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山的那边 著
角色:姜丰,熊楚楚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第一章 初来乍到 逼仄的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中药味,给阴暗潮湿的屋子又添了令人不舒服…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初来乍到 更新时间:2021-10-14 11:22:58
第二章 挣钱门路 更新时间:2021-10-14 11:22:58
第三章 钱很重要 更新时间:2021-10-14 11:22:58
第四章 老婆孩子 更新时间:2021-10-14 11:22:58
第五章 婆媳矛盾 更新时间:2021-10-14 11:22:58
第六章 挣钱买肉 更新时间:2021-10-14 11:22:58
第七章 姜母教女 更新时间:2021-10-14 11:22:58

小说简介

穿越成屡试不中的书生,家里一穷二白
前世计算机专业毕业,在此百无一用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上有寡母,下有妻儿
姜丰想了想:水泥玻璃是不会造的,也只能读书科举这一条路了!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第一章 初来乍到

逼仄的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中药味,给阴暗潮湿的屋子又添了令人不舒服的阴沉腐败气。屋顶已经漏了,一夜光阴,几个破木盆里接满了雨水。

躺在稻草床上,姜丰的神情有些茫然。

他本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青年。计算机专业毕业,做着程序员,每天穿着格子衬衫、运动鞋,在办公室里敲代码,偶尔做一做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白日梦。

然后在连续的熬夜加班中,他猝死了。

不,不能说他死了。

他的身体确实已经死在了二十一世纪,但他的灵魂和思想,却在这个历史中没有记载的大晋朝,一个刚刚去世的落魄书生的身体里重生了。

原主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如走马灯般闪过。

这是一个原来时空中没有的朝代,皇室姓萧。

在原主的记忆中,宋朝之后,一个叫陈仲光的人抵御了蒙古铁骑,创立了大陈皇朝,延续了三百多年,被现在的萧家皇朝取代,现在是新朝的第三任皇帝在位,正是歌舞升平的盛世时期。

原主也叫姜丰,是个读书多年连个秀才都没中的书生,其父亲也是个秀才,原本家里还是个小地主,但是姜父多次赶考,也未能中举,反而因为不事生产、屡次赶考家业破败。

姜父在原主十几岁的时候一病死了,留下孤儿寡母三人。原主还有个姐姐,名叫姜玉,如今已经出嫁了。

原主自小跟着父亲读书,也是个立志科举的。小时候还有几分灵气,奈何没有考试运,第一次考试就落榜,心态越来越差,如今连个童生都没有考上。

原主的父亲在世时,曾经给他定了临镇熊家的姑娘。

熊家是个家境殷实的小地主,熊姑娘的母亲早逝,如今是继母金氏当家。因姜丰不成器,金氏恐怕别人说她眼看着继女跳火坑,就想悔婚。

但姜丰的母亲苏氏不答应啊!眼看着自家穷了,儿子错过这个媳妇,还不知道能娶什么样的。

仗着苏家老舅是县衙的总甲,有些势力,几番找人游说、软硬兼施,总算把儿媳妇娶了回来。

这个儿媳妇还带着嫁妆,一家人总算不用挨饿了。

原主是个书生,百无一用,却自命不凡,得知岳家有悔婚的意向,就愤愤然,迁怒于妻子,对妻子向来不好。

这次又是落第,被一些邻居嘲讽了一翻,心中抑郁苦闷,不知不觉走在河边,不知怎么掉了进去。

人被救了回来,内里却换了个芯。

如今正是倒春寒,阴雨绵绵,这小小的屋子阴暗潮湿,又下了一夜雨,身上的棉被又潮又冷,仿佛能拧出水来,身下的稻草更是泛着一股霉味。

前世加班再苦,也没受过这种罪啊!

但是死了之后能重活一次,怎么说也是赚到了。曾经的日子,注定回不去了,如今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姜丰绞尽脑汁的想自己有什么技能,但是他思来想去,也没想到一样能在古代谋生的。

穿越人士要想发家致富,一般会选择炼钢制玻璃,但那是有一定基础之后的事了。现在连建窑的本钱都没有!

至于肥皂花露水,这个年代已经有西洋舶来的肥皂了,只是价格贵。条件成熟了倒是可以实验一下。

况且在这个时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想要改变社会阶层,还是只有读书科举……可他一个理工男,考科举哪有那么容易?

“爹,吃、吃药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原本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

姜丰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裹挟着水汽从屋外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碗,颤巍巍的,随时会摔倒的样子。

雨已经变小了,但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她进来之后没有关门,屋里总算有了些光线,借着这光,姜丰看清了她的样子。

这女孩一张小脸灰扑扑的,眼睛倒是又圆又大,只是神情怯怯,看起来对原主这个爹颇为畏惧。

这是原主的女儿姜媛。

作为一个单身狗,穿越一下子把他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不仅给他发了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女儿。

这可真是且喜且忧!

姜丰连忙撑着身体走下床,接过女儿手里的药,一仰头喝光了,才说:“怎么让你送药,摔倒了怎么办?你娘呢?”

小女儿扁了扁嘴,怯生生地说:“娘在厨房做饭。”

正说着,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姜丰抬头望去,一个荆钗布裙的年轻妇人端着水盆走了进来,脂粉未施的瓜子脸清秀可人,只是神色木木的,没什么表情。

这是他的妻子,闺名叫熊楚楚。

姜丰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接过水盆,有点沉……洗完脸之后,就听见熊楚楚冷冷地说:“既然醒了,就去吃饭吧。”

她这么一说,姜丰的肚子“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姜丰更加尴尬了,带头走了出去。

窄小的院落到处是泥浆,姜丰提着长衫的下摆艰难地淌过泥泞,侧头看见熊楚楚牵着女儿走得稳稳当当,显然是早就习惯了。

此时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姜家的午饭很简单,一锅稀粥、一小碗梅干菜、几个红薯。

姜丰看那梅干菜还挺香的,给自己装了一碗粥,就着梅干菜吃饭。

吃完了饭,身上暖了起来,更觉得身体好了,姜丰说:“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不要再买药了。”

看病求医花费不菲,他们家现在捉襟见肘的,连饭都吃不饱了,能不吃药还是别吃药吧。

况且这药还是他娘从村里一个只懂少许医术的算命先生那里拿来的,闻着还有一股香灰味,成分堪忧……

“嗯。”熊楚楚应了一声,默默收碗。

气氛有些尴尬,姜丰只能默默地出了门,他还有些事呢……

姜家房子祖传下来的,正房、东西厢房整整齐齐,虽然破旧,也是乡下难得的大宅子。只是年久失修,下雨天就漏雨。

姜丰想着,也该请人来修修屋顶。

只是如今正值春耕,请人也难。不如等母亲回来商量一下。

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仿佛也受到了原主的感情的影响,想到母亲,姜丰的心不由得一暖。

姜母去镇上大女儿家借钱去了,还没回来……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