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雨凉 著
角色:旺财,白心染

精彩节选 第1章 红薯地里的‘美丽’邂逅     蜀夏国  …

最新章节

第1章 红薯地里的‘美丽’邂逅 更新时间:2021-06-08 14:36:53
第2章 拿自己的洗澡水做饭,不嫌弃 更新时间:2021-06-08 14:36:53
第3章 咬死你做人肉包子(1) 更新时间:2021-06-08 14:36:53
第4章 咬死你做人肉包子(2) 更新时间:2021-06-08 14:36:53
第5章 吃鸡蛋不剥壳 更新时间:2021-06-08 14:36:53

小说简介

  她是大学士府嫡女,却是蜀夏国无人想娶的女子,甚至从小就被放养在山中自身自灭,只因她天生聋哑,无人待见
  失足溺水,当她变成她后——
  白心染一头黑线,望天:老天,你玩我是吧?你让姐穿越可以不让姐做皇后、当公主,好歹你让姐做个正常人吧!又聋又哑的你让姐怎么混?
  ※※※※※※※※※※※※※※※※
  据说这是楠女竹初次见面:
  别人挖地或许能挖个金元宝,白心染却在自己的红薯地里挖出一个美男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发愣的男子,穿越两年之久都没与人说过话的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位壮士,你要抓到何时?”
  男子身体明显一僵,俊脸爬...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红薯地里的‘美丽’邂逅

    蜀夏国

    离京百里的茅山村

    十六年前,一名妇人带着一名两岁的女童在这里落脚。六年前,妇人莫名失踪,只留下这名十二岁的女孩独自生活。

    女孩嘴不能言,耳不能听,是这茅山村出了名的聋哑女,没人知道女孩的身份,只知道她很小就生活在这里,没有人知道那名妇人去了何处,只知道这个被抛弃的女孩很可怜。

    于是,在这闭塞穷困的茅山村里,女孩吃着百家饭长大成人。

    山坳下有一座土坯房,年代已久,墙壁全是裂开的缝。房屋里,是各种残、也是各种惨。

    两屋一厨。一屋是厅堂,一屋是卧房,还有下雨就无法做饭的小灶房。

    厅堂里,桌子一张,桌腿三只,一根竹子当起了第四只。凳子四只,每只凳下都垫着石头。

    卧房里,木板一张,被褥一床。

    白天可以透过屋顶晒山太阳,晚上,可以透过屋顶欣赏璀璨的繁星,下雨,可以在家中淋雨,享受几千年后在蓬头下淋浴的滋味。

    门外,猫狗声叫成一团。

    ‘卧房’里的女孩被屋外猫狗打架的声音吵醒,不由的抡起门边的笤帚打开门朝那猫儿扔了过去,叉腰骂道:“死来福,你一天不惹旺财是不是活不下去?!”

    这该死的猫,仗着自己会翻墙爬树,每天都去惹她的看门狗,脸皮,不,猫皮忒厚了!

    猫儿‘喵呜’的看了一眼她的凶样,一跳一窜奔屋里去了。

    抬头望望天,再摸摸肚子,女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天快黑了,又该做晚饭了……

    今晚吃啥好呢?

    蹲下身,女孩摸了摸脚边小黄狗的脑袋:“旺财啊,米缸没米了,只有张大娘送的一碗碎米粉了,姐去土里刨些红薯,今晚我们就吃烤红薯了。”

    小黄狗‘汪汪’的叫了两声,摇着尾巴围着女孩打转。

    从院子里拿起一只破旧的小背篓,装了一把半生锈的镰刀进去,将小背篓背在肩上,女孩扛着一把锄头朝土坯房左边走去了。

    她叫白心染,活在现代的时候就叫这个名字,莫名穿越,占据了这个溺水而亡的女孩身体,靠着女孩的记忆,她才知道她们同名同姓。

    只是在这个村里,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也没有人当着她的面喊过她,村里的老老少少都知道她天生耳聋嘴哑,只在背地里叫她‘聋哑姑’。

    一想起这个名字,白心染就一把辛酸,第N次仰头望天:老天,你让姐穿越可以不让姐做皇后、当公主,好歹你让姐做个正常人吧!又聋又哑的你让姐怎么混?

    两年了,她除了与猫猫狗狗对话以外,没跟一个人交流过。

    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这具身体、这个溺水而亡的白心染的身世……

    红薯地里

    白心染一边挖着土,一边理着地里的红薯藤。

    突然的,一重物落地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猛然一惊,举着锄头转过身。

    可手中锄头还没落下,她甚至连是啥东西跑出来吓她都没看清楚,瞬间手中一空,锄头从手中飞了出去,紧接着一团黑影快速的罩上她的视线,并将她压在了红薯藤上面。

    “不准出声,否则要了你的命!”一道男音响起,低沉冷冽的话充满了威胁。

    听对方的声音,呼吸紊乱,粗喘连连,看对方脸色,似痛苦、似压抑,有点像便秘的赶脚。

    白心染当然不会出声了,她一直都紧记自己是个聋哑姑,自然早就练成了电闪雷鸣也不慌乱的本事。一个受伤的男人而已,还能威胁到她?

    只是……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发愣的男子,穿越两年之久都没与人说过话的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位壮士,你要抓我胸部到何时?”

    这男人帅归帅,可不能因为自己帅就吃自己豆腐吧?

    男子压抑着痛苦的粗喘声,凌厉似剑的眸光正紧紧的盯着身下女子,正诧异女子临危不乱的好胆量时,突然听闻女子的话,顿时身子一僵,差些呛死。

    “咳!”

    连咳嗽声都如此压抑,白心染闻着他身上的血腥味,虽说他一身黑衣看不出到底哪受伤了,可她猜得到这男人定是受了重伤。

    不是她不想保住名节,而是她推了,可没用。身上男子尽管气息紊乱,可庞大的身躯沉重如牛。

    推不开啊!

    自己的白面团子,是未来儿子的粮食,总不能让他一直这么压着吧?

    就在她准备再度开口提醒他时,男子突然向侧翻、仰躺在地。

    就这么一个动作,白心染就听见他只有出气声,没有进气声。

    怕这么个人死在自己地里给自己招祸,她赶紧翻起身,蹲在男子身边,掐上了他的人中。

    “要死死远点,别死姐这里,知道不?姐可没钱给你买棺材,你要死了,姐最多在地里挖个坑把你埋了。”

    “咳咳!”男子也突然咳嗽的比刚才还厉害,明明浑身上下都没劲了,可那双眼却越加凌厉的瞪着她。

    而这时,白心染耳尖的听到村长的声音正朝他们这边来,甚至还有其他陌生人的声音。

    看着一脸痛苦还瞪着自己的男人,她赶紧手快的将先前割下来的红薯藤和叶子盖在男人身上。

    “不想死,就别出声!”

    将男人彻底掩藏好,她抓过几只从土里挖出来的红薯,一屁股对着男人头部的位置坐了下去,只听到一声闷哼声传来,紧接着还有‘咔咔咔咔’的声音,像指关节被按压一样。

    好在此刻天色稍暗,除了满地茂密的红薯藤、红薯叶,也看不出来什么异样。

    而她则是坐在男人脸上若无其事、安安静静的刨着红薯上的泥土。

    挖出来的红薯,一身裹满了土,加之前两日下雨,这泥土更是沾粘,每一只红薯都要用手将泥土刨去才行。

    刨完一只,她扔进了带出来的破篓里,抓起脚边另一只,接着刨土。

    直到第四只——

    “喂,你看到有男人在这里出现没有?”一名带刀的男人率先出声朝白心染问道。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