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女将踏山河

娶个女将踏山河

凤白梅 著
角色:凤白梅,寒铁衣

精彩节选 第1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凤白梅有个毛病,看谁不顺眼,就想把那人揍一顿。她也很会挑事儿,几句话就能把人…

最新章节

第1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更新时间:2021-06-10 19:49:29
第2章 都给我吐出来 更新时间:2021-06-10 19:49:29
第3章 小白是我外甥女 更新时间:2021-06-10 19:49:29
第4章 凤家老宅的石室 更新时间:2021-06-10 19:49:29
第5章 此生不悔入华夏 更新时间:2021-06-10 19:49:29
第6章 先帝的罪己诏 更新时间:2021-06-10 19:49:29
第7章 天机阁主的日常 更新时间:2021-06-10 19:49:29

小说简介

一道赐婚的圣旨,将洛阳浪荡子寒铁衣和边塞女将凤白梅凑到了一起
然而,月老拴红线的时候却没看二人八字相克,这亲,就差临门一脚了,但就是成不了
三年后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阁主,不好啦,六大门派围剿雁回山,已经兵临山下啦!寒铁衣磨牙:花雁回呢?花教主带着教主夫人私奔了,临走把教主之位传给了凤将军
凤白梅眼神一亮:狼崽子们,让山下那群杂碎知道什么叫老花的地盘踩不得!冲鸭!寒铁衣:夫夫人~咱们这夫妻,啥时候能对拜啊?

娶个女将踏山河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凤白梅有个毛病,看谁不顺眼,就想把那人揍一顿。
她也很会挑事儿,几句话就能把人怒火挑起来,等对方先出手,她再反杀,让自己神清气爽地泄了火,还能全身而退。

她在落魂关九年,军中稍有头脸的将士都被她揍过,听闻她奉诏回都成亲时,三军将士齐齐松了一口气,跑到她的帅帐前高唱胡编乱造的《白雪歌送凤将军出嫁》。

改词和编曲由凤白梅座下第一狗头军师何曾惧亲自操刀。

“北风卷地百草折,一纸圣令镇魂哭。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

泪如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嫁衣薄。

将军角弓无心控,寒门铁衣千里遥。

……

轮台东门送卿去,一点碎银表心意。

铁树开花实不易,将军且行且珍惜。


歌声落下,红甲女将撩帐而出,却一反常态没有提那柄嗜血的凤麟剑,只双手环胸立在帐前,一双瑞凤眼似笑非笑地扫过昔日背身血战的同袍。

三军将士却满脸戒备地望着主帅。

凤白梅忽的扬眉一笑,一双巾帼长眉自眼角而起,扬入额角两侧垂下的发丝之下,令她的张狂收敛了三分。

三军齐齐浑身一抖,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三步,摆开了防御姿势。

凤白梅却微抬眸光,眺向了西山顶上那一轮火红的太阳。
忽的,她右边嘴角向下一咧,眸子里是浓浓的寒意,嗤笑着低低地说道:“狼崽子们,此去一别,后会无期了。


她以女儿身混迹军营九年,嗓音早没了女儿家该有的温声细语,变得中厚铿锵。
此刻她将声音压低,就像是有风吹过戈壁沙漠,将沙子吹进了三军将士的耳中,痒痒的难受。

他们看着昔日主将转身进帐,夕阳洒在血红的铠甲上,在她身后铺了满地的萧条。

“将军……”三军齐呼。

已经进帐的凤白梅转身回望。

战场上面对腥风血雨眼皮都不眨一下的镇魂儿郎,整整齐齐地跪在沙地里,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耷拉着头不再发一语。

“怎么,还真要我陪你们这群大老爷们儿马革裹尸吗?”女将军满眼不屑,重新扬高了声音:“不就是嫁人吗?回了都,夫君孩子热炕头……挺好的。


三军抬头,看着在晚风中晃悠着的帐子,眸中满是悲凉。

挺好的?

真的好吗?

自古以来,女子出厅堂者寥寥无几,更遑论像凤白梅这样混迹军营、执掌三军帅印。
他们早知会有她卸甲一日,从前也是真心实意地盼着,脾性乖张的凤将军能早些挂印归去,他们也能少遭些不必要的罪。

可真到了这一日,他们脸上却扬不起笑容来。

凤白梅的性格是恶劣了一点,态度是嚣张了一点,但落魂关,需要她的恶劣与嚣张,才能将敌军堵截在那道以两壁高山形成的屏障之外,才能保大夏子民安居乐业。

大夏与列罗国的战争断断续续打了九年,半月前终于把和平盟约签订了,可朝中那班人,甚至等不及三军整修镇魂班师,便夺了凤白梅主帅位置。

古往今来,多少名臣功将落了‘鸟尽弓藏’的下场,在泱泱历史洪流中,留下一声声绵长的唏嘘。
而如今,这下场落在了他们且敬且畏的女将军身上,只剩下满腔悲愤无处发泄。

不论外面跪着的将士们怎么想,凤白梅是真觉得挺好的。

朝廷既然能下令落魂关易帅,证明这场战争算是彻底结束了。
从此以后的数十年乃至上百年里,落魂关外再无尸山血海。

那些血气方刚的镇魂儿郎,终于可以将别在腰间的脑袋重新安回脖子上,唱着凯旋战歌荣锦归乡。

帅帐内布置的很简单,巨大的行军沙盘立在正中央,占据了帐中过半的位置。
里端设了矮案,上面堆满了公文,赐婚的圣旨就放在那堆公文上。

上好的明黄丝帛,代表着大夏至高无上的权利,令她这个镇魂军主帅也无任何反驳的余地。

凤白梅缓缓地行上前,再次展开圣旨,目光停留在‘寒铁衣’三个字上,眸子里硬生生地扯出些许不属于镇魂主帅该有的柔情来,但也仅仅是那么一瞬,又变得冷冽嫌恶,随手便将圣旨往旁边扔去,咬牙低骂一声:“去他娘的喜结良缘!”

半个月后,三月十五日,天晴。

用寒若云的话来说,寒铁衣这人就是脑壳有包。

娶谁不好,偏偏要娶凤白梅?

“二哥,你真的要娶凤白梅吗?明日花轿一进门,你可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寒若云年方十二,趴在二哥窗口,胖乎乎的小手撑着婴儿肥的脸,一脸鄙弃地看着屋中的人。

寒铁衣正在试穿新改的喜服,闻言头也不抬地反问:“凤白梅有什么不好的?”

“她哪里好了?”寒若云瞪大了眼:“整天和一群大老爷们混迹一处的人,能相夫教子吗?”

“我用不着她来相助。
”寒铁衣神在在地道:“孩子也可以请夫子教。


寒若云的大眼睛里满是震惊:“这亲还没成呢,你把孩子都想到了?”

寒铁衣将外衣穿上,对镜自视了一番,甚是满意:“就这样吧。


候在门口的老管家脸上露了喜色,上前来替二公子收着喜服。

“我甚至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脱着喜服,寒铁衣颇为得意地说:“男孩就叫铁梅,女孩就叫衣梅,怎么样?”

这名字,当真是……堂堂太子伴读,上书苑走出来的学生,内书房行走,就这?

寒若云生生地颤了颤,转头望着万里晴空,诚挚地祈求道:“天呀,降个雷把我哥劈正常一点吧!”

寒二公子换好了一身天青色常服,腰间环佩叮当,手里摇着一把万里江山图的绸扇,出门靠在小妹的肩上:“走,哥带你逛朝花楼去。


寒若云直接将老哥的爪子拍飞,斜睨着他:“我还以为,你娶了凤白梅成了家,就能浪子回头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呢!”

寒铁衣不解:“我逛花楼和我娶凤白梅,有何矛盾冲突吗?”

寒若云无语。

若眼前这人不是她哥,她真的会动手掐死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

寒二公子也不再逗自家妹子,摇着折扇大摇大摆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洛阳玉衡坊内无宵禁,朝花楼中无昼夜,不论何时,都有那闲极无聊以败家为主业的公子哥在楼内一掷千金,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青衫公子一路分花拂柳,到二楼花字厢房前,抬手叩了三下门。

门内传出一个有气无力的男音:“花某懒怠起身,劳烦美人自行推门进来。


寒二公子自动忽略‘美人’二字,从容不迫地推门而入。

屋子里暖帐飘香,一景一物都飘浮着奢侈腐败的味道。

转过外间十二折仕女屏风,就见里间的榻上横卧了一个散发披衣的男子,瞧着年纪也就三十上下,长的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但五官组合在一起,便尽显阴柔刻薄。

听闻脚步声近了,花某人掀起眼皮瞅了瞅,本就没什么光晕的眸子里瞬时更加黯淡下去,轻轻地哼了一声:“我说的是美人请进,这么大的人了,还没点自知之明!”

“在魔教教主面前,便是天仙也不敢自称美人。
”寒铁衣打着哈哈,在桌边坐下,一双眼溜溜地扫过桌上的美味珍馐,最后挑了一粒葡萄干扔进嘴里:“听说有人包了朝花楼,我就知道是你,这次跑到洛阳来,又想作什么妖?花雁回,我可告诉你……”

他叨叨正起劲,忽的瞥见里端青纱账内有一人影,眼神立即亮了起来:“哟,芸娘也在这里?先弹一曲来听听,爷心情乐呵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躺在榻上的花某人闻言愣了一下,随后轻笑,伸出一只手懒懒地支撑着头,漫不经心地道:“既然是寒二公子所请,你就给他几分薄面,弹一曲吧。


纱帐内的人没作声,双手抚上横琴,琴音似金戈破风在屋中荡开,将寒铁衣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地吓回去了。

“啧……”寒二公子捂着耳朵皱着眉,咂嘴:“正经的风月场所,奏什么催命曲,没得浪费了好琴,好好的兴致也被搅了。


琴声戛然而止。

花雁回往纱帐内睇了一眼,见帐中黑影端正坐着,略一思索,便打趣道:“如今洛阳最盛大的新闻,也就数你和凤家二小姐的婚事了。
寒二,你说句实话,到底怎么想的?”

寒二公子虽然浪荡,但浪荡的很有风度,并不和搅扰了兴致的花魁计较,抿着小酒,摇着折扇,洋洋得意地开了口:“我寒门是书香世家,撑破了天也就嘴皮子利索,需要个能打的来撑场面。
最主要的是,今后我出门,身边带着镇魂将军凤白梅,那就是一块活的挡箭牌,能省去无数不必要的麻烦。


花雁回又往纱帐内看了一眼,阴柔狭长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轻轻地道:“小白,这你也能忍?”

泛黄的纤细五指挑起了纱帐,帐内的人款款而出,一身束腰窄袖的红衣犹如烈焰焚烧。

“小女姓撑名场面。
”发束红玉冠的女子左右将脖子扭的‘咯咯’作响,双眼笑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寒铁衣,一字一顿地道:“挡箭牌。


寒铁衣正用三个指头捻着小巧的琉璃盏往嘴里送酒,听着这低沉中厚的声音,含着的半口酒直接喷了出来,缓缓地转头望了过去。

洛阳城近来流行柳叶弯眉点半唇,可眼前这人双眉自然而成,自眼角飞扬而起,在眼尾微微上翘,给人盛气凌人之感。
双唇本就薄,此刻向两边勾着唇角,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叫人不寒而栗。

他的小芸娘可不长这样!

花雁回好心提醒呆愣中的好友:“介绍一下,这是凤白梅。


寒铁衣:“……”

从朝花楼二楼跳下去摔断腿,和被凤白梅打断腿,哪个更痛?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