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潮起1999(书号:13278)

重生之潮起1999(书号:13278)

齐羽 著
角色:齐羽,小方

精彩节选 第1章 那一年,1999! “那一年,申奥成功!” “那一年,还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 “那一年,夏…

最新章节

第1章 那一年,1999! 更新时间:2021-05-22 14:01:54
第2章 责之深、爱之切! 更新时间:2021-05-22 14:01:54
第3章 爸爸真厉害! 更新时间:2021-05-22 14:01:54
第4章 为什么改我的稿子? 更新时间:2021-05-22 14:01:54
第5章 你配吗? 更新时间:2021-05-22 14:01:54

小说简介

简介:“那一年,申奥成功!”“那一年,还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那一年,夏天没有空调,但2毛钱能买到一瓶冰镇汽水。”“那一年,我最混蛋的年纪,却遇上了最想照顾的两个人。”“我多想回到那一年。”……商海巨鳄齐羽,意外重回1999。面对老婆恨铁不成钢的眼神,面对可爱女儿的期盼目光,他洗心革面,驰骋商海!未来首富麻花藤视他为精神导师,网络巨鳄称他商业教父,一步步,齐羽站上世界之巅。

重生之潮起1999(书号:13278)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那一年,1999!

“那一年,申奥成功!”

“那一年,还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

“那一年,夏天没有空调,但2毛钱能买到一瓶冰镇汽水。”

“那一年,电视里的广告天天喊着‘农夫山泉有点儿甜’、‘大宝天天见’!”

“那一年,我没有手机,也没有weibo朋友圈,我存了两个月的零钱,跟朵朵和老婆去影楼拍了张全家福……”

“那一年,我最无力的年纪,却遇上了最想照顾的两个人。”

“直到今天那种心疼依旧刻骨铭心。”

“我多想回到那一年。”

……

夏天。

窗外,一声声的蝉鸣悠扬。

纱窗漏下斑驳的阳光,照耀在抱着吉他的齐羽身上。

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

齐羽将眼睛擦了又擦,怔怔的看着周围熟悉而陌生一切。

1999!

他真的回到了1999年!

“爱到心破碎,也别去怪谁,只因为相遇太美,就算流干泪伤到底、心成灰也无所谓……”

还珠格格片尾曲《雨蝶》,悠扬的在狭小的房间里响起。

一大一小,两声叹息同时响起。

“妈,小燕子真可怜……那个什么皇帝冤枉她嘛。”

“好了,看完电视,赶紧去写作业!”

“哦……”

听到这两个声音,齐羽一阵激动。

通往阳台的帘子被掀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出现。

“吉他弹完了?等下吃饭,我去下面条。”美女的声音有几分冷淡。

看到跟前一言不发,有些呆滞的齐羽。

美女的眼神愈发失望。

但她没多说什么,抿紧嘴唇,低头向房间一角走去。

这是个一厅的小单间。

麻雀虽小,却集齐了睡觉、做饭、会客等诸多功能。

一家三口居住在这里,拥挤而逼仄。

因为采光不好,即便是大白天,房间里的灯依旧时不时亮着。

看到走到角落的煤气灶前,点火煮面条的漂亮女人。

齐羽心神激荡。

他,世界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富豪、鼎鼎有名的实业家……

他正春风得意的时候,却因为一场车祸高度截瘫,卧病不起。

最终他的公司也被手下搞鬼架空,凄惨离世。

可现在,他居然重生了,再次回到了1999年!

只是这一年,齐羽是一名中海汽修厂的钳工,老油子,吃喝玩乐样样俱全。

而且,就连钳工这样的简单工作,他半年前也被汽修厂工厂辞退了。

平时他一不顺心就对老婆孩子大打出手。

就是个不求上进的混账。

……

面前的女人是他的老婆,简灵犀。

中海市远近闻名的大美女,追求者能从排几条街。

在上一世,曾经的1999。

他以为是自己人生当中最苦难和灰暗的日子。

可重生之后,他才发现这一年,是如此香甜和美好。

因为这一年。

他有最爱的女儿朵朵。

他有最爱的老婆,简灵犀!

她们,都不曾离开他!

齐羽握紧了拳头。

既然重新来过,他一定要弥补上辈子所有的遗憾。

要让老婆跟朵朵,过上好日子!

“爸爸,这个题怎么做?”

一个扎着羊角辫,圆溜溜的脑袋从帘子里钻出来,扑闪扑闪的眼睛期盼的望着他。

可爱的小女孩细声细气,显然是害怕自己的求助被房间里的妈妈听到。

“嘘……爸爸教你啊。”

望着心爱的女儿,齐羽心都要化了。

他拿起笔,稍做思考,在女儿的小本子上刷刷写下答案。

看到写满了字迹的作业本,小女孩笑眯了眼,在齐羽脸上甜甜一吻。

“啪嗒!”

简灵犀掀开布帘,端着两碗热腾腾的白菜面条出来。

朵朵慌忙拿起作业本,试图往怀里藏起来。

她的小动作,被简灵犀一眼扫到。

“又帮朵朵写作业了?这孩子要被你宠得没边了!”简灵犀脸色微冷,瞥了齐羽一眼,手中的白菜面啪的一声重重磕在阳台旁的小方桌上。

小方桌平时是朵朵写作业跟堆积木的地方,也是简灵犀做副业的工作点。

一到了饭点,它就变成了饭桌。

朵朵缩了缩脑袋,不敢吭声。

齐羽摸了摸鼻子,笑嘻嘻道:“孩子现在还没形成逻辑思维,看图作画的题目……需要引导一下。”

“就你理由多。”简灵犀哼了一声。

“妈,又是面条……”对面的朵朵,巴巴的看着碗筷没有动弹。

“给你碗里加了鸡蛋……待会妈妈要继续写稿子。等稿费到了,给我家朵朵买肉肉吃!”简灵犀温柔的哄着自家孩子。

朵朵苦着的脸,顿时漾起笑容。

“有鸡蛋呀?”她寻宝似的从面条里挑了挑,终于看到了那深埋着的蛋白、蛋黄。

小女孩笑眯了眼,她刚要将鸡蛋一口吞下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爸爸,鸡蛋……一起吃哩。”朵朵奶声奶气的看向齐羽。

“你爸不需要。你是小孩子,想要长高高,要多吃鸡蛋。你爸爸是大人了,不需要长个子。”简灵犀冷着脸道。

面对简灵犀的冷言冷语,齐羽没有生气。

他觉得,这完全是自己活该!

对于1999年的自己,齐羽也是恨铁不成钢。

齐羽是个孤儿。

他父母生前是中海汽车修配厂的员工。

给齐羽留下的唯一财产,就是这汽修厂员工宿舍的这个小单间。

二十年的小单间,此刻已破破烂烂。

三年前,齐羽跟简灵犀结婚的时候。

曾经心气很高,发誓要买大房子,买桑塔纳,给简灵犀最好的生活。

但后来,他眼高手低,找工作各种碰壁。

最后,他变得越来越意志消沉。

1999年,是他最颓废堕落的日子。

他在汽修厂上班吊儿郎当。

一有空闲就就窝在家里酗酒,跟一群朋友打打牌,唱歌弹吉他。

最近他打牌越来越凶,输光了工资不说,还欠了一屁股的外债。

屋漏偏逢连夜雨。

一天晚上,他跟几个狐朋狗友喝得醉醺醺的回来。

结果掉进了附近的阳子湖,爬起来后大病一场。

这段时间,他一直窝在家里,也没去上班,颓废到现在……

想想这段灰暗的记忆,齐羽真想掐死自己。

一个大老爷们,天天颓废,靠着女人养。

还算个男人吗?

更何况,当年简灵犀选择了他,付出了重大代价。

结果完全瞎了眼!

身为中海一枝花的简灵犀,身材、相貌气质,完全不输一些大明星。

没人会想到,心高气傲的天之娇女,会选择跟他齐羽结婚。

毕竟齐羽除了一个本科毕业证。

其他一无是处,完全是众人眼中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

当时简灵犀跟齐羽结婚的时候,娘家一个人没有来。

还是居委会的王大妈,跟一帮汽车修配厂的朋友、邻居凑了个趣。

想到这里,齐羽恨不得甩自己一耳光。

朵朵吃完苗条,简灵犀麻利的将小方桌收拾干净,然后抬进了房间里。

齐羽眼角余光,就瞥到自己老婆坐在了昏黄的灯光下前,摊开了一张张剪裁得工整的报纸副刊。

她看了一会儿文章内容后,开始提笔刷刷的写稿子。

中海大学中文系毕业的简灵犀,有一手过硬的文笔。

平时看书写作的爱好,现在成了她赚钱的副业。

她时不时有豆腐块文章登上报刊,换来的微薄稿费,通常都变成了朵朵喜欢喝的麦乳精和糖水罐头,偶尔也会买一些肉,改善伙食。

现在日子愈发艰难。

简灵犀决定要将投稿事业做强做大。

她花费了足足一个月时间,收集了厚厚一叠全国各地报刊地址。

写稿?

看到简灵犀低头认真攥写的模样,齐羽有点心疼。

昏黄的灯泡,在略带阴冷的房间里,有气无力的照耀着。

简灵犀日后的长久不愈的青光眼跟飞蚊症,大概就是这时候长时间写稿引起的。

齐羽小心翼翼坐到简灵犀旁边,想要跟她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房间里,陷入尴尬的沉默。

简灵犀也仿佛没看到身边的男人,专注的对付面前的稿子。

一刻钟后,齐羽终于坐不住了。

“你这样写稿子,遭不住的。眼睛会弄坏不说,报纸副刊的稿费也比较低……”

简灵犀手中的钢笔,戛然停住。

她目光冰冷的盯紧齐羽,一言不发。

齐羽被自己老婆看得一阵心虚。

他斟酌了一番,小心翼翼道:“我没说你写的东西不好……只是,去年开始全国大下岗,很多职业都竞争激烈,包括你现在要投稿的报纸副刊……”

“隔壁的王大伯,四楼的肖阿姨,都是电厂的老笔杆子了,听说也一门心思写稿子。”

“竞争大了,你投稿投得多,过稿率也不一定有从前高……”

“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撰稿人这个职业?”

简灵犀愤愤的打断齐羽的话:“你以为我不知道现在写稿竞争大?如果不是你天天酗酒打牌,一分钱不赚,还偷我的钱出去买酒,我会这么拼命写东西吗?”

“朵朵幼儿园的钱,麦乳精的钱,你管过一次吗?”

齐羽一言不发。

谁不想要岁月静好?特别是简灵犀这样的漂亮才女。

只可惜,她遇到了1999年的自己,最颓废的自己。

为了这个家,从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简灵犀,起早贪黑的干活。

除了工作,就是写稿。

没记错的话,她还兼了一份给帮中海大学中文系的大学教授翻译外国文学的工作。

只是翻译外国文学更为不易,稍有差错就会被严厉的教授责怪。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

“不需要你假惺惺!你别偷我的钱,酗酒打人,我就谢天谢地了!”简灵犀抿紧嘴,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对不起。”

千言万语涌上齐羽嘴边,最终汇成了一句话。

他欠面前的女人太多了。

这是一句,迟到了多年的对不起!

简灵犀一怔。

她太了解自家老公的性格。

眼高手低、固执偏激,还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

他对自己写稿子,向来是鄙夷的态度,看不起那豆腐块换来的稿费。

甚至觉得她翻译的文学稿子,一文不值。

根本不知道赚钱的重要和辛苦。

为此她跟齐羽经常争吵。

而每次争吵,齐羽都是逃避的态度,不是酗酒骂人,就是出门跟一帮狐朋狗友彻夜打牌。

可今天,他居然道歉了?

“你这句‘对不起’,应该对朵朵说。”简灵犀银牙轻咬。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