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穿花嫁娘

平穿花嫁娘

似水静阳 著
角色:沈碧寒,聂府

精彩节选 第一章 一文不值的春宵     冷风呼呼的刮着,鹅毛般的大雪…

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一文不值的春宵 更新时间:2021-06-07 14:30:45
第二章 通房丫头 更新时间:2021-06-07 14:30:45
第三章 有女惜璇 更新时间:2021-06-07 14:30:45
第四章 敬茶请安 更新时间:2021-06-07 14:30:45
第五章 翻墙过客 更新时间:2021-06-07 14:30:45

小说简介

  新婚之夜被夫嫌,晾三年
  小小院落,卑微生活,
  照样过得云淡风清,绝不自怨自艾讨人怜
  夫如是月,我便是朝开暮落的木槿,
  夫如是日,我就是夜开的优昙,
  ……只是有一天,她找回了失去的记忆,
  她暴了……
  夫如是月,我就是遮月的云,
  夫如是日,我就是食日的XX
  你不好好待我,我也不让你好过,
  咱既然穿越就要穿得漂亮,夫不好,爬墙过,找准机会咱换一个…
  ******
  静阳新书《嫡姝》正在连载中,请大家多多支持

平穿花嫁娘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一文不值的春宵

    冷风呼呼的刮着,鹅毛般的大雪不停的簌簌飘落,视线所及的苍茫大地一片银白素裹之象,白雪掩去了原来的青山翠景,在茫茫雪地之上,一队穿着红衣的家丁正簇拥着一顶大红花轿在雪地中蹒跚前行。

    没有想象中的喜乐,没有迎亲该有的热络,连天空中鹅毛般的雪花似乎都在有意无意的为迎亲的队伍蒙上一层寒意恶化萧条。

    在与迎亲队伍不远的地方,一个身穿红色嫁衣,披着红色裘衣,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女子不停的在雪地中奔跑着,豆大的汗水沁在额头上,她一边向前跑一边不停的回头张望着,引得头顶的凤冠珠钗叮当作响。

    ……

    不知过了多久,因为体力不济,脚踩在雪地上的咯吱声消失,她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一个踉跄跌倒在雪地上,顷刻间,奔跑后的疲倦和燥热袭来,在虚汗过后,只觉凉意袭来,浑身瑟瑟发抖。

    好冷……

    好冷……

    过了开始时候的汗热之后,仰躺在雪地之上的女子宛如掉落到了冰窖之中,手脚都觉得有些发麻,慢慢的,她的手脚开始变得越来越麻,身体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

    紧闭的双眸悠然睁开,怔怔的凝视着床廊上垂吊的锦纱,沈碧寒伸手捏了下自己秀气而又紧皱的眉头。她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做这个梦了,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可是梦中的情景每次都像在重演一般,让她觉得冰凉刺骨。

    “少奶奶,您又做噩梦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副精灵样子的凝霜端着脸盆从外面走进屋来,将手中盛满热水的脸盆放在盆架上,凝霜伸手掀起牙床边上的帐子,然后熟练的挂到一边的帐钩上。

    凝霜是沈碧寒娘家陪嫁过来的,在她来到她现在的夫家聂府之后,一直都是凝霜陪着她的身边,因为已经出阁,所以凝霜对她的称呼也从小姐晋升到了少奶奶。

    “嗯!”轻应了一声,惺忪的睡眼眨了眨,擦去额际的冷汗,又睨了眼床边的凝霜,沈碧寒对其微微一笑,然后默默地起身,穿上凝霜昨晚便为她备上的衣服。

    记得第一次见到凝霜这丫头的时候,她皓齿明眸一脸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她不能不相信她是自己的陪嫁丫鬟,毕竟在聂府这个陌生的大环境下,除了和她一起过来的陪嫁丫鬟,又有哪个肯为她真正的落泪。

    “等今儿个见了老太太和太太们,明儿个我们去药房抓些养神安眠的药,好让少奶奶可以安睡!”自从沈碧寒失忆之后,穿衣服的时候她便不让凝霜伺候了,看着她熟练的穿上锦线秀蝶裙,然后又穿上宽袖小褂,凝霜不禁兀自说道。

    听凝霜的话,沈碧寒笑了笑,将衣服穿妥,自己抬步走到水盆前动手洗漱。

    她是失忆的,也是聂府在金陵城最大的笑话。

    据传,三年前天元王朝中最大的商贾金陵聂家迎娶关外最大的往来商团沈家商号的千金大小姐,传言聂家大少爷才华横溢,玉树临风,在商界上如鱼得水,为人处事总是游刃自如,而沈家大小姐则眉若飞柳,眼若衔珠,小小年纪便阅览群书,聪慧过人。

    这本该是天下无双的一对,却因为在迎亲之时新娘落跑而成了金陵城的最大的笑话。

    当然,那些只是传闻,沈碧寒也只是听凝霜所说,至于她这个当事人,那就有些抱歉了,因为她失忆了,一觉醒来之后她在一个关外猎人的住处醒来,那个时候的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的过去,她除了身穿红嫁衣之外,身上有的也只是一张写着生辰八字的庚贴而已,在猎人家居住了半月之后,才有聂府的人找人门去,说她是聂府的新任少奶奶,因为迎亲的队伍在路上发生了意外,所以与队伍离散了。

    沈碧寒当时是不相信的,可是她的不相信在见到凝霜之后,一切都土崩瓦解了,凝霜不仅可以说出她的过去,甚至还说出了她身体上的某些特征,在一切都对的上的前提下,如同白纸一样的沈碧寒随着聂家的迎亲车队千里迢迢回到了金陵。

    进府,拜堂,一一按照古礼风俗新娘子蒙着大红喜帕按部就班的进行了,基于沈碧寒来说,她对这个世界是一无所知的,所以什么都跟出生的婴孩一般,彻彻底底的做了次提线木偶。

    在回来的路上,凝霜已经大致跟她说过了自己在新婚之夜该做什么,端坐在喜床之上,她纤细的手指不停的绞着手中的红色帕子,心中忐忑不已。

    夫者为天,二更时分,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她的夫君来到了洞房内。

    听到开门声的时候,沈碧寒绞着手帕的手指蓦然停下,透过红艳艳的喜帕棱角,她低垂着眼眸看着停在面前的一双锦丝履靴,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酒香之气。

    “哼!”一声轻哼,锦线履靴离开沈碧寒的视线之内,通过接下来的声响,她知道她的夫君已经端坐在了一边的雕花木椅上。“沈碧寒,沈家大小姐,生于隆冬,因此得名寒!”

    充满磁性的嗓音中郎朗传来,引的沈碧寒的心犹如掉落谷底。

    “唉!”在心中一叹,在听到刚才的哼声之后,沈碧寒就知道今夜的春xiao一刻,有可能一文不值。

    在回来的路上,凝霜不止跟她说了新婚之夜该做什么,还将因为她的失踪而造成聂家的名誉损失捎带着提点了一下。

    因为失忆了,她不知道在迎亲之时发生了什么,虽说不知者不罪,可是……即使她不知,这个黑锅还是只有她才能担得。

    “自古以来,夫者为天,我从十四岁开始跟随父辈学做生意,十八岁名传关外,家中族产吃喝不尽,到底有什么配不上你沈大小姐的?”

    “……”

    绞着红色帕子的手又开始动作,沈碧寒想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之后,却又放弃了。

    罢了!罢了!

    错既已筑成无论是什么原因,她的夫君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怎么?没有什么想要与我说的吗?看来沈家大小姐是真的看不上我聂家,不过也无妨,从今以后你一辈子都要待在聂家,哪里也去不得了!”

    “……”

    嘴巴张了张,沈碧寒又默了。

    在这里她人生地不熟的,除了聂家她又能去哪里?难不成要千里迢迢的回去关外?对她一个弱女子来说,去关外有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来人!”她的夫君突然唤了一声。

    “是,大少爷有何吩咐?”门外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看样子那老者一直都守候在洞房外。

    “新少奶奶因寒意侵袭,一路上手脚冻伤,明儿个开始搬入轩园修养,期间不用管理府中事物,也不用行府中之礼!”

    听到他的这句话,沈碧寒心中明白,却也松了一口气,他这是在以牙还牙,在报复她新婚落跑让他沦为笑话。

    “是!”淡然的应了一声,门外再无声音传来。

    “哼!”又是一声轻哼,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又关上,带进了一股冷冷的夜风,吹散了洞房内淡淡的酒气。

    桌台上龙凤喜烛垂泪,洞房内花嫁娘黯然独坐,出乎沈碧寒预料的,在新婚之夜聂家大少爷什么都没做,没有掀去她的喜帕,也没有与她和喝合卺之酒,他只是带着淡淡的酒味进入喜房内,然后对着蒙着喜帕的她“适当”的发泄了一下怒火,最后又扔下一个命令,然后翩然而去……

    在天元王朝,新媳妇进府第二日便必须要去跟公婆长辈敬茶请安,可是她的夫婿却让她明日便搬到轩园,意思也就是不用在行请安之礼,这也就意味着她这位新嫁娘在进府的第一天就失宠了,不,应该说她本就没有得宠过。

    初时的时候,她还在好奇,大少爷说的话真的可以作数?他一个人说了就可以压的过府里的老太太和太太们吗?

    到了第二日一早,当下人把她的东西搬入轩园的时候她才知晓,原来在府中外务掌势的就是她的夫君,那个她未曾见过一面,却已然知道狠自己入骨的聂家大少爷。

    “少奶奶,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说出来与凝霜也听听?”沈碧寒在发呆之际,凝霜已经利落的将床榻收拾妥当。

    “没什么?只是在想老太太和太太为什么突然要见我!”微微一笑,沈碧寒坐到青花铜镜前,拿起篦子开始梳理自己如锦缎般披落在肩的三千青丝。

    三年了,她在聂府轩园中过了三年无忧无虑的清静日子,在这里三年里,她不曾见过自己的夫君一面,也没有走出出过轩园一步,不是不能,而是不想。聂府是富贵人家,即便她这个大少奶奶再不得宠,在伙食方面还是相当优渥的,从不曾亏待了她和凝霜,闲来的时候,看看古籍,学学刺绣,她也喜欢上了这种清静无忧的日子,原以为会就这样过下去,却没成想就在昨日,老太太房里的望春姑娘过来传话,说今日一早让她到延揽花厅请安。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