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宠:至尊驱魔师

邪帝盛宠:至尊驱魔师

陌上芊 著
角色:云震宗,黄符

精彩节选 第一章:驱魔降世   云萝在一阵剧痛中醒来,一睁眼,便对上两只凶恶的眼,在漆黑的夜色中泛着幽幽绿光,…

最新章节

第一章:驱魔降世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0
第二章:洞底旖旎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0
第三章:大闹典礼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0
第四章:大伯下跪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0
第五章:打脸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0
第六章:高人坐镇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0
第七章:偷圣书 更新时间:2021-09-14 12:00:50

小说简介

现代天才驱魔师云萝,穿越异界,成了父母双亡,灵根被废的将军府嫡女
叔叔一家鸠占鹊巢,欺她辱她
她悍然反击,却又不知不觉落入另一番阴谋算计
圣女之位,天下之争,明明与她无关,那些人却硬要将她扯进去
她几番险死还生,而那个俊美的男人一直霸气地护着她,不离不弃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出手狠辣
一朝灵根恢复,那些欺她辱她的,她便要百倍还之
而一心待她之人,她也绝不会辜负
纵使妖魔又如何,她云萝认定的人,谁敢说什么

邪帝盛宠:至尊驱魔师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驱魔降世

  云萝在一阵剧痛中醒来,一睁眼,便对上两只凶恶的眼,在漆黑的夜色中泛着幽幽绿光,如同两簇鬼火,阴森诡异。

  “吼——”一声阴戾的长啸,有湿润的液体滴在云萝脸上,散发着腐臭与血腥味儿,是狼的口水。

  手脚快于大脑,云萝勾腿便是一脚,直接将伏在她身上的狼给飞踹了出去。

  “嗷呜——”那狼横撞在树上,发出了一声惨叫,鼻子和嘴都流出了血,没了气息。可见她这一脚的威力。

  但与此同时,云萝的脚踝也踹脱臼了,她的另一条腿不知何时竟也断了,动都不能动,双臂也如灌了铅一般,无比沉重。

  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这世上又有谁能将她重伤如此?

  云萝心中充满了疑问,但现实却没给她时间思考。因为当她艰难起身后,就发现有越来越多的绿光朝她聚拢了过来。

  狼嚎阵阵,她竟是被群狼包围!

  同伴的惨死激起了狼群的怒火,绿色的眼睛渐渐生出了赤红的颜色,它们张着一张张血盆大口,朝云萝飞扑了过来。

  “吼——”

  “砰——”

  伴随着阵阵狼嚎,晴朗的夜空忽然响起几道惊雷,不偏不倚正打在朝云萝扑过来的狼身上。那几只狼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便如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肚子被整个贯穿,内脏与鲜血流了一地。

  云萝被浓烈的血腥味刺激,恶心的想吐,身形晃了一下,勉强才又稳住。但狼群却被鲜血的味道勾出了兽性,理智尽失,不但没被吓退,反而越战越勇,前赴后继的扑过来。

  虚弱对强盛,单人挑群狼,力量何其悬殊!

  一个失手,便是被撕咬吞食的下场!

  云萝的脸上早已没了一丝血色,面白如纸,但神情却无比镇定,眸中淡然。

  她强提着手臂,双手快速的打出手势。随着她的动作,一道接着一道的天雷从空中落下,越来越密集,将这一片区域照的亮如白昼。那天雷的威力越来越强,连地面都尽数龟裂,被击中的狼更是连尸体都没有,直接被劈成了肉渣,飞溅满地。

  “噗——”

  随着最后一只狼被击杀,云萝自己也呕出了一大口鲜血,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脱力的倒在了地上。

  正常的召雷该用朱砂黄符,如今情况危急,她是用舌尖血在手心画出的符文,强行催出了法阵。舌尖血仅次于心头血,这样召出来的雷法威力是平时的几十倍,但反噬也会很厉害,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作为二十一世纪最负盛名的驱魔师,云萝已经很多年没体会过这种为了保命自掀底牌的滋味了。

  驱魔师,顾名思义,是旨在驱灭一切魔秽鬼物的人,是一项非常具有神秘色彩的职业。

  云萝师从道教一脉,自幼修习方术,尤其精于医经和玄法。她十五岁出师,二十岁成名,二十五岁登峰造极,自此便再没遇到过敌手,说是当世第一人也不为过。也因此,有人敬称她为云中仙,当然更多的还是喊她云罗刹。为仙还是为鬼,皆在她的一念间。

  但此刻,陷入昏迷的云萝脑海中,却在演化着一段本不属于她的记忆。

  东临大陆,祈月国抚远将军府大小姐云萝,自幼病弱,灵根为废,在这个以灵为尊的世界里一度沦为举国笑柄。十岁时,更是遭遇双亲惨死,大伯夺权,霎时间,尊贵的大小姐成为了寄人篱下的可怜虫。大伯一家鸠占鹊巢,还恬不知耻的对这正牌主人不断打压。这位大小姐自己也是不争气,人家苛待她便受着,到如今,人人都知道她好欺负,连云家低等下人都敢不拿正眼瞧她了。

  今天早晨,更是有人将她套上麻袋打了个半死,扔在了这片远近闻名的野狼谷里。若不是穿越而来的云萝,她现在早被野兽分食的渣都不剩了。

  接收完原主的全部记忆,云萝慢慢睁开了双眼,躯壳还是那个躯壳,人却已经不再是旧人。

  抚远将军家的废物大小姐已经死了,现在在这里的,是她天才驱魔师云萝!

  夜色寂寂,寒风猎猎,破败的白衣被吹得飒飒作响。云萝再次咬破舌尖,在手心里画了个止痛愈伤的灵符,一掌打进了自己的天灵盖。半个时辰后,她站起身子,开始一瘸一拐的往山下走。

  她的双眸一片漆黑,脸上自始至终看不出悲喜。

  上一世她活到二十五岁,便已经活尽了旁人的一辈子。钱权名,她想要什么没有?别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给她一把黄符,呼风唤雨左右天地又有何难?

  人活到她这个程度,已经无欲无求了。所以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异世界,不管身份是天才还是废柴,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或许,能悲惨一些也好,有点仇人,没准还能让她活的有些目标和乐趣呢,毕竟上一世,她到最后可是连一个敢明着骂她的人都找不到,让她想折腾一下谁都没机会。

  这么想着,云萝的嘴角竟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但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天色微蒙之时,云萝终于赶到了山脚下。这山路十分陡峭,她又重伤太过,所以走的很费劲。眺望着远方一片片的古代建筑,云萝又给自己打了数道愈伤的灵法,找了块石头倚着,决定先休息一下。

  这个身体实在太废了,虽说玄术这种东西可以零基础,只要画对灵符就能使出相对的灵力,但使的出跟使的好可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换做以前,她的舌尖血一出,就足以天下无敌,可现在呢,愈合个伤口还得重复一遍又一遍,舌头咬的都快没知觉了。

  “咔哒——”一声微弱的脆响,来自于云萝靠着的石头,类似于某种机关被打开的声音。

  她后背一僵,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便觉脚底一空,身体不由自主坠了下去。她抬手,想帮自己画一个乘风的符咒,以保证一会儿别摔得太难看,可没等画完,她就直接到了底。

  没有坠地的巨响,也没有剧烈的痛感,倒是有声闷哼传入了耳朵。

  她循声低头,正对上一双阴沉沉的黑眸,毋庸置疑的人眼,却有黑紫色的光华在其中淡淡流转。

  瞬间看怔了片刻。

  但是再一扫自己坐在人家身上的位置,大腿以上腰往下。

  “……”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