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天下(书号:1236)

道医天下(书号:1236)

叶丰 著
角色:叶丰,胡三

精彩节选 第1章 逍遥飞针 “紫藤大街,杏林春!就是这里了!” 叶丰抬头看着这古香古色的门匾,展颜一笑,迈大步…

最新章节

第1章 逍遥飞针 更新时间:2021-10-13 21:32:50
第2章 冬儿 更新时间:2021-10-13 21:32:50
第3章 揭穿阴谋 更新时间:2021-10-13 21:32:50
第4章 修习 更新时间:2021-10-13 21:32:50
第5章 老神医 更新时间:2021-10-13 21:32:50

小说简介

简介:叶丰,终南山中走出的少年神医,身世神秘,性格开朗,有格调,会生活,琴棋书画唱,药酒茶花诗,山医命相卜,无所不精! 这是一本会带给你轻松愉悦的都市爽文,文中有最美的女人,最生动的情节,最专业的中医桥段,最真实的修炼体验. 中医太美,中国文化太美!

道医天下(书号:1236)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逍遥飞针

“紫藤大街,杏林春!就是这里了!”

叶丰抬头看着这古香古色的门匾,展颜一笑,迈大步就走了进去。

昏暗的中医诊所内,充斥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连点中药的药香都闻不到。

隐约可以看见,诊所最里面的一张病床上,正躺了个病人,哼哼唧唧地在打吊瓶。

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上,摆了一台电脑,一个邋遢猥琐的中年男人,正一边抠着脚丫子,一边抽着烟,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低声咒骂着:“彪子,这是什么狗屁同伙?”

眼见着输了牌,抠脚大汉的情绪彻底跌到了谷底,狠狠把烟屁股摁灭在烟灰缸了,站起身来对着电脑连声咒骂不已。

骂了好一阵,才突然间意识到,杏林春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个人。抠脚大汉不由得愕然问道:“你谁呀?什么事儿?”

“你就是胡耀名?”叶丰看着抠脚大汉,不答反问。

“是,你谁啊?”抠脚大汉又问了一遍。

“我是叶丰!你不知道我要来吗?胡老爷子,也就是你爷爷,难道没和你说?”叶丰笑着说道。

“我爷爷?”胡耀名抓着自己油腻腻的头发,想了一会儿,突然间眼睛一亮,指着叶丰说道,“啥?我爷爷说,有个山里隐修多年的神医,要来我这儿入世历练。老神医在哪?不会就是你吧?”

胡耀名不由得上上下下打量了叶丰一遍。

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唇红齿白的,年轻得不像话。衣着虽然普通,但是整个人却看起来特别地精神,白皙俊逸的脸上,一双眼睛更是晶亮晶亮的。

“没错,‘老神医’就是我了!”叶丰笑着说道,“门外有我的一箱行李,去,给我扛进来。卧室我要最大的,一日三餐不要重样,茶叶呢,我自己带着呢,但是你得给我准备最好的山泉水。自来水泡的茶,我不喝!”

叶丰说着,背着手就向诊所里面走了过去。

“哎哎,你,你给我站住,什么玩意?你就得要最大的卧室了?你哪来的毛孩子?毛长齐了吗?就敢到我这儿冒充神医指手画脚来了?你不打听打听,紫藤大街谁敢跟我胡三这么说话?”胡耀名这会儿才缓过劲来,撸胳膊挽袖子,龇牙瞪眼地叫道。

叶丰却充耳不闻,已然背着手,走到了诊所里面的病床之侧。俯身看了一眼哼唧不已的女病人,开口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病床上正打吊瓶的女病人,扭头看了叶丰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痛经!”

“痛经你还在这里吊凉水?”叶丰皱眉问道。

“胡三说我可能子宫有炎症,要打青霉素消炎。”女病人脸色苍白,无力地说道。

叶丰诧异地看了一眼胡三,问道:“是你给她打的青霉素?你们胡家不是世代中医吗?”

“中,中医怎么了?谁说中医不能打青霉素?我这是中西医结合!”胡三一梗脖子,眨巴着眼睛,底气不足地说道。

叶丰看着胡三,摇头不止:“你爷爷给你起的名字,真是没起错。”

“那当然了,胡耀名!爷爷指望我能光邀门庭,扬名立万。”胡三大拇指一指自己鼻子,颇为自得地说道。

“我看你是胡要命!”叶丰几下就把吊瓶扯了下来,而后,扶着病人小心坐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把吊瓶拔了?你,你小子该不会是医闹吧?我可告诉你啊,我派出所里有熟人。”胡三脸色微变,色厉内荏地掏出了手机。

叶丰根本没有理会他,手下却是没停,左手扶上女病人的后腰十七椎位置,轻轻一按,问道:“这里疼吗?”

“疼!”女病人一声低叫。

叶丰没有说话,变戏法一般地拿出了一根银针,而后,手指微微一弹。

然后,胡三就看见了神奇的一幕。

那原本被叶丰握在右手上的银针,竟以极快的速度激射而出,飞越了一两尺的距离,精准地扎在了女病人十七椎的位置,不差分毫。

“这,这是什么手法?”胡三惊得一个趔趄。

“说了你也不懂!”叶丰头也没抬地说道。

“我会不懂?我们胡家世代中医”一说到这儿,胡三自己也没脸继续说下去了,一张老脸有些发红。

叶丰瞅了他一眼,笑着说道:“这是逍遥飞针,我师傅独创的针法。”

“逍遥飞针?原来,还可以这么下针!”胡三眨巴着眼睛,感觉心里突然痒痒的。

只这么一会儿功夫,叶丰已经在针尾上,捻动了九下,而后,倏然拔出了银针,低头问女病人道:“怎么样?肚子还疼吗?”

没等女病人说话,胡三倒是噗嗤一声笑了:“我去,你当你是华佗再世?那是痛经啊,仅次于生孩子的疼,她每次都得疼够五天,你一针就能止疼?哎呀我去,无知者无畏啊,年轻人就是敢想,笑死……”

哪知道,胡三的话还没说完,女病人已经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而后,满脸诧异和惊喜,大声说道:“真不疼了!”

“咳,咳咳咳”胡三一句话没说完,被噎在了嗓子里,连声剧烈地咳嗽。

“胡三,我真的不疼了,”女病人激动地摇晃着胡三的胳膊,满脸的不可思议,“刚刚我还疼得要死呢,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胡三更是忘记了咳嗽,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活蹦乱跳的女病人,像见了鬼一样。

叶丰见了两人诧异万分的神情,却是摇了摇头,一边收了针,向胡三的桌子走去,一边自言自语道:“俗世间的中医,竟然没落到了这般田地吗?”

几步走到胡三的桌子旁边,叶丰拿起了纸笔,刷刷刷,提笔写就了一个药方。冲着呆若木鸡的胡三说道:“发呆发够了没?够了就过来抓药!”

“啊?嗳!”胡三只觉得被震惊得脑子里嗡嗡直响,眼前一会儿是逍遥飞针,一会儿是一针止痛,心里一片恍惚,机械地就跑了过来,接过了叶丰的药方,浑浑噩噩抓好了三服药。

而后,颠儿颠儿地捧到了叶丰面前,说道:“抓好了!”

“给我干什么?给病人!”叶丰哭笑不得。

那女病人早已经跟了过来,一听这话,急忙伸手接过了那三包药。

“大火烧开,小火熬煮二十分钟,一天喝两次,一共服三天。”叶丰简单地交代了一下服药问题。

“好好好!三天之后再来?”女病人小心捧过了药包,殷勤问道。

“不用再来了!吃完这三服药,就彻底好了。以后经期不要沾凉水,不要喝冷饮,更不要找这个胡要命吊冷水!”叶丰没好气地嘱咐道。

女病人闻言,倒是不好意思地捂嘴一笑,冲着叶丰连连道谢。而后,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坤包,问道:“小医生,多少钱?”

“问他!”叶丰一指胡三。

“算了算了,你赶紧走吧!”胡三胡乱冲女病人挥了挥手。一双老眼,紧盯着叶丰,生怕叶丰跑了一般。

那女病人闻言,倒是惊喜不已:“真的啊,胡哥?谢谢!谢谢!更谢谢小神医!”

说完,扭着腰肢,乐颠颠地走了,哪里看得出,五分钟之前,她还疼得要死要活的。

叶丰掸了掸椅子上的烟灰,坐到了胡三的位置上,笑呵呵地打量着胡三说道:“干嘛这么看我?”

“你是怎么做到的?”胡三双手撑到了桌子上,眼睛放光,急迫地问道。

“什么怎么做到的?”叶丰故意笑着说道。

“一针止疼!而且,扎的是后背,扎在跟肚子毫不相干的穴位上。你是怎么做到的?”胡三眼睛里闪动着饿狼一样的光。

“是一针止痛!而不是止疼!痛和疼,区别大着呢!”叶丰纠正了胡三的说法,“谁跟你说那个穴位和肚子毫不相干?人体本身就是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哪有毫不相干的地方?痛经是寒凝胞宫,属阴,我扎的这处经外奇穴,属阳,从阳引阴,阴病阳治,自然就见奇效,一针见效很不可思议吗?”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用上了什么传说中的古针法呢。”胡三眼神闪动,唏嘘不已。

“就这么点小毛病,就值得我用古针法?”叶丰摇头轻笑。

胡三闻言模棱着下巴,又咂摸了好半天,终于抬头问向了叶丰:“你真是我爷爷说的神医?”

叶丰翻了个白眼,不屑于回答他这个问题,一指门外说道:“废话!行李在外面,赶紧给我搬进来!”

“好嘞!”胡三一声欢叫。

有这么一个小神医坐镇,杏林春的春天,不远了!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