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元谱

六元谱

挽鲤 著
角色:张栋梁,叶澈

精彩节选 第1章 世人慌张,只为碎银几两 夏洼城,隶属鲁能国的一个边陲小城。 自从三年前那场各国间的大战,各国…

最新章节

第1章 世人慌张,只为碎银几两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0
第2章 城主的心思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0
第3章 这不是要我命吗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0
第4章 这人要害我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0
第5章 好戏才刚开始 更新时间:2021-10-17 11:42:00

小说简介

我没有靠山,我就是我自己的靠山! 底层小人物张栋梁靠着天选的机运,踏上了修行之路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六元谱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世人慌张,只为碎银几两

夏洼城,隶属鲁能国的一个边陲小城。

自从三年前那场各国间的大战,各国陨落无数修行者,又不知有多少城寨覆灭,但这座小城竟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究其原因就是夏洼城太穷了,并且还是一个尽是老弱妇残的小城,夏洼城根本就没有抢夺的价值。

其实夏洼城并不是没有青壮年,但确实很少,因为贫穷,大部分的青壮年都选择去了别城谋生。

年龄已经31岁的张栋梁便生长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他之所以没有离开这里,是因为他那身患重病的妻子,因为家境不好再加上妻子需要照顾,没有技能傍身的张栋梁,为了照顾妻子,选择了能够平衡时间的街头卖艺,说是卖艺,但其实扮演的是一只猴子的角色,供别人戏耍的猴子。

张栋梁在城中唯一的一条主道上已经卖艺近三年,这三年他受尽了屈辱和嘲笑,别人甚至不理解他是怎么坚持下去的?一个人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竟可以忍受这些?

只有张栋梁他自己心里清楚,只要能救治妻子,天大的委屈又怎么样?如果尊严可以救命,那他将毫无保留,三年来种种的磨难已经让张栋梁的内心刀枪不入,仅留有对家庭的温暖于心。

因为临近中秋节的原因,相较于往日,这一天的街上异常热闹,在外奔波的青年都陆续的回到夏洼城和亲人团聚,张栋梁自然不会放过这次过节,人多就意味着他的生意能好一些。

此刻张栋梁的摊位前已经围了一圈人,一改往日冷峻的面容,张栋梁正拱手嬉笑着对着围观的众人说道:“感谢各位父老乡亲的捧场,咱们老规矩,一个铜板就可以点节目,十个铜板给诸位整点狠活。”

因为常年的在此摆摊卖艺,城中的人大部分都是认识他的,也都大概了解一些他的情况,都知道他有一个身患重病的妻子,大部分人还是比较同情他的,偶尔会给他一些钱,但谁都知道素来有救急不救穷的说法,因为来来回回的就这么多人,再加上穷苦人家居多,不可能三天两头的给他钱,所以张栋梁的收入飘忽不定。

张栋梁心里清楚,别看围观的人很多,但看热闹的居多,可他也知道越是人多,效果就会越好,这个城中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总会有人会找些乐子,尤其是在人多的场合,借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果然,人群中传来声音:“学狗叫,几个铜板?”

“哈哈哈哈····”哄笑声响起。

“一个铜板叫三声,老规矩,先交钱。”张栋梁毫不迟疑的答道。

接着一个铜板凌空朝着张栋梁飞去,伸手接住铜板,张栋梁开口叫道:“汪汪汪。”

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给我让一让”一个体态微胖的年轻男子说着从人群中挤到了最前面,掂了掂手上的几块铜板对着张栋梁说道:“来,给爷学个乌龟爬。”

张栋梁把手伸到胖子的面前, 说道:“五个铜板。”

胖子倒也爽快,从手中数了五个铜板丢到了张栋梁的手里。

张栋梁把铜板放进口袋,接着便趴到了地上,四肢摆动,朝前蠕动着。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王八头得动起来啊”

张栋梁也不迟疑,头也跟着一伸一缩。

胖子拍手笑道:“这个王八头学得最像,哈哈哈。”

片刻后,张栋梁起身,拍打着身上得灰尘,环顾了一下四周,心中早已乐开了花,这才一会就挣了六个铜板,要是每天都这样该多好啊。

“还有点节目的老板吗?”张栋梁向众人说道。

大部分的人也在四处张望,像是在说:“再来个人啊,免费的节目继续。”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两个家丁打扮的男子一边推搡着人群一边恶狠狠的叫嚣道:“都给我让一让,我家公子来了。”

身旁的众人一看是夏洼城主的儿子王霸来了,纷纷避让。

一个身着华服的年轻男子从人群中悠闲的走了过来。

张栋梁听到声音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谁来了,这人他太熟悉了,这个人算是他的大主顾了,经常的会来他这点节目,让他有了不少的收入,可也是这个人让他受的屈辱最多。

可张栋梁并不记恨他,毕竟人家花钱了。

张栋梁也不敢得罪他,他不仅是城主的儿子,而且还是一个修行者,据说修为已经在两仪境。

“原来是霸哥来了。”张栋梁笑着迎了上去。

王霸似乎很享受这种形式,抬起下巴环顾了四周,眼珠转动,不知道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兄弟,今天生意不错嘛,哥再点个节目,让你早点回家怎么样?”王霸笑呵呵的说道。

张栋梁大概猜到王霸的用意了,这么多年他多少了解一些这个公子哥的为人,仗着家族的势力,虽说算不上大恶之人,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他一定是想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大丑,可张栋梁却一点不在意,出大丑意味着钱会多。

张栋梁依然笑道:“那小弟就先谢谢霸哥了。”

王霸缓缓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铜钱,在张栋梁面前晃了晃说道:“兄弟,这是二十块铜板,今天只要你拔下一颗牙,这二十块铜板就都是你的了。”

听闻此声,人群中议论纷纷,但都很有默契的声音很小,有的人不忍心再看,转身离开人群。

张栋梁一怔,什么?让自己拔牙?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张栋梁看着王霸手中的那串铜板,咬了咬牙说道:“好,我拔。”

接过那串铜板放进口袋,张栋梁看了一下四周。

王霸像是看透张栋梁心思一般,说道:“兄弟,工具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接着示意身边的家丁把手中的一把铁钳递给了张栋梁。

张栋梁接过铁钳便伸进了口中,夹住了自己的后槽牙。

此刻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此处的上空,突然一道身影疾驰而过,但很快这道身影又折返回来,一袭白衫的中年男子眉头紧皱看向下面的人群。

中年男子口中轻声狐疑道:“刚才明明感觉到的,难道是错觉?”

中年男子心中存疑,找了一无人处,从空中落下,在城中四处游荡起来。

“啊”一声痛苦的嚎叫,一颗牙齿被张栋梁硬生生的给拔了下来,张栋梁口中顿时血流不止,

一个好心的老者蹒跚着脚步把一块手帕递给了张栋梁“孩子,你这是何苦啊。”

张栋梁感激的看向老者,却并没有去接手帕,点了点头算是道了谢。

老者摇头叹息着离开了。

“兄弟果然厉害,哈哈哈···”王霸拍手叫好。

张栋梁此刻已经说不出话来,对着王霸挤出一个笑容后,转身收拾了一下东西朝家中走去。

“这小子真不懂礼貌。”王霸轻蔑的对着张栋梁的背影说道。

张栋梁轻手轻脚的回到家中,他知道这个时候,妻子应该是在睡觉,在确定妻子熟睡后,张栋梁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口中的伤口,接着便又出门了。

先去药店买了妻子所需的药,接着又买了二斤排骨,再次返回了家中。

时间来到了傍晚,张栋梁已经做好了饭,看着还在熟睡的妻子,张栋梁满眼的心疼,妻子的病情又加重了,越来越贪睡了,要不是一年前街坊邻居的帮忙,恐怕他的妻子早已离开了人世,由于现在自己的能力实在太小,只能用药维持着生命。

叫醒了妻子,张栋梁扶着她坐下。

“真真,你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张栋梁关切的问道。

张栋梁的妻子姓陈名真真,虽然自从嫁给张栋梁没有享过什么福,可每天过的都很开心,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可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也一直在努力着。

“挺好的,就是总是犯困,还老睡不够。”真真回道。

张栋梁叹气,接着说道:“真真,我一定要赚很多的钱,把你的病治好,你要相信我。”

真真笑道:“我当然相信你了,小宝贝。”

“你最爱吃的排骨,多吃点。”此刻真真的碗中已经叠成了一座小山。

吃完饭,两人说了会话,等妻子睡着后,张栋梁拿出那本早已熟记于心的《六元谱》再次翻阅起来。

这本书自他记事起便在家中,很早的时候他就问过父亲关于这本书的来历和作用,但父亲也只知道这本书在他小时候就有,并且也只是猜测这像是一本修炼的书籍。

仔细的看完之后,虽然没有发现这本书的特别之处,但他总是感觉这本书不简单,于是这本书便被他小心的珍藏起来,一有空便会翻看,偶尔的也会照着书上的图形跟着比划。

虽然认为这本书不简单,可他一没天赋,二没老师讲解,这个时候,这本书只能被他当作一本普通的武功秘笈,照着图文练习了一段时间后,张栋梁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体能有了很大的改变,并且偶尔的会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气机,这气机若隐若现,飘忽不定,每当他想用心去感觉这气机的时候,这股莫名的气机便会当即消失不见,这让张栋梁很苦恼。

张栋梁对这本书很上心,他期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参透其中的奥义,可以踏入修行一途,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修行这一途被两类人攥在手中,一类修行世家,这类依仗先辈创下的成果,从出生起便天赋异禀,再加上各种灵丹宝器,他们在修行的路上可以说是一路畅通,还有一类便是有钱的,钱可以请老师、可以买各种天材地宝用以滋养,从而踏上修行之路,虽比不上修行世家,但好歹能够跻身修行界,有勤奋聪颖者,修为并不比修行世家差。

这两样,张栋梁都没有,不仅没有,他还是最底层的小人物,一个不起眼的平民想要修行,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能张栋梁唯一区别于常人的就是他那乐观的心态以及不服输的性格。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