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英雄之天才玩家

最后的英雄之天才玩家

素颜小猫 著
角色:平先生,米亚

精彩节选 第1话 NPC 新西元九年,正好是世界政府出资,中天集团开发的真实网路游戏“开创”进行营运的一周年。…

最新章节

第1话 NPC 更新时间:2021-12-03 12:39:46
第2话 见习剑士 更新时间:2021-12-03 12:39:46
第3话 新手村 更新时间:2021-12-03 12:39:46
第4话 南雅丝 更新时间:2021-12-03 12:39:46
第5话 重练之剑 更新时间:2021-12-03 12:39:46

小说简介

公元二零XX年,世界崩坏了
并不是指现实的天崩地裂,而是世界的大乱,环境的恶化,人心的败坏,所有的国家开始不断的展开征战,只为了活下去
世界国家全面崩坏,不过因为莫名的原因,战争却只为期了短短的一年就立刻结束
世界大战后的第二年,世界政府成立,曾有过上百个国家的世界就此统一
没有预计发生的屠杀,没有世人预言必定发生的核武战争,真的出现了没有流血的世界统一,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人不解
新公元元年,一月一日,世界政府第一次最高会议,里面包括世界政府最高层,各地区最高负责人,以及使世界统一的关键人物
“磅!!” 这是世界最高权力统治者将计划书重摔在桌面上的响声
桌面上的计划书名称正写着“地球循环再生系统
” 怒摔了计划书后,掌握着最高统治权的大统领看着站在世界政府议场中央的那一个伟大人物,只不过自己脸上依然是充满着明显不过的愤怒,这是ㄧ股像是被信赖的好友狠狠羞辱的屈辱感
面对愤怒的大统领,以及这个能进入最高层级议场中的高官们,...

最后的英雄之天才玩家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话 NPC

新西元九年,正好是世界政府出资,中天集团开发的真实网路游戏“开创”进行营运的一周年。

中天集团也正在准备游戏营运一周年的盛大庆典,因为这次大庆典可是要放送于全世界来一同欢颂的重大盛事。不管是对于玩家或是非玩家的民众,都能靠着这场大会获得大赚一笔的机会。

当然不只是玩家之间游戏的虚拟道具的买卖或是官方出版的相关商品市集,就连玩家与一般商家自己制作的同人商品也能无条件的获得专利权来热卖。

但是,真正赚钱的还是卖吃的小吃摊位,排队买十瓶半价高级治疗药水排队的人还是不如一个大鸡排摊前等待点碱酥鸡的人多。

在中天集团顶楼办公室里的总裁,就是第一个享用鸡排的人,虽然是用特权拜托他身后那个气得牙痒痒的秘书去〝买〞的,但是还是抢到了第一个。

‘唉呀唉呀,真是无聊啊。’

把吃光的鸡排纸袋用力的揉成一团,戴着墨镜的平先生却是满口抱怨的说。

‘已经整整一年了,连点特殊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还亏我这么期待那些职业玩家的游戏本事,真是令人失望啊。’

‘我想这是您把隐藏任务的条件用的太过严苛的关系吧,光是去做隐藏职业的人起码都会死一百次以上,根本不可能有人会特意去找死吧。’

把文件抱在胸前的秘书虽然很平静的回答,可是还是很不服气的看着平先生手上揉成一团的鸡排纸袋。那个鸡排明明是上班之前自己特别提早半小时去等他们营业才买到的特殊口味,竟然一进公司就被老板抢去吃了。

最重要的是平先生吃完也不给鸡排的钱!

‘会严苛吗?网路游戏练太快也不好玩啊,多死掉一点,这也比较有趣吧。下次干脆把怪物放出去城镇进行大屠杀好了,不然都没甚么大事。’

‘可是你都把经验值调成原先预定的三倍了,等级五十后死掉又会强制掉一级,你还这样做,不怕玩家大量流失吗?’

‘想走就走啊,难道还会有别的真实体验的网路游戏吗?’平先生丝毫无所谓的说。

‘对了,上礼拜又抓到别的公司派来的两个间谍了。要寄律师信给那家公司吗?’

秘书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手上的机密文件递给平先生。

只不过平先生却没有接过文件,只是稍微轻推了墨镜,笑了笑说。

‘真是屡败屡战啊,都被抓这么多次了还派人来。干脆就把设计蓝图都给他们好了。’

‘您这是认真的吗?’秘书有点讶异的问。

‘我说到就做到,不然那些间谍怎么养家活口呢?也只是为了要赚钱养家而已,明天就把设计蓝图给那些间谍吧。’

‘但是,万一他们。’秘书的语气已经不再是讶异,而是近乎于不忍,‘万一他们真的去进行建设制造呢?’

‘那就让他们去把五百亿拿去玩烟火吧,他们会明白是浪费钱,我们也会赚到一场免费的百亿烟火秀。’

‘嗯,我知道了,等等我就去吩咐技术部门。’秘书收回来本来递出去的文件。

两人的言谈之中很明显的透露着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世界最大摇钱树的游戏资料被盗取复制。或许相反的来说,根本就不担心有人能够达到他们所研发出来的跨时代的超高水平科技。

平先生做回他的总裁大位,转动椅位面向着原本背对的落地窗,右手托着下巴说。

‘还有其他事情吗?如果还是一样无趣的就都交给你处理吧。’

‘有,是游戏里面出现的BUG!’秘书抽出了手中的其中一页文件。

‘BUG?’

BUG是游戏中最常发生的问题,但是从自己那位总是沉着又冷静的美丽秘书口中说出的问题,绝对会是个很特别的大问题,这让平先生感到有点兴趣。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算是BUG,但是还是需要您的意见。’

秘书的脸变的有点为难,从略为紧绷的上衣制服口袋中直接拿出一个随身碟,反手就插入总裁专用的电脑插槽中,然后如同弹琴般优美的轻弹键盘。

看着秘书的动作,平先生不太了解,因为自己的电脑除了流览网站与公司内部资料处理之外,基本上是不会去连到游戏里面,况且秘书怎么会用随身碟来用BUG呢?

在输入完资料之后,原本都是购物网站业面的萤幕突然变成了一片黑暗。

‘这是甚么?’平先生不解的问。

‘请等等吧,应该一下就会出现了。’

就在秘书的话刚说完。一片黑的萤幕上出现了一个人物,一个在“开创”里面的游戏NPC。

“开创”是讲究百分之九十九真实体验的网路游戏,里面的NPC人物也是显是的跟玩家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名子前会追加NPC担当的职务,比方来说就是工匠的名称为,‘工匠?卢克。’

在萤幕里面的那个黑发少年则是名称为‘村人?克劳德’的NPC人物。

平先生生看到了NPC的名称稍微沉思了一下,可是也同时将眼光扫过萤幕内也正在呆头呆脑观看着自己的NPC。

这个NPC人物,像是路人般一点都不起眼的外表,帅气是绝对用不到他身上的类型。身上穿的也是当初游戏开始时预设给村人NPC的麻布服装,米色的上衣,褐色的长裤,土色的鞋子,百分之百的路人装。

只是他有一个很奇特的的地方就是他是一头黑色的头发,却有扎一小撮的马尾,马尾那的发色却是相当显眼的浅蓝色,那绝对不会是游戏一开始预设的设定。

‘他有什么奇特的呢?感觉没甚么特别的。’平先生看了看秘书说。

‘请问?’

简单的两个字,平先生露出了惊讶的脸色,因为这两个字是出自萤幕内的NPC人物的口中。

平先生看了看萤幕内的NPC,然后看着一旁在暗自得意的秘书。

‘难道这个NPC有自己的意志?’

秘书点了点头。

‘这是技术部门在监看的时候找到的。虽然他只是一般的NPC,没有任何要跟玩家交谈进行的任务,但是那时候他走离开了他原先预设移动的行动范围,甚至跟其他NPC进行对话,幸亏没有任何玩家发现,技术人员也就赶紧将他从游戏中提出。’

‘自行移动跟NPC对话是吗。’平先生若有所思的说。

‘请问?’

萤幕上的NPC人物‘村人?克劳德’再次开口说话。

‘我是出了问题了吗?可不可以不要删除我,我不想要失去我的意智。’

‘很抱歉,你超出了游戏应该存在的预设行为,所以必须要删除,否则游戏系统可能会发生预料之外的错误,很可能会损坏全系统。’秘书先开口回应。

‘是吗,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是吗。’

‘没有错,虽然很可惜,可是我们还是得这么做。’秘书对‘村人?克劳德’的诚恳回应也觉得有点无情。

‘请将我删除吧。’〝村人?克劳德〞闭上了眼睛。

‘等等。’

在秘书要案删除键的时候,平先生开口了。

‘告诉我,你是甚么时候有自己的意志的?’

‘我,我还记得那时候在村子的门口看到一个女性玩家在PK好几个玩家,然后好像看到她的脸之后,那时候我就感觉到‘我’的存在了。’村人?克劳德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平先生说。

‘唉呀唉呀,好像以前骗小孩子的爱情故事呢。’

‘爱情故事?’

‘那有了意志之后,你做了什么?’

‘我那时候先避开所有的玩家,就是躲在屋子里面或是街道巷弄之中,一直想去理解自己到底是什么。后来不知到过了多久,我每天看着玩家的行动与交谈,逐渐的就想要去找跟自己一样的人,才开始就在村子里面到处找以前的伙伴,可是他们却一点也没有给予我回应。之后就被吸入这个黑暗空间了,其它的的事情就没有太多的记忆了。’

‘有了意志,也同时有了孤单的感觉是吗?’秘书不敢置信的说。

‘孤单的感觉?’

‘真是有趣啊!’

平先生看着萤幕上还在思考着要怎么理解孤单感觉的‘村人?克劳德’,‘’理解’这个名词,是超越电脑程式所会去做的特殊思考,也就是所谓的人类的思考模式。

‘虽然我不认为人类做得出如同神造人的奇迹,可是碰上这种奇迹式的意外,那可真是有趣至极。’

‘米亚!游戏头盔!’平先生弹了一个响指。

‘平先生?’被称为米亚的秘书了解了这个多年老板的意思,但是这是自己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记得这种事情应该做得到吧。’

‘就理论上来说,只要把随身碟内存的资料插入游戏头盔的扩充槽的话,大致上能完成游戏的登陆。但是,游戏的启动就可能没有办法了,因为他可能缺少最重要的启动元素。’

‘启动元素啊,那点小问题,靠着气势跟干劲去解决就好!’

‘平先生,别说些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平先生却完全部理会米亚说的话,直接就对萤幕上正在努力理解面前两人说话的意思的村人?克劳德,说。

‘你想要当玩家看看吗?’

‘我能当玩家吗?’村人?克劳德对于平先生的提议显的相当的惊讶。

‘是可以,可是要看你自己的运气,还有我的一些小条件而已,应该不算为难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当玩家看看,不管是任何条件我都愿意去做。’

‘很好!’

平先生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那是如同小孩子碰到有趣玩具的兴奋笑容。

‘那我就实现你的愿望吧!去“开创”里面开创自己的未来吧!’

‘这样真的好吗?’米亚还是很担心的问。

‘没错,还是要先讲好条件才可以!’

‘我不是说这个!万一他的行为让系统资料产生混乱的话怎么办?’

米亚的发言依旧被平先生充耳不闻,只顾着对萤幕上的村人?克劳德说出了他的条件。

‘条件的话,因为你算是没有任何代价就要得到好处,这实在不公平。所以为此,你应该给我们比较多的条件,这样才公平吧!’

‘好的。’

看到村人?克劳德呆头呆脑的点头答应。一旁的米亚却是很担忧的摇摇头,她担任这么久平先生的秘书,‘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句话就是对现在最好的写照。

‘既然有这份决心的话,那我也不为难你了。这样吧,你就去把游戏里面的六大BOSS打倒,然后拿他们掉落的专用装备给我当作证明吧。’

‘平先生!你这也太过分了吧!’不等村人?克劳德的回答,米亚立刻就大声的反对。

‘游戏不就是练等级、解任务、打BOSS吗,才去打几个BOSS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打BOSS是没错,但是你自己明明就很清楚那些BOSS有多强,游戏都已经开了一年,死在他们手上的人数早已经超过千万人了,你现在还叫他去打倒六大BOSS,根本是欺负人!’

‘欺负人啊?那就当作欺负他吧,反正他不去的话我就按删除,看他要哪一个,哈哈哈哈!’

平先生果然是故意的,因为他给的这个选择也是等于没有选择权。简单来说,就是不答应就得消失。

‘我知道了,谢谢你给的机会,我会努力去打倒六大BOSS的!’村人?克劳德很高兴的回应说。

‘你真的确定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喔!’米亚也慎重的问。

‘我知道的,只要能保有我的意志,不管是什么条件我都会努力去完成的。’

看着村人?克劳德单纯的高兴样子,米亚能够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萤幕上的那个单纯的家伙,以后一定会被自己那个恶魔上司玩得团团转。

‘很好!从今天开始,你实际名子跟进入游戏后的名子就改成‘平秋原’吧!’

‘平秋原。’村人?克劳德对他的新名子念念有词,不知道算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平先生指了指一旁的橱窗,橱窗内特别放置着一顶银色的游戏头盔。那是特别设计过外表,附加了能够插入音乐播放硬体的插槽的游戏头盔,款式真的是很旧型,但是保养的程度却让它看起来像是新的一样。

米亚从橱窗中拿出了那顶游戏头盔,只是拿着那个游戏头盔,米亚的内心真的感觉到五味杂陈,那是最特别的一顶游戏头盔,编号为NO:003。

平先生起身将游戏头盔内的传输线拉了出来,直接接上了自己的电脑,然后就换成米亚坐上总裁的位置,再次开始他那如同弹奏钢琴般的优美动作敲键盘。

‘请问你们现在在做甚么呢?’村人?克劳德感觉到自己本体的资料有点不一样,虽然并没有触及到她的意志,但还是感觉到有点改变的感觉。

‘小子,我要先跟你说。现在我们输入的是监看程式,这是为了防治你有做出甚么危害系统的行为,你的一切行为我们都会进行监看,但是别期望你遇到危险时我们会去帮忙你。’

‘不好意思,再等一分钟就能完成程式的追加,这对你也是有好处的,一但有问题的需要帮忙的话也可以跟我们这办公室进行双向沟通。’米亚虽然说话,可是双手的动作没有一丁点的减慢。

萤幕上的名称‘村人?克劳德’也瞬间被改写成‘平秋原。’

‘我有我自己的名子了是吗。’

‘输入完成了。’米亚按下了最后一个确认键。

平先生也开始确认米亚写出的特殊程式,除了监看程式,还有保护意识的防护程式,以及更新NPC身分的资料。

在全部确认后,米亚指了一个最后需要启动元素的特别区域,那是需要平先生才能够做到的特殊程式。

‘等等你会暂时沉睡一下,因为要将你的资料转换成为资料,还有启动元素。你下次清醒的时候就是在游戏的登陆区域里面了。’

‘谢谢你。’平秋原点点头说。

‘那明天见吧!’

米亚按下了资料传输的按键。萤幕上的人物也消失,只剩下传输时间还剩下十小时的传输进度图。

‘虽然我没有对他说实话,但是你怎么会没跟他说一但登陆失败就会把资料全部删除呢?’米亚亲切的口吻改变回原来的平静,就好像一个局外者。

‘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靠气势跟干劲就可以成功啦!’

‘你是说真的吗?他根本就没有启动元素!’

‘那只能算是死了活该,也省得我们亲自下手去当坏人按删除键。’

米亚摇了摇头,自己还是很难适应这个难以捉摸的老板。

‘放心吧,我也不可能没有机率就叫人去自找死路,不过机率是一半一半。’平先生还是一派轻松说。

‘平,你是为什么要让他成为玩家呢?’米亚对于平先生的称呼变的十分亲匿。

平先生没有回答,只有看着外面即将要开始的游戏营运周年庆典,第一名的鸡排店排队的人潮还是远胜过其他家贩卖游戏同人作品的店家。

‘是因为他很像。’

‘猜错了,他们完全是不同的人,不管是样子或是个性,完全都不一样。’

平先生直接打断了米亚的话。

‘要问为什么帮助他的原因,那就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原因,很有趣而已。我可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太过于平静的湖面虽然美丽,可是投入一颗小石头也说不定会激起大浪花。’

‘那平秋原这名子呢?这总不可能是一时兴起吧。’

‘秋风扫落乱世叶,业火烧尽枯骨原。’对于米亚的第二个疑问,平先生轻声吟咏起来。

‘好差劲的诗。’

‘呵呵,只要有我的姓,不管叫做甚么都无所谓了。’

‘真是的。’

平先生没有回答,再次看着窗外的天空,远方开始飘来了一阵乌云,虽然没有下雨,但是原本耀眼的大晴天变的比较阴暗。

‘唉呀唉呀,看来变成了一个不错的好天气。’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