豪:“姑姑……”

怀玉放下茶杯直接起身,“小晴,陪我回去洗个澡,这一身井水,若不是姑奶奶身体好,恐怕这会儿你们就该给我披麻戴孝了。”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