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娇女忙种田

农家娇女忙种田

西葫芦是南瓜派 著
角色:白夏,锦泽

精彩节选 第1章 穿越白家 楔子 前朝末帝昏庸无能,亲小人避贤臣,奸臣当道,鱼肉百姓,上天降下天罚,一道天雷劈…

最新章节

第1章 穿越白家 更新时间:2021-06-10 19:51:46
第2章 蕨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6-10 19:51:46
第3章 捡到鸭蛋 更新时间:2021-06-10 19:51:46
第4章 去镇上 更新时间:2021-06-10 19:51:46
第5章 帮了大忙 更新时间:2021-06-10 19:51:46

小说简介

现代打工人白夏的痴心妄想:做个良田千亩的农场主
穿越古代,痴心妄想变身伟大理想,白夏表示,农场主做不成了,那就做个小地主
没钱买地不要紧,咱能赚!

农家娇女忙种田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穿越白家

楔子

前朝末帝昏庸无能,亲小人避贤臣,奸臣当道,鱼肉百姓,上天降下天罚,一道天雷劈开了半边天,磅礴大雨连绵不绝,下了七天七夜,整个天下瞬间成了汪洋大海。

横尸遍野,天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各路人马纷纷揭竿而起,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伐纣之战,直到五年前司马氏将末帝斩于泰安宫门前,建立大庆王朝,新朝伊始,百废待兴。

行山村隶属于福田县下大行镇,背靠大行山。大行山实为大行山脉,延绵数千里一眼望不见边际,行山村就坐落在大行山脚下。

白夏站在家门口远望大行山,清晨的大行山,云雾缭绕,大行山峰隐在云层中若隐若现,远处谁家传来惊恐的鸡鸣和略带兴奋的狗吠声,又是谁家的狗追着鸡撵。

白夏收回目光,两个月前原主白夏因倒春寒生了一场病,现代打工人白夏穿越而来,成为了行山村白家的大孙女白夏。

白家大家长白天心娶妻方桂花,生有三子一女。

大儿子白勇,娶妻夏秀红,生有二子一女,分别是14岁的白锦泽,12岁的白夏和5岁的白锦诚。

二儿子白猛,娶妻胡兰香,生有一子一女,分别是6岁的白锦平和2岁的白雨。

三儿子白强,娶妻云竹,成亲三年,生一儿子,2岁的白锦汐。

大闺女白银萍嫁予八里沟的吴长柏。

在白夏生病时,除了嫁入八里沟几年没有回过娘家的白银萍,其余白家的人她都见过了,是很和谐的一家子。

白老头在小儿子成家一年后分了家,树大分支,人大分家,白老头年轻的时候跟着人卖过货,见多了兄弟相争,同根相残的人家,非常果断地在三个儿子都成家后分了家。

白老头年轻的时候跟着人走南闯北倒卖货物赚了一点小钱,回来后盖了五间青砖大瓦房,两个儿子分家出去后又一人给盖了三间瓦房带院子。三个儿子一家分了四亩水田一块山地,过去十来年世道乱,白老头攒下的钱所剩无几,一家分了三两银子,高高兴兴地分家了。

白夏家现在是一家七口住在一起,2个月前白夏生病花光了家中银钱,现在日子过得是捉襟见肘,早晨一人一碗浓米汤,就着咸菜丝,讲真,就算运动量少,半晌午也就饿了,肚子咕噜咕噜响,白夏仿佛感受到了胃极速收缩,更不要说白老头他们还得干活了。

白老头他们在吃过晚饭后就下地干活了,现在4月份,要把地翻好,家里能下地的加上白锦泽这个半大小子也就5个人,加上白老头夫妻俩自留地,家里一共有6亩地,在这个全靠人力的时代也得一星期。

白夏刷过碗以后,拎着竹篮子牵着小弟白锦诚去出门了。

“二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呢。”锦诚嗦着手指头问。

“小弟,二姐不是说过了不能吃手吗,手上的细菌多,吃手容易生病。”白夏将锦城的手拿出来,用帕子擦干净,也许是吃不饱的原因吧,小锦诚养成了吃手指的坏习惯。

白锦诚不知道什么是细菌,但是他知道生病是要花钱的。之前二姐生病了,家中请来郎中瞧病,郎中说听天命,娘和奶奶天天哭,好在二姐清醒了过来,之后又吃了好多药,家里的钱都花完了,他昨晚还听见爹娘为空空的钱匣子叹气呢。

“家里已经没钱了,我以后再也不吃手了。”

锦诚乖巧的说。

白夏听了他的话心里软软的,白家人就是这样,和谐有爱,让白夏在这异时空有了归属感。

白夏家位于村西头,白老头当初赚钱回来就就在村西买了一大块住宅地,想着就算分家也让兄弟三个住在一块,村西头住户少,除了白家3个院子也就5户人家。

白夏从家里出来直往西走,然后进入后山。

从继承来的记忆里,后山上有一片松树林,昨天夜里下了一场细雨,空气中还弥漫着水汽,路边的植物带着露水,现下是清明前,正是松毛菇的高发期。

松毛菇把松毛当肥料,所以有松树的地方就有松毛菇。

找松毛菇也简单,在松树叶有凸起了一块,说明底下就有菇。

白夏定睛一看,锁定一处,走过去轻轻地把松毛拂开,露出里面黄橙橙的小伞,白夏轻轻一笑,就是你了,抬手摘下。

“哇,二姐你真厉害!”锦诚高兴的蹦起来,“二毛的姐姐天天上山摘蘑菇都没有找到这么多。”

二毛叫白锦茂,是白夏三爷爷家的孙子,比锦诚大几个月。

二毛的姐姐叫白苗,在白夏的印象里,是一个非常勤快的小姑娘。

白苗比白夏大一岁,是村里采蘑菇小能手。

松毛菇都是一窝一窝长在一起的,昨夜刚下了一场雨,蘑菇都冒出来了,所以这一片的松毛菇非常非常多,两人将竹篮子摘满了还有许多没有摘。

最后二人决定,先把这篮子提回去,再换一个大篓子来。

白夏在松毛菇上面撒上一层松毛,这才带着锦城回家了。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走的急一些,到家了把松毛菇摊到太阳底下晒,两个人摘得时候很仔细,把松毛菇上面的杂草弄干净了才放篮子里的。

现在半晌午的,太阳高高悬挂在空中,日头很好,把松毛菇放到太阳底下晒,晒干后收好,冬天的时候也可以吃。

两个人换了一个大一点的背篓,还拿了个篮子,继续往山上跑。

等二人把这半片松树林的蘑菇扫完也到了正午时候了,白夏不会看时间,但是太阳在正中时大概是12点,现在太阳距离正中还差点,估摸着11点多,两人仍旧在背篓里撒了松毛,欢欢喜喜下山了。

这次下山两人没有急,锦城到底年纪小,白夏怕累着他。白夏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刚好有个大树墩子,两人坐在这歇脚。

白夏用手扇着风,四处看着,突然身形一定,那一片可不就是蕨菜嘛。“弟弟,一会姐姐给你炒一个好吃的菜,你坐着等着我。”

锦诚看白夏摘的是蕨菜,小嘴嘀咕道:“不就是蕨菜嘛,苦死了,有什么好吃嘛。”

白夏提着篮子,两手齐上阵,这会子蕨菜正肥嫩,正是吃蕨菜的时候,这一片蕨菜很多,不一会儿就摘了一篮子。

姐弟两歇够了,启身回家,在山脚下拔了一把野藠子,野藠子配这刚摘的蘑菇和山蕨菜炒,那味道真绝了。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